第一三九章纾解师与药剂师下(1/2)

加入书签

  宋柔又道,这次回来,感觉特别累,事情一件件地忙不完地忙,今天好不容易早点躺下休息休息。说完脱了衣服躺在床上,打开电视看自己喜欢的节目。

  吴为道,从回来以后怎么没有看到家庭说和的节目?

  宋柔道,哪有时间看啊,没等到时间呢,就困的受不了了,想看也看不上了。今天可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了。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到qq嘟嘟地响起来,吴为忙跑到放电脑的房间,看到是大姨姐的图标,忙喊她过来。宋柔一听,叨咕道,又不消停了。

  吴为知道两人的兴奋点,提醒道,别要总唠老大家里的那些事了。

  宋柔听了,不高兴道,你别管我们家的事情,又没有唠你家的事情。

  吴为道,我们不能拿人家痛苦的事情当笑谈说来说去的。这样下去,将来人家也会拿我们的事情当笑料来议论。

  宋柔听了更气了,我不用你来教训我。

  说完就与姐姐起劲地料起来。唠完大的唠小的,唠完小的再唠回来。

  吴为感到好笑,人间有另一种乐趣,拿别人的愚行丑行恶行受到惩罚当题材,兴致勃勃地谈论,甚至幸灾乐祸。但是,听着姐妹两个的笑谈,又提醒道,他们是你的什么人,不是三国演义的歌声唱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他们可是你们的亲人。绝不能拿自己亲人的痛苦当笑谈说来说去的。

  听了这话,宋柔打住了话题,对那边道,咱们唠这些,他听了不高兴,不让唠。于是退出下网。

  宋柔本是一个机灵的女子,见识快,明白的事情会立刻调整自己行为。只是有时嘴硬。吴为有时却不识趣地得理不饶人,想进一步扩大战果,结果常常适得其反。这次吴为见好就收,看她明白过来了,马上打住不吱声了。

  宋柔又躺下后道,明天去姨家看看,你就别去了。

  吴为一听,道,我为什么不去?

  宋柔道,一去肯定要唠老大家里那些事。你还不让唠,你说,去了提起来能不唠吗?

  吴为道,唠当然可以唠,但有一个怎么唠的问题,可以客观地唠些东西。

  宋柔又给二哥宋学礼打电话,约好第二天上午乘公交车去另一个区的姨家。

  第二天上午,三人来到姨家,一看二位老人。不约而同地吃了一惊,已经是八十五岁的两位老人,简直是鹤发童颜,返老还童一般。尤其是姨夫。先后得过皮肤癌和肺癌,竟然面色红润,谈吐机敏,感觉比前两年状况还强了许多。

  姨自然打听宋学仁一家的事情。

  吴为好奇地问道。姨夫得了两种癌,是怎么过来的?

  姨夫道,我体会。癌症是想出来的。那年我就感觉肺部发堵,我想是不是得癌症了,结果去市里医院一查,果然是癌症。我就想,癌症并不可怕,有了癌症把肿瘤割掉就是了,手术完了再长再割掉就是了,割掉了就没了。癌症不象肺结核,那个病要是得上了,又不能用手术割掉,缠人。

  吴为道,你们看,姨夫多能想得开。又对姨夫道,癌症不是想出来的,而是有了癌症你能很快意识到它,自己发现的早。

  姨听了也道,你姨夫得癌症,幸亏发现的早。

  吴为道,发现早治疗及时只是一方面。我们都愿意来姨家,我从认识姨和姨夫已经三十多年了。

  宋柔道,从咱们两个结婚算起,有三十多年了。

  吴为道,我就感觉姨家是和睦幸福家庭的楷模,应该在姨家大门外面挂上和谐家庭培训基地的牌子。一屋子人听了都笑起来。

  吴为道,我们来了,就是受教育来了。

  姨家妹妹和弟妹忙了半天,酒菜就上来了,一大家子人说笑着边吃边喝。

  姨夫对宋柔道,我提个问题,有人没福。

  宋柔一听,眼泪就下来了,哽咽道,这是说我爸呢。儿女条件刚好,就没了。

  姨夫又道,有人不会享福。

  宋柔又道,说我妈呢。

  姨道,我姐总是想些生气的事情,又舍不得吃穿,姐夫想吃肉,就不给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