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夫妻同为(1/2)

加入书签

  吴为感叹,自己所悟程序之道,编来编去,还是没有跳出纠结之中,这个纠结偏就在自己的生活中,就在自己的身边,道与爱,都是自己所爱,放不下舍不掉都想兼得的。古往今来,正史正闻,野史花边绯闻不断,却极少听到悟道者花闻艳闻绯闻的,偶尔听说寺院里出轨的和尚,那也是修炼不纯导致六根不净的缘故。在他看来,道成就了他的爱,爱也成就了他的道。他想的是互相促进型。他也深刻意识到,宋柔给他的天地毕竟有限,他将如何面对这一纠结。

  宋柔道,你想做那些事也可以,但你别娶老婆生儿子呀,还都你的了。我现在就想过太平日子,不想再去操那个心了。我得顾我自己了。再说了,那些事情也不该是你操心的了。

  可是,宋柔的心思也怪,说归说,看到吴为写出什么东西,多少有些自豪感,逢人便说。

  吴为想,道与爱,也完全可以兼容一致,这是顺性而为之举。时势如果依然把两者弄到不可兼得,势不两立的地步,说明这个时势太冷酷绝情。上帝考验亚伯拉罕的信心,让他焚烧自己的儿子。考验约伯的信心,也采取极其冷酷残忍的办法。吴为也经常感受到为道与为爱的尖锐冲突,却总觉得还是存在转圜的余地空间,没有发展到势不两立的地步。他自己也不主张回到苦寒条件下去从事生产生活、思想文化创造活动,不赞成经过苦修去实现人的精神净化提升,象佛陀都曾经感到一味地苦修反使自己受到瘦弱的困扰,连生命都难以维系,如何还有体力精力去进行异常艰难的意境提升,使他开始主动接受施舍。

  吴为仿佛经过了一个循环轮回,又回到了道与爱、为道与为人的问题上,不过。如今的他少了无奈、多了警醒和自觉。宋柔也在他不厌其烦的坚持和苦心影响下,有了净化和提升,获得她发自内心深处的响应,使他萌发了夫妻双双为道为人的强烈愿望。他为这一想法激动起来,如果夫妻双双同为,象一同起床逛早市买菜做饭收拾屋子访亲会友打麻将看孩子那样,去为道为人,岂不成为人生一大幸事,也成为从根本上纾解开自己为道为人纠结的上乘之策。

  于是,他对宋柔道。我们仰仗孩儿已经过上了如同天堂般的候鸟生活,我们早已经度过了人生痛苦的阶段,可是,我们身边的许多人依然在痛苦地生活着,我们应该尽我们所能为他们送上温暖做些什么。

  宋柔回应道,我不欠任何人的,反而是许多人欠我的。我们过上候鸟生活,也没有靠着谁,他们好的时候想着谁了。他们有条件选择候鸟生活的时候想什么了,怨他们自己没眼力。我没有你那境界,你愿做你去做,但是。钱不能让你去打水漂,我又不是慈善机构。再说了,要我做,我到得愿意做才行吧。你总不能逼着我去做。

  吴为想,如何才能让她同自己一起做,而且想法让她感到快乐才行。心想。只有顺势而为。

  吴为也曾劝她多看看书。

  宋柔道,看书的事别找我,我要能看书,还能到你手里,做梦去吧。

  吴为道,你总看那些家庭说和节目,看来看去,把自己都看低了,心思随过去了,自家本来无事,会觉得寂寞,整点事出来,没学到说合调节的本事,却学会如何整事的路数。

  宋柔道,我愿意看,愿意整事,你管不住着。你做你的,我做的我的,你总管我干什么?你做的事情,我干扰你了吗?

  她看到电视节目里有精彩的故事,就给吴为眉飞色舞地讲说,又喊吴为跟着看。一天,电视剧中的男主人公装病躺在床上盖着被,看着女主人公走进屋前来探望,便掀起被子露出大腿,调侃道,看,白不白?看到这个场面把宋柔逗得咯咯咯直笑。天下无奇不有。这边笑声还没止住呢,就听到呯呯的敲门声。;两人听到这样的敲门声,意识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吴为打开门,只见邻居站在门口,着急地说,快过来帮帮忙,老太太刚过去。吴为宋柔与邻居家关系处的非常好,听到这样不幸的消息,忙穿戴起来到了邻居家。

  吴为和宋柔都惊奇,老太太看上去一直都很好,怎么突然就过去了,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听邻居家的年轻女人哭诉道,她的婆婆刚才坐在床上看一部电视剧,看到剧中那个男的问女的大腿白不白的镜头,老太太心脏病突发,就那么过去了。两人跟着料理起老人的后事。

  事后,吴为对宋柔分析道,邻居家的老太太看到电视剧里出现那样的镜头,本来想笑,那一瞬间却又顾虑儿媳就在身边,如果笑起来会让儿媳嫌烦自己老不正经,于是又想忍住。想笑的冲击力受到强自忍住的压力,形成的撞击力超过了心理承受能力,才酿成了悲剧。

  宋柔心里感觉有道理,嘴上却嗔道,瞎说。

  不过,在宋柔的影响下,吴为渐渐地也对家庭说和类节目发生了兴趣,对有的调解师、主持人的表现赞不绝口。

  宋柔道,我就愿意看这类节目,心里痛快。

  吴为道,我们周围人的家里出了什么问题,也去帮助说和怎么样?

  宋柔一双大眼睛一瞪,道,你愿意操那个心,你去,我可不愿意揽那些闲事,吃饱了没事撑的。

  她说归说,只要吴为张罗看望病重的同学、家境苦难的家人,陪着兄弟姐妹打麻将,她还是愿意同去。吴为又给她订阅一些女人愿意读的期刊,她也戴上眼镜一看半天,看到兴奋处咯咯咯直笑,还让吴为也看。两人的兴趣趋同,共同的兴致也越来越广泛。

  两人边看电视面对面节目,边议论吴宋小时的趣事。吴为谈起吴

  宋读小学时,写作业马虎,他扯掉一张纸。吴宋马上改正。

  宋柔提醒道,你看,说啥就来啥。

  吴为的注意力也被电视节目吸引过去了。节目是主持人同一个学术界名人对话,主题是好习惯从娃娃抓起。

  经过一番寒暄后,那位名人开口道,我小时特别恨我妈。顿时引起观众席上一片哗然,传来七嘴八舌的议论,你发昏了吧,哪有恨自己妈的,妈再做错了什么。也是妈啊,你讲的是真心话啊,搞笑哪有这么个搞法。

  名人继续道,我可不是开口秀,更不是搞笑。我说的是我当时的真实心情。怎么形容那时我妈在我心里的感觉?我们都知道严刑酷吏,可能就是那种感觉吧。我上小学时,作业没做完,我妈直接就把作业本收走了,看我作业做得很晚。直接就把本子收起来干脆不让我做了。我当时哭叫着说,你去跟老师说呀。我妈说,你明天自己去对老师解释。作业没完成,少不了挨老师一顿批。让我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我就开始恨我妈,是她让我在老师那里挨批,在同学们面前难堪。一天晚饭后。我妈看作业是背劝学篇,她就盯着我让我背,我也不肯背。我妈就直接把课本从窗户扔出去了,那天刚好下大雨,我哭着去楼下把书找回来。我从楼下回来进门后,没看到妈妈,我的衣服被淋湿了,就去卧室找衣服,看到我妈正坐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