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学缘下(1/2)

加入书签

  吴为认为,人生是在不断选择中塑造和完成自己的,成为什么样的人,完全取决于自我如何塑造自己。在自我塑造的过程中,意识起着决定作用。

  吴为写道,从单个人角度观察,不能简单地照搬哲学上有关存在决定意识、意识对存在有反作用的原理,是意识决定存在。通常说的观念决定出路、出路决定命运,其实讲的就是意识决定存在。我通过对生存角色意识比较系统的考察证明了这一点。所谓生存角色意识,是指人在某种生存处境、生存状态下,承担或者扮演一定角色形成的相关角色意识。生存意识具体是通过一定的角色意识实现的。意由境生,说明生存意识对生存角色存在的内在依存性;境由心造,则表明生存意识对生存角色的决定作用。承担同种角色的不同人,可能有不同的意识表现,同一人承担不同的角色、面对不同的生存境遇,却有可能伴随相同的意识表现。每一种生存角色都会形成体现角色特征的生存意识,并以角色意识的内容、状态判断生存角色的属性。不同地位的人可能产生同一意识,形成同种意识表现;处于同一地位、同种生存状态下的不同人,可能有不同的意识表现。因此,生存角色是以生存意识为本划分角色的,它强调的是人承担一定角色的意识表现,根据某种意识的有无、意识表现的强弱划分角色,同角色的社会属性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对应关系,但与承担角色的人的人格品质、个性化品质高度相关。生存角色有自己的分类方法,例如,根据某种生存意识的有无、表现的强弱,可以把生存角色相应划分为强者与弱者、勇者与懦者、智者与愚者、仁者与恶者、激进者与保守者、创新者与守旧者等等。不同的生存角色意识,决定承担生存角色的人的生存状态、生存处境,甚至可以说。是生存角色的意识已经预先规定了生存角色的命运。

  当今社会,每个人与他所面对的生存状态普遍陷入一个又一个纠结之中,如何纾解开这样的纠结,已经成为每个人面对的现实生态。这样的纠结困境,恰好为我们开启了意识革命的时代,是意识与存在之间的关系发生革命性变化的时代。我们关于意识的观念需要发生革命。有关意识的观念转变,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变得如此重要。对生活中面对的机遇和挑战是否意识到,意识的强度如何,已经成为决定我们每个人存在状况的重要因素。我们已经生活于充满各种意识的世界之中。如何面对扑面而来的各种意识,如何选择、接受、树立某种意识。决定了我们能否纾解开我们心中的纠结。个性意识的普遍激活,是意识革命的基本成果,同时也是开创新生活的前提。没有个性意识的普遍激活,人的生存资本只能处于散在、沉没的状态,不但产生不

  了有效影响,反而会成为我们生活的负担,是滋生烦恼和种种不幸的根源。

  亲身经历过计划经济的人们,曾经普遍陷入一种精神误区之中,以为个人生存问题不必由个人操心。组织会努力解除一切后顾之忧,个人可以尽心于工作和事业。单个人普遍陷入生存纠结之中,恰恰是面对市场经济适应不良的一种深刻反映。人的社会出路变得比较狭窄了,人的社会生存空间变得相对有限了。人的生存竞争变得空前严酷了。但是人的心灵空间却向我们呈现出无限拓展的可能性,因而包含了开辟、拓展现实生存空间的可能。极而言之,我们只是由于我们即有的、现存的心灵空间的狭隘,才使现实的生存空间问题变得残酷、尖锐。因而使我们本是狭隘的心灵空间变得更加令人难以忍受。心灵空间的拓展全在于智慧,在于提高我们的心智能力,进而提高我们的生存智慧。我们的生存空间就会变得空前的广阔,现实生存的出路就会相应展示出它的多样性和深入拓展的可能性。当社会缺乏出路时,心灵的出路问题变得重要而又迫切了。一提到生存问题,则会使许多人产生心灵上的强烈共鸣。随着人的寿命的相对延长,狭义工作时间的缩短,工作竞争压力的空前加大,重新引发了人们对生存、生命意义的思索。这种新的思索应集古人心性改造之说的优秀精华和近现代自然、社会探索与改造的成就之大成,结合现实人生问题,在实现精神超越、心灵解放与有效解决现实问题的结合路向上,进行综合、合成,实现内向的心性调整与外向的有效提高生活质量相统一。

  人为什么而活着?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无疑具有多种解法。这里要提出的问题是精神世界有其独立的系统,成为独立的思考空间,自成一体的精神源泉,需要揭示其内部结构和潜能。人们在一般情况下所讨论的生存行为,往往属于接近日常生活表层的心灵现象和行为,带有明显的功利性取向,缺乏深层思想、精神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