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实干改变命运(1/2)

加入书签

  社办工业是新兴事物,市场、原料、劳动力还比较好解决,经济生活已经开始有了活泛劲儿,就连机器也很容易搞到,城市大工厂淘汰和没到淘汰期不该淘汰的机器通过走后门弄到这里来就是新鲜东西。当时的企业界,无论大小,普遍的通病是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干多的不比别人多得,干少的不比别人少拿,上下都不满意,沟通不畅。社办工业因为太新,是刚刚组建的,还没有资格染上病,如果新事新法新办也会避免染上通病。

  在这种背景下,吴为来到了砖厂。当时砖厂的制砖机就是李书记找门路从市里国营砖厂弄来的,红砖有销路,技术含量不高,又有新机器,正赶上为新的制砖机投入运行召开全厂誓师大会,提出年产砖和产值的奋斗目标。砖厂实行的是流水作业,给制砖机喂土是头一道工序,用的是人工独轮车,有人装车有人推车,推车的要求是青壮劳力,需要推向高处的制砖机入土口,高处专门设有拉钩助力的岗位,吴为来到这里就被安排推土。那时上土、出窑的活清一色由山东大汉组成,本地人被安置到出力相对轻的岗位。吴为对干活尤其是重体力活有天然的适应性,干的特别来劲,和那些山东大汉们一样,夏日里下身只穿着单裤,上身光着个膀子,推着一个独轮车,试推了几趟便熟练掌握了要领,便要求装土的把车装的溜尖,象一座小土山,推起来把握的很稳,向入土口的高处推。吴为干这样的活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趟又一趟,其他人常常站一站歇歇腿脚喘口气,或者跑到晾晒砖坯子的棚子下歇凉。一次他正推着岗尖一车土向高处推去,讲语文课的赵老师在附近给家里养的羊割草,看到他在这里推土便走过来,看他汗流浃背的样子,笑道,锻炼的不错啊。赵老师那时经常在课堂上夸他,说象他那样的程度用不着用功学习了,可他还在那里认真学。吴为对赵老师只是微笑着。赵老师勉励他,好好干,将来会有大出息的。他很腼腆地说,谢谢老师。赵老师走了还不时回头望着他向上奋力推独轮车的身影,若有所思。

  吴为这样的干法,没过几天就在山东大汉的堆里博得了好名声,说这小伙子好体力特别能干,都非常佩服。领导来看制砖机运行状况,也不时到后边上土处看望这些出大力的工人,每次来都要说些鼓励的话,吴为的干法也很自然传到他们的耳朵里。

  一天上午吴为正在忙着,看着流水作业人来人往的人群中走出来两个穿戴干部模样的年轻姑娘,有说有笑指点着周围向他们这里走来,她们的到来吸引了正在干活人的目光,在猜疑着这里怎么会来这样年轻漂亮的姑娘,越走越近,吴为有点犯嘀咕间,就听有女声喊,吴为你看谁来看你了?

  吴为估计到是谁来了,扭头一看,果然正是宋柔和胡晓云来了。等两人走近前来,吴为放下手中的车,迎过去引到一边,很抱歉地说,大老热的天,你俩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你看我们这些人光着膀子,太不雅了。

  宋柔笑道,你们都能在这里干活,我们怎么就来不了,你看那边。然后用手指着那些用车推砖坯子的和在凉棚里码砖坯子的人,又说道,那里就有许多年轻的姑娘。

  胡晓云说,人家宋柔借出差下乡的机会特意来看你。

  吴为马上笑道,谢谢你,你看,到土围子去看我,现在又来这里看我,那些男同学怕伤害我的自尊,都不到这里来看我。

  宋柔不屑地说道,那有什么,不吃大苦不受大累的人能有什么大出息。

  吴为说,你挺会安慰人的,好在现在有时有晌,能够正常上下班,回家就能吃饭,又有妹妹帮着妈妈料理家务,还能和同学们经常在一起唠唠,晚上能看书学习,比过去强多了。真是感谢你对我的关心。

  胡晓云哼了一声,不满地说道,人家宋柔对你咋样,你还不知道啊?

  吴为一听这话不对,在这样的地方怎么能唠起这些话来。他已经注意到干活的人们不时向这里张望,还时不时的听到有人议论。他赶忙道,真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撵你们走,你看,你们来的也不是时候,我在这里陪你两个站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些推车上土的人就要格外忙乎一阵子,停一辆车就会影响整个流程。

  听了这话胡晓云有些不高兴了,说道,宋柔听说你从土围子回来了在这里上班,特意大老远大热天的跑这里来看你,你还说这些话,是不是太失礼了。顿了顿又说,再说了,谁还没有个亲人朋友的来看看。

  宋柔特理解人,马上笑笑道,那就不打扰了,我们马上走。

  胡晓云有些着急道,你不是来请他吃饭吗?

  宋柔说,你没看他都忙成什么样了?

  胡晓云说,他中午吃饭时可以去么。

  宋柔很体贴地说,这样重体力的活,中午还是让他休息休息吧。

  吴为一听,马上接过话头,问道,在哪里,我肯定去,下午上班前赶回来就是了。

  宋柔说,就在镇里的那个饭店,好吧,到时见。哎,差点忘了,你的日记本,说好的。

  吴为说,到时我会给你看的。吴为又笑道,我顺便领你们看看风景。两个女同学一听,左右看了看,心里疑道,这个地方有什么好看的景色。说着话的功夫,吴为已经领着她们走到正在附近凉棚里码砖坯的两位女工面前,看到她们正一边一个忙着从推车上抬着放了新制成砖坯的长条木板码到地上,吴为笑道,你们两个看出什么门道了吗?宋柔胡晓云细看了看,摇摇头。吴为道,你们看她两个码的怎样?

  她们两个听了认真地走了走看了看,果然顺看横看成行竖看成线,的确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再看左右的砖坯垛显得七扭八歪的,不约而同地惊叹道,手太巧了,简直象机器摆放一般,太精彩了。

  吴为笑着对忙着的女工介绍道,这是我的同学,来欣赏你们的杰作,又指着正忙着的一位长得挺秀气精神的女工道,这是雷晓燕,还是我们的团支书呢。雷晓燕笑着点点头继续忙碌着。两个女生齐声道,来这里真长了见识,不打扰了,一会儿见!说完摆摆手与吴为告别转身离去,边走边议论着什么。吴为也转身去推着车干了起来,仿佛变得格外有力气了。推土的大汉们都笑着打趣他,你的对象好漂亮啊,在哪里上班啊?吴为说,哪里的话,是同学。似乎对这样的回答感到不到位,又好羡慕地问道,看你们唠的挺亲热的,不像一般同学吧?吴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干着活。

  中午下班后,吴为赶到街里饭店,他们已经找好了一张桌,坐着几个要好的同学,菜已经上来了,酒盅里已经倒满了酒,宋柔身边给他留好位置,挨着他的另一边是许东,许东已经通过他父亲的关系安排到供销社当了店员。

  宋柔说,大家就等你了,先动筷子吃点东西吧。大家纷纷拿起筷子夹了点自己喜欢的吃了几口。宋柔把酒杯端起来说道,我这次是借出差的机会也正好来看看几位同学,你们的工作都有了些变化,祝贺你们。说完一饮而尽,大家也都跟着干了。然后各自提了杯酒,感谢宋柔惦记大家,也都祝贺她。

  许东对吴为小声说道,你看人家宋柔对你多关心,有些人给她献殷勤她也没象对你这样对他们,她对你可真够意思。

  吴为点点头,然后扭头对宋柔问道,你在那里挺好吧?宋柔答道,就是感觉忙些,接触的事情多些,只是看书学习有些荒废了,还不像你,干那么累的活还能坚持读书写笔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