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七章 因爱情牵扯出哲学大命题(1/2)

加入书签

  阿乐眼看着姚丽骑上自行车走了,知道她去市图书馆了,也马上想骑上自行车追过去。却想到自己对主任只说出来一会儿,要是追去同领导不辞而别,领导和同事们会怎么看自己,于是想,还得同主任请假,自己正在发言呢,因为姚丽的到来,已经出来了好一会儿,再去请假,会引发许多不必要的猜测。可是,姚丽这一去,说不上在市图书馆那里引出什么麻烦,阿芳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想。突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刚才发言正在讲述的存在与意识的命题,立刻惭愧地自问道,阿乐啊,阿乐,亏你自己还是讲哲学研究哲学的,在权威刊物上发表了那么多文章,刚刚还在讲从人类个体角度看,意识决定存在呢,自己遇到了姚丽这样的问题,反而变得一筹莫展,自己的研究有什么用啊。他的大脑立刻变得格外清晰了,神态也显得平和了,信心百倍地向教学楼走去。

  当阿乐走进系办公室,立刻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他面对大家微笑道,怎么离开这一会儿,就不认识了?

  平时就愿意开玩笑的李侠笑道,姚丽可是稀客啊,她从调出后,还是头一次回来呢,来了又是专门来找你的,把你喊出去谈了什么事啊,看你的笑模样,莫非有什么喜事?你可真有艳福啊,成了美女们追逐的目标,那边处了个阿芳,姚丽又找上来了。

  李主任提醒道,今天是教研活动,讲正经事。

  李侠笑道,李主任,阿乐刚才讲他对存在与意识之间关系的新认识,就让他用自己的矛去刺自己的盾怎么样?

  幸亏阿乐已经象脑筋急转弯一般地已经明白过来了,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不然一定会陷入尴尬的境地,不如借此机会索性讲清楚。省得日后惹出猜测麻烦。他对李主任笑道,李主任,我还继续发言吗?

  李主任道,刚才你出去这段时间。大家也都在议论你提出的那个观点呢,你接着说就是了。

  阿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讲道,我想,各位同仁也都想听听姚丽来找我谈什么会谈这么长时间,她在市委宣传部工作,如果有什么公事一定不会找到我头上,要找一定会找李主任。

  李侠道,你就别卖关子了。

  阿乐道,不是卖关子。这是题中应有之意,她来找我一定是我们两人之见的事情,两人之间不正好涉及到我刚才讲的存在与意识的关系问题?

  办公室里立刻变得安静下来。很显然,大家都意识到阿乐要讲的内容了,这可是太新鲜的题材啊。

  阿乐继续道。姚丽来找我,要同我处对象。

  顿时响起一片起哄的声音,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李侠道,我说你有艳福,艳福真就来了。你怎么回答?

  阿乐却急于纾解开这个现代版的时新难题。他说道,不瞒大家,因为这件事想瞒也瞒不住了。姚丽已经去市图书馆了。

  两女争一男。大家听了格外引起了兴致。遇到这样的问题,人们并不是关心当事人怎么化解开,说看热闹喜欢热闹越看越有看点,如果有什么高明的办法顷刻间化解了这样的难题,大家反而会觉得无趣,不会为当事人成功解脱感到庆幸。

  阿乐不会放过深化课题研究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索性就拿着自己刚刚遇到的难题当做题材分析起来,他仿佛成了置身事外的哲学家兴致勃勃地分析起来。为了便于读者清晰把握事件脉络,往下的叙述省去一些环节。

  阿乐讲道,姚丽在系里时,我曾经给她写过条子。提出要同她处对象,给她拒绝了。我意识到,她是没看上自己。后来她处的朋友,大家都知道。她今天来找我,我猜想她那边一定遇到了挫折,不然,怎么会来找我。我对她如实说,我已经处了个对象。她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是图书馆的书库管理员。她嘲笑我,快评上副教授的人,找个初中毕业生又是个图书管理员,不掉价啊。我说,我看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