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挣一辈子面子却总遇到打脸事情的宋学仁一(1/2)

加入书签

  方面阔脸大耳的人,说话做事给人面子叫赏脸;脸面本来极为普通,幸得别人庇护赏的面子却误以为是自己脸面的自然光,等别人赏赐的成分退质消去变得脸面无光便心生怨恨;脸型瘦削尖下颏面色昏暗的人,既无脸面赏给别人又无人给自己赏脸,只好去自己挣面子。宋学仁自称挣了一辈子面子。

  老大在家里通常是受老小尊敬的角色。宋学仁却不然。他不但在自己一奶同胞弟兄姐妹中排行老大,而且在一爷公孙二三十个兄弟姐妹中排行也是老大。他在童年时代,受到过爷爷短暂的恩宠,等于在他的精神世界中安装了一种特殊的程序,渴望受到尊宠、享受尊宠。恩宠就是可以跟着爷爷坐在小方桌旁,享受吃小灶的尊宠生活。在吃不饱的年代里,这属于至高无上的尊宠。好运无常。他的保护神爷爷,在他刚刚进入少年时代起就去世了,从此回到父母身边,便开始了受气的人生。白天遇事受气晚上躺在床上想弄明白究竟,结果不但没想明白,反而落下个睡不着觉的毛病,看上去长的黑瘦模样,整天愁眉苦脸,越想在大小家族中说话算数,越是受人排斥,越发招惹气受。他不明白,自己是老大反被老大误,他天然从爷爷那里获得的尊宠地位,在失去庇护后的反传统时代,顷刻变得烟消雾散,他却依然停留在那种天然尊宠的观念之中,浑然不知如何去维护呵护老大的地位。

  本来没福之人,却渴求享福,对他来说,争取享福的努力反倒成了受气的机会。

  远在异地的大伯去世,赶去奔丧,一屋子人他却张口打麻将,被同宗小弟呵斥道。打什么打!姑姑八十大寿,寿宴上他成了主角,勤张罗活跃气氛,又要清唱拿手的歌曲,反被自己妹妹阻拦,落得好没面子,当场恼羞成怒与妹妹翻脸。异地的叔家大妹妹张罗亲属大聚会,他也应邀赶去,却因老辈不睦与兄弟姐妹闹个不愉快,遭到众多兄弟姐妹抢白围攻。幸得吴为宋柔一力周旋,没有当场闹翻。

  他职场上不得志,先在一家大厂车间工作,写得一手好字,包下车间的黑板报,却就此止步,没有得到重用提拔。后来父亲找关系去了铁路部门当上热线列车员,感觉没有多少油水可捞,自己要求当行李员。列车途经水果产地海滨城市,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倒腾些海产品水果时鲜和紧缺的烟酒,日子一度过的挺活泛滋润。还能打点关键要害人物,动意要提拔,却因倒腾东西被检查组查处,虽然保住了岗位。罚款却免不了,更重要的是提拔的事情却泡了汤。后来被调到最偏僻的线路当上了车长,责任大没有什么油水。干来干去自觉没有意思,刚出五十岁,铁路裁员就提前退了下来。

  又逢家事不如意,他小时受到恩宠,使他观念特传统,却一连生下两个姑娘,与媳妇商量,决心生下第三胎,不料又是个女孩,而且还是智障。他的叔叔知道了,说道,这样的事情不能怨别人,是自己下的种。

  承蒙上天垂顾,也是大姑娘格外争气,宋学仁的外孙中考、高考一路全市名列前茅,考到境外的重点大学,学费全免。真应了那句老话,福不双至,外孙考上大学的年底,已经七十高龄的老伴,总觉得胸闷气短、浑身乏力、腰腿疼痛,渐渐发展到走路都要弓着腰,多少年一直背着的饭锅,也不得不放下了。一家人逢年过节和和睦睦欢天喜地相聚的场面,也因此变得渐渐地人丁稀落了。

  去医院再三检查,最终确诊为晚期肺癌。知道她心理焦脆惜命,只好瞒着她,动了手术,术后化疗却反胃折腾得厉害,大静与姨们商量,只好用上自费药物。

  意外的灾难反而被宋学仁误作挣面子的宝贵机会,他的老大意识又格外地强烈起来,以为凭着自己老大的名分,同谁说了这件事还不给个面子,结果满心期盼地说了一圈,闻讯的亲人们只是约略表示意思,并无想象的热烈回应,使他再度进入失眠高峰期,心脏病频发,说话渐渐语无伦次,只好走上卖房子的道路。

  祸不单行,老伴术后出院,用上药物,加上孩子身边亲人们一力维护,刚见好转,二姑爷事发被抓进去,落得个倾家荡产,二姑娘领着孩子只好回到家中,如同雪上加霜。

  整个亲友圈中,宋学仁认为惟一尊重他给他面子的就是老妹夫吴为。当亲人们聚会时,他也时常赞赏吴为,这年头要让人打心眼里佩服一个人,难。其实,吴为这个人,尊重的不只是老大,他这个人就是得理也要让人三分。

  宋学仁对吴为抱怨一家人不尊重他,总是与他唧唧咯咯。

  吴为劝道,大静对这个家太说得过去了。

  宋学仁也肯定道,我不是挑她对这个家,我气的是,她怎么一点面子也不给我,常常当众质问我,让我下不来台。又埋怨大静有余力没有使出来。

  吴为道,父母和儿女,互相之间是不对等的,父母可以为了儿女舍弃一切甚至生命,我写的两部小说,写来写去,都把当父亲的写死了,我内心深处就有为孩子舍命的情结。我们当男人的,对妻子,当父亲的,对孩子,就应该有甘愿付出一切的心理基础。愿意做,而不是让人家逼着做。话又说回来,我觉得你做的也可以,提出卖房给大嫂治病,姑爷被抓,姑娘和外孙无家可归,自然归到你这里,你也没有说什么,这就是孩子们的依靠。再有,家庭不是讲理的地方,而是讲感情的地方。

  宋学仁听了,也觉得有道理,道,你们去了南都,离家里太远,遇到什么事情,想同你们商量商量,也没机会。你们回来了。我总想找你唠唠,你又总有事。

  这件事吴为可不敢说破,宋学仁一打来电话,宋柔就担心他来了太磨叽,就推脱吴为有事出去了。他却总觉得老妹妹妹夫是个依靠。也是多年养成的,他们这个家族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吴为宋柔出来热心张罗。

  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