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章余兵的案情(1/2)

加入书签

  吴为感叹世事难料、人心不知自足,常常是自取其辱。

  宋柔对吴为道,现在大哥他们一家把余兵恨得要死,但从我们角度还是帮助打听打听为好。

  吴为道,我上哪里找人去打听啊,都退下来好几年了。再说了,你还不知我啊。

  宋柔道,你不是挺有神通的,想打听应该不难,再说了,他一个普通干警,就是打听一下也不必担心有什么嫌疑。

  其实,吴为对余兵的案情也心存好奇,他搞了那么多钱,究竟了干了什么,这么多年了,竟然完全蒙在鼓里,逢年过节在宋学仁家里相聚,几个人在一起还以酒友相戏,增加了酒桌热烈的气氛。

  吴为说,这个余兵,心理素质也够好的了,一点看不出他竟然欠了人家那么多钱,表面上看同我们正常人一点区别也没有,没事人一样。他媳妇都说,他的心里素质真够硬的,我都感到奇怪。

  吴为又笑道,他进了那里面,面对检察官如果能应付得了,能调理挑逗戏耍一番,那才算经受住了考验。

  宋柔道,他要真能做到那样,还成了英雄了,我都佩服他。

  经不住宋柔的逼迫,吴为硬着头皮找了在市政府法制办当主任的周顺福,他在统战部时,为了吴为的事情,两人曾经有过挺亲密的来往,他也为吴为做过一些宣传工作,两人彼此印象很好。吴为给他打电话,寒暄过后直奔主题。

  周顺福听了吴为谈的是余兵的事,他马上道,余兵的案情我比较熟悉,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吴为道,亲人关系,是我老伴的侄女女婿,我老伴还是他们的红娘呢。

  周顺福听了笑道。这么说,你家嫂夫人也有责任,看错人了,让侄女搭错车、上贼船了。

  吴为道,我老伴嘴里不说,心里也挺有压力的,毕竟是她把这个余兵引进家门的,不成了引狼入室。

  周顺福笑道,那你可得好好开导嫂夫人啊,别让她背上什么负担。看错人的人多去了,也没看到谁背上什么负担,还有他们自己如何把关,谁能知道他会走上这条道啊?

  吴为道,我也是劝她啊,对她说,她哥哥家早就发现他到处借钱,出卖自己父母留下的好几套房子,又想骗走家里的房照去抵押。都没有拦住,就在去年,还用老丈的房子抵押贷了好几十万,有些骗子为什么能得手。就是因为有些人,人家给当让他上他真上啊,他为什么甘于上当受骗,道理很简单。和骗子的心理相同,侥幸心理占了上风,也想一举成为暴发户。

  周顺福笑道。难怪是学者,顺便分析起什么,就条条是道啊,难怪你当时参政议政能力那么强。

  吴为道,都过去了,还提那些事干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