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瓜熟蒂落下(1/2)

加入书签

  暴娇妹道,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我还有要事同你商量呢。

  吴为想,他与她之间,除了感情上的事情之外,还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暴娇妹道,你把你的孩子放到南都那么远的地方去发展,然后你和她又跟着去了,过上了幸福的候鸟生活,我一度也动了心,想去南都买房子,后来想,别往一块凑乎了,免得给你惹出什么麻烦。

  吴为心想,自己结识的女子,在对待感情的问题上,却都如此开明,不免感到欣慰,伴生出感激的神色,说道,她并不象你想象的那样,是很体谅人的,尤其是对你,还心存感激。

  暴娇妹道,如果那样,我就说想了许久的要事,一直纠结难断。现在,我的公司陷入困境之中,在这里被人们黑上了,如同吃大户,看起来,我在这里发展的再好,也容易吃黄了,天天都有找我要钱要物要赞助的。我想把公司迁往外地。

  吴为听了,理解地点点头,道,象你的公司发展得这样好,在我们当地的企业界太少了,好不容易看到这样的好企业,很难独善其身,人家看你难免黑上你。我通过地区对比,感到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的感觉越重,危害越深。满城道路桥梁,要维修钱还没到位呢,却都先扒开了,然后倒逼着争抢着要钱,修路修桥哪有这样修法的,搞得满城百姓直骂。我们这个城市,叫喊了十几年的招商引资大发展,可引进多少家像样的好企业好项目,城市感觉是发展了繁荣了,可是,楼房起来不少,却大多是住宅楼和党政机关办公楼,有多少是商埠写字楼大公司的办公楼。想建五星级多少年了,甚至场地都提前预留出来,至今依然在那里闲置,荒草一片。说起市政街路,发展至今,才开始整修辅助延伸路面,整个城市给人感觉是管理和服务太欠缺了,没有摆脱脏乱差的面貌。过上候鸟生活的人们,回到家乡有一种破大家的感觉。宋柔的侄外孙从外国回来,一下飞机就捂鼻子嫌臭。市里有次召开关于城市精神的座谈会。我去了感慨地谈到,我们市里的人,这些年在外地买的房子,能买得下我们整个城市,我们继承了先祖的遗风,闯荡天下,不过,是回闯,向关内闯。闯回老家去打拼一片天下。与会的人听了我的说法纷纷赞成。我接着说道,现在讲城市精神,我们这个城市,地理位置处于整个东北地区中心。不临边不靠海,是自然养成的自足安逸,走在大街上,春夏秋三季。晨起傍晚,市民一群群地唱歌跳舞,饭店也特别多。成片成行排列,夜半三更吃夜宵的不少,满街烟雾缭绕。蓝天白云天然的大绿地,流经的河流又几乎没有受到污染,是养人的地方,适合人居住,但是,要想干事业,可不是理想之地。我们回到家乡,常听家乡人说,常常赞不绝口谈论家乡是宜居城市。有一次我去搓澡,我说去公园江边简直人山人海,到处都是休闲人群。搓澡工却对我道,都是闲人,你没注意啊,满街闲逛游玩的都是四、五十岁甚至年纪更轻的,没事干也不愿意干事干不了什么事情的,说我们这里养人,也要看养的是什么人啊,依我看,是养闲人、庸人、懒人甚至恶人。又对我说,你总往南方跑,看到那里哪有什么闲人懒人啊,在菜市场上,五、六十岁摆摊卖东西赚钱的太多了。吴为接着又道,多少年了,去外地上大学的,极少有回来就业谋职的。我的侄孙女去年考上中原地带一所大学,那个城市并不属于发达城市,这个孩子上大学报到时,就自作主张地把户口迁走了。很多年前了,我们学校承接了一个师资培训班,全国各行学校的老师都来了,我担任主讲,讲完课要逐个走上讲台讲台考核,其中有个滨海市的老师,走上讲台用嘲笑的口吻大谈来我市的感受,太落后了,也太穷了,说农夫依然赶着马车上大街,在全国的城市街道上早已经绝迹了。人对自己的家乡有点象对待自己的父母孩子,自己念叨有什么不是的地方可以,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就不能容忍了,我当时气得让他赶快下来。下面坐的有些同行也对他的言谈抗议,他灰溜溜地下台了。

  暴娇妹入神地倾听着。

  吴为看她容貌渐渐舒展开了,气色也渐渐复原了,便笑道,我是不是说跑题了?

  暴娇妹忙道,我听得挺解渴,很少能听到你这样谈论问题的。正合我意,我说公司怎么招不上来让我看了满意的员工呢,我也理解了你肯舍得让孩子去外地发展的苦心。哪个父母愿意把孩子放到远处啊。

  吴为道,说到孝心,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