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章幸福模式转型(1/2)

加入书签

  一天中午,吴为和宋柔正在郝汉家里吃饭,贺飞给吴为打来电话,开口便说,一直想给哥嫂接风,这十几天,我爸胆结石住院手术,我脱不开身,又遇到单位接待的事情,都赶到一起了。今天晚上给哥嫂接风行不行?

  吴为听了道,我今晚有事情,你爸住院的事情,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们,好过。多大岁数了?

  贺飞道,84了。医生担心,这个年龄的老人上手术台,麻醉怕下不了手术台,手术做的非常成功,今天上午,我妹夫来把我爸接回去了。送走我爸赶紧给你打电话,上次关景涛张罗给哥嫂接风已经过去二十天了,我着急也没办法。明晚怎么样?

  吴为道,明晚也有事情。

  贺飞道,你等我电话吧。

  又过了几日,吴为宋柔去早市,碰上贺飞,贺飞道,就今天晚上。又自我解嘲道,赶上明天是儿童节,正好两节来临之际。

  下午,贺飞给吴为发来短信,通知晚上聚会的饭店。

  几家欢聚的场面,不一一尽述。贺飞对吴为和宋柔道,我们三家,挣的是工资,哥嫂拿的是年薪,别看我挣的少,你们看我是不是很快乐?

  宋柔道,看你当然挺快乐了,我给你预备的茅台酒还放在那里,等着你高升,给你夸官呢。

  贺飞道,嫂子,现在不兴夸官了。我们单位刚提了一个办公厅主任,找几个要好的哥们聚一聚,却被录像了,当场数不清楚是公款还是私请,后来花了一个数,才平下来,再也不敢请吃了。

  吴为对宋柔道,下次咱们请。可要像点样。

  贺飞道,你们两个的钱,够花了,留着干什么?

  宋柔道,孩子那等着呢。

  吴为接过话题对贺飞等人道,你们也劝劝你嫂子,她还停留在过去的生活模式中,我看着她把自己勒的那个样子,却怎么说也说不出通。

  宋柔道,我儿子都说我。现在挣1万元,和过去挣100元,一样花法。

  一直没有吱声的在党校工作的严明媳妇道,节俭,也是好品德。我妈前几天还受骗了。她从税务局里出来,一个女的把她拦住了,说她是一个分局的局长,叫李冬梅,急用钱。却一时没有现金,能不能给她借一点。我妈听了,说的真名实姓,却没有想到税务分局的局长怎么会同她这个老人借钱。觉得人家求到自己,是人家对自己的信任,便说自己兜里也没有那么多现金,还特意把那人领回家。拿了一千元,那人走了就没影了。等我们回去,听我妈一说。问起那人长相,还不敢对老太太说上当受骗了,只好说借了就借了吧。

  吴为道,我们家那位,还停留在过去那种生活模式里,幸福也有模式啊,总是想节省再节省,节省来节省去,那个钱留着干什么呢?给孩子留下?现在我们给孩子留下十万、八万的,将来孩子一笔收入5万、10万、20万,我们给留下的这点钱,那时在他的眼睛里,根本不是钱了,就象我们的父母,当初给我们辛苦攒下的几元钱、几十元,放在我们眼前,还能当钱么?

  严明道,哥哥说的有道理。

  受到鼓舞的吴为,顿时兴奋道,刚才弟妹讲的老妈上当受骗的事情,也说明我想说的问题。我们中国人,总是停留在过去的苦情模式中,愿意欣赏看到人在贫穷苦难中挣扎,然后伸出援手相救,获得道德满足感。我这些年一直在想,如果我们中国总是停留在这样一种状态中,如何赶超发达的美英和欧洲日本?如今的中国,已经建立完善了覆盖整个社会的社会保障体制,不会再出现饿死人的事情了,就连大病也建立了特殊救助机制。我们再不能去欣赏、同情那些苦情的表现了。总是停留在这样状态下的人们,肯定看不惯幸福愉悦的笑脸,不是心生嫉妒就是仇恨。我们奋斗来奋斗去,连贫穷的地平线都没有超越过去,只能说明我们奋斗一直停留在太低的上,一再地回到低上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努力,这样的命运,对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来说,是非常可悲的。

  严明在听的过程中,一直在点头默许。等吴为说完,他也说道,我也一直考虑这样的问题,但是,我没有大哥考虑的这么深透。

  吴为道,刚才弟妹讲的故事,那个骗子其实也利用了老人家心中那种苦情欣赏模式才得手了。

  宋柔笑道,他这个人也怪,想起什么,也不管什么时候,半夜凌晨,起来就写,写完了再睡,说不定又想起什么,再起来写。我也不知道,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