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纯钢加火炼三炼去掉渣滓当好材(1/2)

加入书签

  李书记在县里开完会回来,作为学习贯彻会议精神的重要举措,马上在砖厂搞了五天大会战,取消了定额、包工,工人热情倍增,每天劳动时间延长4小时。提出定额属于修正主义经营方式,工人既想很快完成定额,又怕定额调高,束缚了工人手脚,属于管、卡、压。要求干部跟班劳动,定额一再提高,工人收入却不增加。社办是自负盈亏,不能与县办国营比,还要为公社提供积累。工作量、收入要与农民平衡,想增加积累积蓄后劲就要压低收入。领导总以为工人生产条件太优越了,每日工作12小时,还想延到晚9时。总是嫌工人比农民优越,便以缩小三大差别为借口压制工人提高收入、降低强度的要求。

  工人们却议论说,缩小三大差别,并不是要把先进的拉向后进状态,而是要改善农民条件,工人在这里劳动,办公室那边一大堆脱产人员,在工人面前主张缩小差别,一到他们那里要缩小三大差别就满脸不悦。管理上套用国营模式,管理人员脱产干部一大堆,干好了安排脱产岗位就是奖励,工人们虽然议论工厂问题领导不高兴,但不主张罢工,谁要提罢工我们还要跟他干呢。

  针对这些活思想,李书记便亲自主持召开社办团支部成立大会,他要先抓一抓青年人的思想,解决青年人身上存在的问题,他认为青年人的问题总是比较容易解决。李书记在会上的讲话,使吴为特别受到深刻触动,实际上李书记讲话就是冲着他来的,他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他一直以为李书记对他非常好。李书记讲的非常严厉,几乎让他下不来台,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话锋尖锐犀利,他讲道,有的人嘴上高喊为事业奋斗,实际上则拒绝去干每件微小琐事,这是假马列主义,就是政治骗子,就是怀有政治野心。

  李书记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吴为联想到自己的思想实际,又揣摩他针对性那么强,是不是土围子收过来,老许宏志与他谈论过自己,意识到必须勇于接受深刻批评,不怕将自己在土围子肮脏的精神历史和灵魂展现于众人面前,只有取这种态度才能彻底克服革命的软弱性和不彻底性,才能彻底铲除个人主义观念。

  吴为经过一番梳理,意识到自己思想问题严重而且受到书记严厉批评,便主动找李书记汇报思想。团支部大会成立后的第二天晚上,他心情沉重地走进书记办公室,只有书记一人,一看到那和蔼可亲的面孔,他的眼睛里很自然地蓄满了眼泪。书记看到吴为心情沉重的样子,听他袒露自己个人名利思想的心迹,心情一下子涌上来复杂的感觉,眼前的小伙子与自己沾亲带故,亲;好学上进,有实干精神,在群众中有好评,可爱;但办事毛草,不稳重,可惜;年轻,跟形势,唱高调,不愿意做些琐碎事,尤其在下边另搞一套,急于树立自己威信,可厌可恨。果然,见他一上来就检讨,李书记便很恼火,话就说出口了,你只要服从组织就是了,别总想自己背着组织另搞一套。

  书记看吴为一脸沮丧的样子,体贴道,让你服从也是为你好,你说,组织上还能亏待你。吴为听了这番话,顿时涌出浓浓暖意,暗暗下决心,好好学好好干好好改造自己。书记又以关切的口吻道,这些年让四人帮搞的,年轻人认学又实干的太少了,组织上看你是个苗子,纯钢加火炼三炼、去掉渣滓当好材,我对你说的话重了些,是为了让你重视起来,问题也确实存在,你不管自己想什么了,敢于暴露思想这一点很可取,不象有的人心思藏的很深,好好学习好好改造自己,跌了跟头不可怕,也别有负担,轻装上阵。吴为出门离开之际,莫名其妙生出一种怅然,老书记什么都好,就是有些过分严厉,对工人苛刻些,认为自己吃点喝点拿点是应该的,老革命么。

  这一番沟通,似乎又解除了吴为心头的焦虑,是不是自己心性多疑,其实本来也没有什么,组织上并没有不信任自己,一旦顺利些便又春风得意,走路又有些飘飘然起来,遇到点挫折便垂头丧气。只是意识到职场信任是重用提拔的开始,丝毫没有意识到别人会盯着你、领导也会防着你,会用各种方式考验你的忠心。简单地把领导看作是党,党便是马列主义,想象领导就是想把工作干好,没有私心杂念,群众也把活干好,改善生活。思想上习惯地把工作表现与阶级斗争联系起来,用阶级眼光看待工作表现,用阶级斗争办法处理工作问题。

  吴为从李书记办公室出来,心情感觉好了些,又忙里偷闲地去见公社的理论辅导员安成玉,他对吴为说,你是高中生,应当好好学习马列。在那里又见到了曾经在砖厂工作过的钱富国,吴为很看不起那个人处处表现自己、抬高自己的那种劲。有意看他如何表现,便问老钱,现在做什么?老钱答道,还在搞意识形态工作。吴为又问道,这几年一直没有中断学习吧?老钱道,没有,很得意地紧跟着又补了一句,这能中断么,再说,搞意识形态工作不学习还能行?吴为追忆曾经在林场一起伐木的往事,林场师傅问老钱以前做什么,他回答一直做政治教育工作,在部队是宣传员,在生产队是理论辅导员,在学校是政治教员。吴为心想这种人对历史留恋,对现实有些失望,对未来充满希望,他们内心渴望搞阶级斗争,搞运动,发起政治热潮,他们就有机会搞一搞专业的政治宣传工作,说到底就是要脱产。

  这时吴为的思想正在发生着新的变化。他觉得有些事情很难说明白。命运玄机说不得,容易伤人伤己,你说了别人容易嫉恨你恼怒你,除非不惜牺牲自己,象猎人海力布那样,听到鸟语说要发大洪水明知告诉人们真相自己会变成石头,顾虑再三为了人们命运选择牺牲自己。人间事也有许多看明白的事偏不宜说出口,所以有些事不能等别人说指望别人告诉你。也怪,吴为这个人好象天生不嫉恨别人明里暗里说他的不是,这样别人发现他有什么不是可以全无忌口,这样更容易使他发现自己的不是。别人有好心情愿意对他说,不好的也愿意向他倾诉。他的心是透明的,他以为别人的心也是透明的。他与人的沟通很少有障碍,使他能够更多地了解到人心,了解到事情真相。他自己也没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别人看他处处碰壁,他反而看作是受教育改造的机会。别人工作总想得到多少钱,学到多少技术,掌握多少门业务,他关心的是人的思想,人的精神,他一味克己却不是为了复礼,是为了净化自己,净化以后还干什么却全然不知。他想自己净化也想使别人净化。他在工作中不是领导却象毛著里说的那样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没想到永远都有团结不了的也不能团结的;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没想到永远都存在调动不起来的因素,所以才始终存在如何调动发动的问题。总想大家一个心思,没有分别,高高兴兴干活生活,啥事没有。其实,人有亲疏远近,学习有好有坏,饭量有大有小,干活有重有轻,钱有多有少,十个指头不一般齐,他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太理想化了。

  在如何看己看人的问题上,一直都以为自己具有如何如何能力,能够担当如何如何职务,其实,不过就是肯读书,能写点什么,这也是所在单位缺乏文化群体的缘故,年轻人,自傲,所谓自傲就是把自己的优点无限放大从而使自己高大起来,再通过缩小别人优点放大缺点不足去矮化别人,由此,造成对一般工作的轻视。在他的心目中,小组长,不过是领着干干活而已;厂长只懂事务分派个活没有远大前途;书记么,也不过是讲讲吃喝天天醉醺醺的,所以有时时刻刻突出表现自己的理由。自己轻视的一旦自己做起来便实实在在感到压力了。给个辅导员任务,为了防止僵化呆板想做些解释概括,临场却变得支吾了。对自己过分自信就成了盲目自高自大,是造成失足和过错的根源。自以为高中生有朗读能力,对所传达的文件只是草草浏览一遍,结果一个咄字也不认得了。保管员不过是管些死物吧。群众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局限于了解反映群众情绪,对整体发展提不出任何有价值的建议。传达有关四人帮的文件,中央没法面向群众一一具体传达解释,自己的作用就是尽可能采取比较好的方式让大家接受理解,注意具体化,重点突破,问题也提的比较通俗,一是四人帮的阶级立场;二是四人帮要干什么;三是干的手段是什么;四是为什么没有干成。组织让大家谈谈感受,许多人没有发言,一问,有说的说不出来,想说的不敢说,一说嘴不好使。本来还想用晚闲与大家唠唠文件精神,结果一去嘻嘻哈哈打了2个小时扑克。

  吴为也有心思提出怎样生活才算最有意思的问题。很久以前就提出这个问题,自己也感觉始终没有过上有意思的生活。也难怪,二十出头年纪,没有处对象也没有萌生过这样的念头,何来有意思生活,该有的意思恰恰没意思,何来意思。怎样衡量这个有意思,怎样感觉这个有意思?吴为对生活意思的理解也被政治化了,不仅政治读物是学习的惟一内容,所思所想政治化,生活的意思也政治化了,全盘政治化,政治就是意思。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有不同的解答。王进喜那样干,吃大苦、流大汗、吃穿简朴,他自己觉得有意思,而且越干越有劲,赶上关键处叫劲时能喊出鼓舞人心的口号就更有意思了。铁人说的话也带着铁劲,有钢骨,听着也有意思,你听听,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用铁人自己的话说要做到五能,应该能为革命担更重的担子,能在最复杂的环境里做艰苦的工作,能在最困难的时候顶上去,能在最危险的情况下不怕牺牲,能做别人不愿干、不敢干的革命工作。这个五能可比体育比赛中的五项全能厉害多了,是无所不能,是全天候都能。有人却以为他是自讨苦吃,也有的干脆以为一点意思都没有,吃不好穿不好出的力又那样大,不要说那样干,就是想都不敢想。

  以吃好穿好住好为有意思标准的人们,不是为个人也是为极少数人谋利益,而为绝大多数人幸福牺牲自己,以自己的辛勤劳动去换取绝大多数人的愉快、幸福,也是一种有意思,也能从中体会到有意思。越干越有劲、越干越有兴趣、越干越有希望,这样才算有意思,有没有意思必须用阶级观点去分析。将自己的愿望与绝大多数人的愿望结合起来,将个人行动与绝大多数人的行动结合在一起,这个人也就获得了生命力,也就过上了一种有意思的生活。

  吴为没想到,正在他自得其乐地丰富着积累着自己的想法时,在行动上放松了警惕,竟然因为他的一着不慎惹起一场轩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