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0章遍地规则(1/2)

加入书签

  吴为退出职场,初时觉得解除了职场规则的约束,真正体验到了无官一声轻的逍遥自在,却渐渐地感到,自己依然游走在职场边缘,又渐渐发现自己其实生活在避不开躲不过去有形无形的规则世界里。

  上班时不愿意坐车,想锻炼身体,每天上下班需要穿越大小十条马路,退下来去往江边,却需要过二十条宽窄不同的街路。他养成了过马路的好习惯,穿越马路先看左过了中线再看右,能确保安全。偶尔碰上行人与机动车司机吵架,他说,没有出事就是万幸,还不快快走人,本来无事还想找事啊。听了他这话,行人马上迈开脚步,司机也忙打开车门启动车疾驶而去。

  果然不出宋柔所料。他再去小区浴室,老板娘看到他,再也不像过去笑脸相迎了,嫌他给自己惹麻烦。吴为本来在自己的职场上,就不是给别人惹麻烦的人,千方百计设法把别人从麻烦中解脱出来,现在却因为自己的好奇,惹恼了人家。他看男浴室的门关着,便对老板娘道,我是专门研究分配问题的,搓澡的男池女池加起来才四个人,我上次来听那个高个搓澡工说的那些话,他是不高兴,我开始的确是出于好奇,可后来发现这是真的。你这样做,当然有你的理由,谁也没有权力指手画脚。但是,你这样做有点问题,你从高个搓澡工收入中扣出150元,然后你再贴补30元,这样做给高个搓澡工的感觉,等于直接从他的兜里拿钱给那个领班经理,他当然不满意了。我建议你,赶上给他们增加收入时,改为从你的浴室收入中,给领班发津贴。也不要明着给,事情虽然还是那个事情,感觉起来,效果可大不一样啊。

  老板娘听了吴为的说法,想了想,然后道,我也听出大哥的意思,这是为我好,我下个月改一下,试试。

  外面的规则好办。什么显性隐性的,知道了自然不会发生碰撞,一旦发生了碰撞,下次注意就是了。可是,家里家外的规则混到一起,就不大好办了。

  按照宋柔的话说,过去家里水电气电视电话上网手机一切需要缴费的,都由她办理,甚至买房装修这样的大事件。他也是一手不搭。虽然他失去了财权,却也乐得逍遥自在。退下来后,宋柔道,你出去锻炼也是锻炼。这些缴费的事情,你就顺带着办了。吴为开始还不干,锻炼就是锻炼,不想附带什么任务。他一向讨厌的就是别人给他安排事情,下达任务。宋柔一恼,他还是乖乖地去做了。

  话说别的缴费事项还好办。到了银行窗口顶多花费点排队等候的时间,遇到稍微复杂的,就会出差。问题出在保险续费上。那是很多年前,宋柔分别为吴为和吴宋办了投保。考虑吴为总是喝酒,特意为他办了健康保险,为儿子保的是为了明天。

  这年两人从南都回来,宋柔对吴为道,你前年去办保险缴费,保险公司说可以办理银行卡自动缴费退费,今年的缴费时间马上到了,你去查查,看看去年的缴费是不是到位了,给我们退的费用,是不是退了,也没有看到短信提醒,电话通知。我总是担心别出差,一旦该缴的费没交上,保险合同会作废的。

  吴为还是道,没问题,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出差?

  宋柔气道,我正好要去那边的商场看看服装,我去查查。

  吴为忙道,我也同你一起去。

  宋柔道,让你自己去,你还不去,我要去,你又非要跟着你,这是干吗啊,卖一个搭一个,真是闲的。

  吴为道,我愿意两个人一起走走。

  两人先到了保险公司,抽了号,排队等候的人也不多,两人一起来到柜台,柜员看了宋柔递过去的单子,输入电脑,马上笑道,你这两份保险,健康保险的那一份去年自动缴费成功,为了明天那份缴费失效,你们提供的那个银行卡里没钱。

  宋柔一听,银行卡里怎么没钱?

  柜员笑道,那张银行卡是j行的,里面余额就几元钱了。

  宋柔听了气道,你怎么把没钱的卡给人家留下了?

  吴为想了想,小声道,我想起来了,当时我想把我的工资卡号留给人家,你说不安全,别让谁知道了,把卡里的钱盗走,当时考虑,j行的卡里也没多少钱了,就把那张卡号留给了人家。

  宋柔似乎想起来了,此刻担心的是欠了一年的保费,是否还能续交。马上问柜员道,去年没交上的现在能不能续交?

  柜员看着两人着急的样子,笑道,可以续交,幸亏你们来了,再过一个月,如果欠缴两年,合同自动作废。

  宋柔听了,松了口气,却瞪着吴为道,怎么样,去年我就叫你来看看,你偏说没问题,如果今天不来,我们还蒙在鼓里,等明白过来,合同作废了,这些年的保险白保了。这个亏可吃大了。

  柜员笑道,如果合同作废,只能把你们这些年交的保费退还给你们,合同中到期可以享受的那些保险利益,全没了。

  吴为没等宋柔说话,忙道,英明。

  宋柔问,需要补交多少?

  柜员算了算,说了个数。

  宋柔好奇地问道,去年的没有交成,怎么没有短信提醒电话通知啊?

  吴为道,我们没有办短信提醒,那也要收费,我那年不是取消了短信提醒业务?我原来的手机费用太高,已经作废,自然音讯全无。

  宋柔忙问柜员,手机号可以更换吧?

  柜员道,等续费成功后,可以更换。

  宋柔打开兜子,拿出钱一看,不够缴费的。

  柜员道,为了明天的保险,还需要你儿子的身份证。

  两人听了,着急道,还需要他的身份证?复印件可不可以?

  柜员笑道。你们儿子的户口如果与你们的在一起,拿户口本来就可以了。

  两人听了,才轻松了,那就明天再来办。

  回去的路上,宋柔自然还是埋怨吴为一番,吴为还辩解道,我也没想到,这样的事情怎么还会出差啊。

  宋柔感慨道,这要是没有及时发现,我可要把肠子悔青了。什么事。就不能听你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