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改革发轫(1/2)

加入书签

  与此同时,社办领导对砖厂的厂长也进行了调整,把原来的齐厂长调去抓打草伐木工作,新任谢厂长原来是副厂长,与吴为家恰好是前后院,两个人经常一同上下班,是ln人,四十多岁,个头挺高,瘦削身材,走路习惯低头思考,吴为有时也到他家串门求教,是很有心计也很得人心的人。

  吴为工作调整后的一个晚上,到谢厂长家闲唠,看到三十多岁的厂电工和一个挺漂亮的女人在他家坐着,电工便指着那漂亮女人给吴为介绍道,这是我家你嫂子。吴为点点头。谢厂长对厂电工说,你说的这件事我找社办领导打个招呼,你回去等信吧。电工起身和吴为打个招呼告辞,那女人也冲着吴为点点头走了。

  谢厂长与吴为很有成算地谈论道,现在应该来实的,不要来虚的。你看到没有,厂区里那么多牌子,写了那么多制度和要求,有什么用?无非是什么推水坯工要推好,不要推翻车;码坯工不要码倒架;出装窑工不要损坏砖坯和红砖;上架要经过验收;机械工要保证机器正常运转等等。你说写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不都是正常应该做到的?混的人为什么那么多,那个定额就不给你完成你怎么办,发生车推翻、砖垛码塌架、机器不能运转这些情况怎么办,下回注意就是了,下回接二连三还不断出现这些问题又怎么办,好点的是注意了,事故少,情绪本来不好的,故意往坏了干你也没招,你批评几句,他干脆不玩活了,还是没办法,找谈话,挣的少、生活困难八条理由等着你呢。要一条条规定出来,完不成定额怎么办,车推翻了怎么办,条条写清楚,也要和大家讲清楚,就按那个兑现,你看能不能好转。没有这些,光让加强检查督促,总出现问题,还总检查么,人都发皮了,不光皮了,是哈喇皮带板筋,蒸不熟煮不烂,横竖没办法了。我就不信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道,现在这样做,方法很简单,就是把各个工种以及每个工作各个环节的工作量,核定合理的定额,做到这个不是什么难事,关键是落实兑现。兑现不了,失去信任,影响更不好,那就干脆别搞。真要搞之前,可要好好琢磨。

  谢厂长的一席话,吴为听了感觉顺溜敞亮多了,兴奋道,真要象谢厂长说的那样,不但厂子里的问题好解决,就是整个社办工业的问题也都好解决了。又问道,你的想法没有同领导谈谈?谢厂长摇摇头道,谈了不敢说会怎么样。

  没有料到的是,李书记本人出现了作风问题,加速了社办的调整,不久谢厂长自己也出了丑。

  一天,与吴为很合得来的小张挺神秘地靠近他小声道,你没听到领导出事了?吴为好奇道,没有啊。小张又道,那天晚上我与师傅在院里加班,口渴难受,便向师傅打个招呼,走进敞着门的办公室外屋拿起水瓢喝水,听到办公室里屋有响动,喝完水很好奇地放下水瓢,踮着脚尖走向门前轻轻推了一下,里面还叉上了,因为平时这个门也不关啊,我更好奇了,谁在里面呢,扒着门玻璃往里面一望屋里也没人啊,这时却听到北炕上有声音,一看,透过南窗路灯的灯光,两个脱光衣服的人搂抱着躺在那里,细看原来是团书记和书记!吓得我大气不敢出,生怕被里面人听到动静,赶紧小心翼翼退出来。走到干活的地方,师傅看我神色慌张的样子,便问我,你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喝口水把你吓成这个样子。我禁不住回头往办公室那个方向又扫了一眼,说没啥事。师傅更加奇怪道,没事你怎么这样?你也知道,我师傅本来是心思挺重的人,又问我,你究竟看到什么了?我更加紧张地赶紧说,没,没,没有啊,有些结巴了。师傅顿时警觉道,我,真是见鬼了,啥事能把你吓成这样。我也来不及细想,便伸手拦着师傅,说别去了,这样更加引起师傅疑心,推开我便走过去,我跟在后面,结果你想,本来他们之间就有矛盾,事情就这样闹大了,闹的沸沸扬扬的。公社的工作组很快进入,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团书记的男人知道了,喝了敌敌畏一命呜呼,酿出人命恶件,局面越发难以收拾。李书记的事还没有平息,砖厂那边又传来消息,说谢厂长在大白天与那位电工的媳妇跑到砖垛后面偷欢被人发现出事了。师傅们开骂道:老子们辛辛苦苦、累死累活地干,再干也不够他们败坏的,大吃二喝还不够,偷人的偷人,还有个好?!

  张书记顺理成章的开始主持工作,先召集一些骨干开座谈会。在会上,他很有感慨地讲道,自从到社办以来,自己也考虑能不能安心在社办干,打算在社办干,想在社办干就要让社办变,怎么变,自己也常常考虑,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总在想,总是写。但是,一个人浑身是铁能打几颗钉呢?光自己想还不行,必须将自己的想法变成大家的想法才行。搞好社办工业,靠的不是我一个人的努力,而是靠大家在下边努力工作。我们这些人,与社会上的人打交道。大家要记住,社办工业是为贫下中农服务的,根本的问题是服务态度问题,一定要热情服务,给外界留个好印象。我的话说完了。大家可以说一说,不便在会上说的,也可以单独找我反映。

  后勤刘主任说,有人见主任、书记的批条就付货,连欠条都不留,这不光是对领导的不尊重,将来也说不清啊,东西是领导批出去的,还是你自己拿走或者送给别人的,太随便了,又不是自家的东西,怎么干事连个章法也没有。我就遇到过几次这种情况。吴为一听浑身直冒冷汗,这不说的是自己吗,自己在保管员岗位上确实太随意了。幸亏没有指名道姓。但人家在背后肯定会议论,调整自己的保管员岗位是不是也有这方面因素,以后可千万注意了。这时张书记插话道,以后要有制度,要加强检查,克服管理上的随意性。

  1977年4月30日再次召开迎接制砖机投产誓师动员大会,张书记做了动员报告,要求全体职工为红砖600万产值50万而奋斗,激励大干社会主义的热情,会上许多人围绕目标纷纷发言表态。各项制度也都健全起来。

  在动员大会上出台了一些办法,革除积弊。突出解决脱产问题,规定科室人员要参加劳动。工分改工资,严肃劳动纪律,严格考勤纪律。明确提出工作质量要与工资适当挂钩,推翻车了,砖垛码倒了,要扣钱。出现失误造成损失了你扣钱,没出问题的是不是可以多给点,鼓励不出问题?那不行,那是你正常工作应该做到的,给你开工资你就应该做到。赶巧,砖的需求量大增,因质量有保证,需要加班加点,问题出来了。请假的多,情绪大,回家吃饭,怎么办?多干了是不是多得?出工不出力问题比较普遍而严重。

  对大吃大喝问题,大家意见非常大,出台了新规定,客人来了应该招待,规定什么人陪,四菜一汤。工人加班加点搞适当饭费补贴。社办在张书记的领导下开始进行新的探索,吴为也非常关心单位的走向。

  这天晚上,小马的表哥刘仁杰跟车到外县拉农副产品,傍晚开到河边镇抛了锚,苦于找不到休息的地方,恰好在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