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0章乐业伦理(1/2)

加入书签

  吴为在职场上奉行的是乐业伦理。乐业伦理的精髓是干事不伤人。

  有位哲学老教授对他道,有些人就是该死,活着什么意义也没有。这同鲁迅的主张不谋而合,鲁迅提出的那个非常有名的看客效应,改变了鲁迅自己的人生选择,造就了他的硬汉性格。鲁迅认为,文艺最能改变人的精神,不改变人的精神,那些麻木的人就是死了也并不是不幸。这是学者语言,而且这样的学者语言也已经显得不合时宜,太缺乏人文精神。经过了社会阵痛期的吴为,却深明职场要义。哪个地方官员或者单位领导,敢于在裁员动员大会上敢于这样讲话,想象力再缺乏的人,也会想象到场面上会引发什么样的局面。你不想让人家好好活着,人家也不会让你好受。于是,吴为主动去营造人人善学习、人人有事做、人人求修养、人人能开心的职场局面。对职场上的人际关系,他有自己独特的理解。他说,战争年代,只有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只有消灭敌人才能更好地保存自己;在和平年代的职场环境中,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别人,只有保护好别人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维护职场安全,纯洁会使人坚强,贪欲强要格外防范,自私自利只要不给机会。

  他提出,职场上需要把握好五种人,鼓励干事的、保护无辜的、限制懒惰的、不保护落后的、打击有罪的。

  吴为读印度心灵学大师克里稀那穆提的作品,其中讨论干工作是否伤人的问题,使他联想到工作中经常出现各种类型的伤人情形。工作能够成就人但也容易伤人。伤人就会增加道德风险,轻则使人道德上不努力,重则造成道德上的破坏力和瓦解力。工作伤人有广狭两义。狭义指通常意义的因从事高风险工作,身体容易受到的各种损伤,简称工伤;广义包括工作中受到的精神伤害,例如。由于工作压力过大、合法权益受到侵犯、人际关系失和造成的相互伤害等等。也时常听到一种议论,因为工作得罪人伤人不划算、犯不上,睁只眼闭只眼能过得去就过去,不要因工作得罪人,出现了许多工作上的老好人。工作是否伤人,带来一种新的权衡:工作要伤人;不伤人工作又很难进行下去,很难达到标准要求。至于违纪违法的人,那就不属于伤人范围的话题了,这样的人属于自误自伤,纯属自己害了自己。另当别论。

  工作哪有不伤人的,似乎已成思维定势,甚至演化成窝里斗的恶习,保持一团和气被认为是缺乏斗争性和开拓精神的懦夫表现。人们反而对工作伤人产生了超强的适应性,看惯了由此产生的破坏力、瓦解力。工作是否伤人,牵连了太深的结构、太沉重的负担、太久远的话题。文化是行为的坐标,框定了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模式,决定着人们的现实表现。工作伤人已经成为传染力极强的文化生态链条,成为滋生道德风险的源头之一。惟有靠思想文化转型才能切断它的传染力。工作要做到不伤人,需要理智的权衡、情感的交融、理念的共识、智慧的应对,才能有效扭转你伤我、我伤你、人我相伤的恶性职场生态,形成和谐、乐业、文明、共进、高效的崭新职场景观。

  工作如何才能做到不伤人。吴为归纳整理20条经验:

  1、倡导工作不伤人的崭新工作伦理,实现伦理文化转型,确立工作成就人、成全人的观念,工作不能成为伤人的理由。更不能成为自伤的理由。

  2、多做一致性的沟通理解说服工作,有助于避免分歧,为了共同目标而努力。

  3、自觉维护、创造和谐、友善的人际关系环境。

  4、竞争心态。内外有别,涉及利益、荣誉少与单位内部人争执,忍让为先。

  5、合理的人生理念,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减少不必要的偏执和紧张。

  6、妥善的人生设计,通过努力形成多重才智结构,多条腿的人生道路,有助于保持互补平衡。

  7、隔墙有耳,人要赛过一堵墙,在人与人之间不传话,祸从口出,不在人前人后搬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