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章提升的精神景致(1/2)

加入书签

  吴为通过一番精神游历,总结道,我的六大提升是:马克思的抽象思维提升、的思想提升、散文的形象思维提升、佛教和基督教的精神提升、霍金的思维力提升,融会而成乐业的自我精神提升。

  吴为的注意力开始转向精神提升的方向。善不等于软弱,人需要有一种心性,才能获得沉稳大气淡然的品性。他认为,苦修、禅修不如业修,业修在他看来即乐业,通过职业达到精神提升超越的境界,自己能够贡献给社会的都贡献出来了,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人要养成业修之心。业修,需要有一种保持心灵不受伤害也伤害不得,内心始终处于一种寂静、超然、祥和、沉稳状态的能力。

  人生智慧提升。人的思维习性是固守依赖于某一点,要提升到多点之间的平衡安稳再到无数点之间寻求平衡安稳,要实现这样的过渡需要更高级智慧,能在无数点之间自由平衡驾驭,即随机所遇所有人事中能够找到化解转化升华机巧均能保持和谐安稳。

  吴为说,的超人智慧,主要表现在井冈山时期塑造军民鱼水情的心性智慧、长征和三大决战中的军事智慧、皖南事变前后处理复杂局面的政治智慧、延安整风时期的思想智慧。

  业修需要掌握合适的方法。要求不宜太高太急,有时确实需要有一种无为精神,无为而为。

  吴为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强烈地体验到道德悖论。他自问道,减员裁员不道德,难道人浮于事就道德吗?!但如果提前退出岗位有比较体面的收入,就大大减少了弱化了它的残酷性,相反人浮于事就符合道德标准吗?有劳动能力却甘于让别人去养活就能够心安理得吗?面对把减员裁员和人浮于事放到一起形成的道德困境道德悖论,实质上是一种低水平的道德矛盾道德冲突,要摆脱这种低水平的道德困境道德悖论就必须提升我们自己的道德标准。需要有一种道德觉醒,自加道德压力,激发出道德努力,摆脱这样低水平的道德悖论道德困境,只能靠提升道德标准来解决。建立起这样的道德意境,使他更加自觉地进行努力,以免在自己身上发生道德悖论。他把自己的努力,归结为不能沦落到让别人白白养活的境地。他说,如果反叛能激发创新精神创新成就,反叛就成了伟大的驱动力;反叛如果无创新不会带来积极成就等于无赖无耻。

  吴为开始进入沉思静思默思深思慎思阶段。融会诸理,时常闭目暇思,开始新一轮探索寻觅,突有一得,化为日用常行的修习,意识到有一种提升力,从点滴开悟,大道无形却存于日用常行、点滴琐事之中。顺境出善念不难,难得在逆境困境还能保持良善的意念。培育审美观念。而且要有创美的意识,创造美好的工作环境、美好的人生,增添美色,只知审美没有创美意识创美能力。就可能成为贪婪的人。宗教经典、各种主义学说无不是智慧人气的浓缩,大爱无边,蕴涵着不竭的情感动能。世间诸苦惟有精神无出路之苦为最难解难忍难容,身体疾病之苦可以宣泄。惟精神之苦苦不堪言无法言说疗精神之苦为最难。

  吴为关于世俗与宗教相通兼容的思考,把他提升到了全新的意境,展示出一片前所未有的心灵体验新天地。一个人可以做到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兼容。世俗和宗教也可以兼容,这样既可以净化世俗又可以去掉宗教的神秘色彩。他又进一步思考脱俗与还俗,两者之间可以做到过得去回得来,回得来再过得去,象平常百姓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