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卧底风波(1/2)

加入书签

  夏日的一天,吴为和车间里的几个人正忙着翻腾那些沙子,满屋是浓尘滚滚,这时有人在门口向里张望,喊吴为。吴为扭头一看,原来是许东。他便带着满头满脸满身的黑尘跑出来,看着跟来的有宋柔、胡晓云、王丰,便笑道,你看我这身,简直是从黑灰堆里爬出来的样子,让不该看的人看到了,我也不洗了,就在这唠几句怎样。宋柔晓云,你们看我这样,一定会想怎么又变成这个样子了,不是推土就是翻砂,你们没看到里面呢,还有年轻的姑娘在里边干活呢,还是我们社办副主任的姑娘,人家能干得了,我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着他这个样子还这样开朗,别的同学不知怎么想的,宋柔就差眼泪流出来了,她自觉惭愧,她也听说吴为的遭遇和挫折,本来见面想安慰几句的,可一听他如此一说,才感到这个人也真是太有耐力了,好像什么事情放到他身上,他都能装得下去,心里不由得又增加了几分敬佩。

  许东说,你可别开玩笑了,我们几个是来约你明天去河东村参加江文的婚礼,原来我是想王丰咱们三个去的,今天宋柔专程来先找了胡晓云又找到我们两个,就看你能不能请假一起去。

  吴为忙说,现在我们车间正好不忙,应该没问题,我同师傅打个招呼就是了。也正好去学学江文怎么当新郎官。大家不由得笑起来。

  许东把吴为拉到一边神色挺庄重的样子,我跟你说点事。

  吴为笑道,怎么还搞的这样神秘?

  许东说,刚才胡晓云跟我说,宋柔在县里有不少人张罗给她介绍对象,其中还有县长的儿子都相中她了,现在是交通局的会计,她都没表态,宋柔对胡晓云说,假如吴为对她稍微有那么点意思,她就不会找任何人,她说还要等你。

  吴为苦笑道,过去我都没敢对她动什么心思,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许东说,我想,你还是应该等等看,宋柔这样的姑娘上哪找去。

  吴为说,不是我没相中她,是我不敢对她动那个心思啊,我也知道她非常好,但我这个样子怎么去找人家。

  许东说,你不好意思张口,我们给你串联说和一下怎么样?

  吴为说,可别那样做,那样做根本不成,我会感觉到是我对宋柔的侮辱,我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坦率地说吧,我根本不配人家,你就看看我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还不清楚我是什么货色?

  许东很动情地道,你是没有好人高人指导你,使你四处碰壁,有一天你能遇到高人点化,或者你自己明白了,就会好转的。说到这二人一时感觉无话可说,便走回到她们身边,约好明天动身时间,几个人便与吴为告辞了。

  他们几个同学刚刚见面不几天,吴为在翻砂车间又惹出一件轰动社办的事情,连在供销社的许东都听到了,当晚他约上王丰、江文到了吴为家中,吴为也并不忌讳此事,当着妈妈和妹妹的面详细向他们说了来龙去脉。许东几个同学说,你现在不应该在那里干活了,那是什么鬼地方,还是想办法换个地方吧。桂芳听了自然也很着急,她也不时听到些涉及到吴为的风言风语。

  第二天早上,许东借着出差的机会到县里办完事,便去找宋柔,向她讲述事情的经过。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李书记出事后,张书记接任了社办书记,不久,他便听到报告,何师傅拿着车间生产的吹风机壳子私下送给李书记。张书记便找到吴为,对他交代注意点何师傅的行为,发现后向他报告。吴为一听,他的骨子里本来就痛恨这类偷拿公家东西的事情,要不砖厂怎么会出现那样的风波,他有些不相信但他点头答应了。吴为感到,领导能够向自己交办这样的任务,体现了领导对自己的信任,不然没抓着人家把柄反倒会泄了密惹一身骚。

  一天中午到了下班的时候,车间里别的同事陆陆续续都走了,吴为看出何师傅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事却在门口坐在那里拿着根草棍随便在地面上划拉着什么,他便象以往那样挺乖巧地蹲在旁边看着,问师傅在忙乎什么。何师傅看他过来可不象以往指点他一些什么,只是低着头显得有些不耐烦,他越发感到事情有点蹊跷,师傅见他不走便催他,你走吧。他见状装着上院里的厕所,便走出去进了厕所,回身一看,何师傅用右胳膊夹着一只吹风机壳子向院外走。吴为下午就找到张书记报告了。不一会儿,社办的陈主任就来到车间把吴为叫了出去,同他确认此事,并问他敢不敢对质,他不加思索地说,敢。

  事发的第二天上午,陈主任叫人把何师傅喊了出去,不一会儿,贺师傅回来坐在那里,说被领导找过去批了一通,说自己拿吹风机壳子错了,大家都这么办还不把厂子办黄了,承认错误。吴为知道,师傅越是爽快,心里越是不服。

  果然,象吴为猜测的那样,很快何师傅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其实领导一找他谈这件事他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是谁告发了他的问题上,他只是表面在应承着领导。他自然要报复,便在车间里指桑骂槐、旁敲侧击起来,车间里的几个人马上便都明白了,很快社办人也全知道了。

  吴为看出大家看他那个眼神跟过去不一样了,李书记那伙人甚至当面同他叫板,而且大家认为他就是李书记的红人,怎么会出卖自己一伙的,成了叛徒。吴为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去找何师傅谈,当着宿舍几个师傅的面与何师傅争执起来。他又去找张书记,感到这件事出来以后自己压力很大。

  张书记对吴为说,和平年代组织上也需要派自己的同志打入敌人内部去卧底,叫他不要背包袱,有压力,要轻装前进。吴为感觉张书记这样的比喻有点不恰当,可不管怎么说,组织上还是把自己当做信任的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不几天,就发生了何师傅与领导公开叫骂的事情,何师傅一气之下走人了,这样有些人对吴为反而更加怨恨了。

  话说许东对宋柔一说这个情况,宋柔心里感到抓心挠肝似的,便说,我一会儿就跟你回情况再说。回到镇里宋柔一个人去见吴为。到了翻砂车间一看到吴为,反倒让她感到意外,看他和那些同事有说有笑地干活。吴为看她来了,便同她走出去。

  宋柔开口便说,我来看看你,回去我就同我叔说说你的事,我叔还挺听我的,给你换个地方。

  吴为说,可别给人家找这个麻烦。他一猜便知宋柔的来历,便把事情始末大致又说了一遍,然后接着道,我不认为是我做错了什么,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该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