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程序之魂(1/2)

加入书签

  吴为写来写去,忽然想,什么是程序,是什么使程序变得突然如此重要,是互联网,还是世道人心沧桑变幻。编制好的程序为什么还需要不断地改版升级,黑客为什么攻击程序使它瘫痪,损害了谁的利益成为黑客攻击的目标,或是何人出于好奇心不小心当了黑客。编制精神活动程序与上帝设计好的程序、佛陀悟出的程序又有什么区别。编制好的程序,别人会不会接受能不能兼容,装上去是否短路犯卡死机,依然有无数的疑问。

  每个人上下班行走路线吃饭睡觉娱乐成为套路习惯就是程序,遵循程序能帮助人们生活顺利节省成本降低风险。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旅游出差投亲访友开始觉得一切都乱了套,乱就是没有形成程序。超市里那么多东西,吃穿用没有任何一个人会逐个去尝试购买消费,而是根据需要口味习惯按照头脑里编制好的程序去选择。许许多多东西熟悉下来形成了习惯,这个习惯就是程序,程序一旦形成会控制指导着以后的选择。亲情友情事情那几样一一拉开形成亲友圈、生活圈、事业圈。连看不见的观念也通过习惯支配着人这样想而不是那样想,成体系成建制地固定下来。人其实就生活在一个充满了程序的世界中。

  科幻作品描述了用程序控制调节人类精神生活的景象,把电脑与人脑用一种特殊装置连接起来,然后在电脑上随意操作就可以调节人的精神活动了。难怪人们迷恋于网络游戏之中,在网络上就可以轻而易举获得的各种感受,在游戏中获得的感受与现实拥有年薪豪宅拥抱美女感受的区别正在淡化,由此产生了用计算机能不能替代人类相应活动的课题。于是,吴为设想,是否可以用网络战取代现实血腥残酷的战争,按照网络战的规则。战败国也需要向战胜者支付巨额赔款。人本身一旦被计算机同化了,实现了人机一体化,人还是人吗,实现了与计算机一体化的人与没有同计算机连接的人,有什么区别。他们之间是敌对的还是友善的,是嫉妒还是羡慕,是不是也会攀比。

  吴为总结道,写小说就是编程序,这个程序很复杂,是个网络。类似海绵体,表面看起来,不透明不透气,内部却有细密如织的网状结构。高明的编程手,穿针引线,草蛇灰线,伏线千里,曲曲折折,

  布设暗道机关。内藏千变万化机巧,拙劣的写手却如同盛产垃圾。

  网有网纲,纲举目张,小说定名立意主题就是纲。抓住了这个纲,剩下的就是按部就班编程,一直写下去就是了。题材千头万绪如同乱麻处理不好也会死机,打不开理不顺扒拉不开。成了死结。编程时也要条分缕析,是高超的艺术。人物是点,故事是线。把点线结合起来是情节,编织情节的关键是布设悬念。一部小说一般安排众多人物自然有许多线索情节,看似千头万绪,内里细密如织。写小说为什么最忌平铺直叙,没有情节悬念,读起来让人疲劳。

  网不是平面的又不是简单的立体的,而是网络。网络张力的强弱,网络的长度宽度厚度,要看故事核的动能,也就是人物底蕴的丰寡薄厚深浅,能产生裂变还是聚变,裂变是由一个故事衍生出一系列故事,聚变则是把许多人物故事聚合成一个整体,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能量。

  吴为又想到,人生充满了变幻玄机,幸运时常说来就来、不幸往往不期而遇,人如同漂浮在汪洋大海里的一叶扁舟,难寻安稳的处所,他幸得祖师点化,如同为自己安装上了人生导航仪,在茫茫人世才不致迷失方向。

  吴为经常思考创作的活力,究竟来源于何处。回答自然是源于生活。进一步还要看现实生活本身是否蕴涵了丰富的价值,若无智慧头脑、高雅的审美观念、悲悯的情怀、熔化一切的火热激情,还不能激活那些沉睡的原始存在。即便拥有这一切,也许还不足以承担创作的使命,还需要有一种好奇和神秘的感应才能唤醒和激发沉睡、懒惰的自我。如果梦中拥有这些创作的元素,梦也同样会毫不逊色地承担起思考和创作的使命。

  一天深夜,吴为进入奇特的梦境之中,纠缠于一种难以言说的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