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章超级两难困境(1/2)

加入书签

  吴为给自己制定的健身计划是,减食节酒少吃咸多行走勤动脑,初试觉得轻松许多,身感多有不适之处竟然渐渐消失了。健康是人人的向往,只因为健康是长寿的保证。习惯了动脑的他,于是好奇的想,健康也绕不过躲不开死亡,人们却对健康依然如此执著痴迷,一旦患上了什么疾病,又免不了求医问药渴望达到祛病延年之效。忽一日,他读一本书,书中说,神是经过长期修炼所达到的非常高层次的精神现象。比如,许多人去努力接近上帝,或者去努力接近佛祖,却求之而不得。这样看来,是某种不可知的力量,为人们设计了这样超级两难困境,一边是想努力避免至少延缓的死亡,另一边则是努力去接近的神,又因为接近不了也避免不了的结局,才使人陷入如此超级两难的困境。

  有人说,想证明上帝不存在,比证明上帝存在更困难。许许多多的人,依然乐此不疲的去做这件事。

  吴为按照自己的思维逻辑想,只要做的事情能够给自己带来愉悦的体验,尽管去做就是了,上帝看重的就是它能给你带来愉悦的体验就够了。

  吴为面对爱的修持,达到了脱离形质的意爱境界。现在,他对健康的修持,却没有脱离形质。他不时向周围熟悉的人炫耀,看,我身体多结实,你们说我瘦了,我的体重可没有减啊,内行的人说,看上去瘦了体重却没有减,是脂肪转化为肌肉了,是健康的表现。宋柔也夸他,真有毅力,在南都,那里也没有什么四季啊。给人感觉只有春夏两个季节,几乎是常年处于高温状态,那年的年三十温度居然高达零上30度,他在那里中午却依然在小区里散步。邻居们看了对宋柔说,你家那位不知道热啊,人家都知道避暑,他却迎着暑热走,他难道有什么特异功能,不怕冷热?宋柔笑道,他这个人是另类。他爸妈生他的时候,缺道程序。

  吴为想到,健康计划并没有脱离形质,如今的人们,普遍奉行的健康之道,一旦遇到疾病死亡的威胁,很容易就会摧毁健康修持的信心和决心。终归是纾解不开那个人生超级两难困境。人生太渴望长生不老,发明永动机的幻想,吃一顿永远不饿。发现永远取之不竭的金矿,一夜暴富,一战成名,毕其功于一役。如果说这一切其实是一种幻想的话,那么它仍然是一个很神圣的幻想,足以使生活值得过,激励人们为它而牺牲生命。

  如今的时代已经进入到了幻想的时代。一夜致富、一战成名,并非是一种幻想。难怪人们变得不容易满足了。看上去根本不可能的幻想都可以满足了,生活中那些与幻想比起来的许多愿望、想法。能够轻而易举地得到满足的东西,人们当然不会去珍惜,会轻易地忘掉与幻想级别比较起来那些微末的帮助了。靠知难相帮、有难相助维系的人际关系,显得异常脆弱了,人们渴望的是幻想的满足,可是,谁又能帮助幻想的满足呢?

  幻想能够满足,但幻想满足的条件太稀缺,成为可遇不可求。

  人们幻想永远处于满足的状态,却如同永远地处于成功的状态一样,那就不是幻想了,而是成为了一种无法满足的奢求。幻想可以满足,奢求无法满足,至少,现在没有找到满足奢求的办法。

  吴为联想到,黎杰说,乐业是成功的首要因素。

  于是去细究成功的含义,联想到盖棺论定。查词典有解释,上网浏览还有出处。细品盖棺论定,活着想听到评价自己的权威之语,难。盖棺才能定论,评价人谨慎得近乎苛刻;死后才去评价不仅来得太迟也显得有些吝啬。但是,过早给一个人作出终审评定,确实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人心易变。如同死刑裁定,要经过一审复审才能进入终审判决,终审判定还担心有误再加上死缓,谨慎了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