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官场的运行程序(1/2)

加入书签

  说起刘长江与吴为之间的关系,的确有点渊源。

  刘长江,当地师院中文系毕业后,先在报社当记者,后来成为权威新闻单位记者站的站长,关系通天,上边有人发话,他被安排到市委政研室当主任。他属于地道的文人,却长得红脸汉子的形象,说话带有文人气、豪爽劲儿,为人也挺仗义。凡是市委书记交办的任务,从未耽误过,深得市委书记的信赖,后来提拔为新组建职业技术学院的党委书记。

  吴为经常参加市里一些学术讨论会、政策咨询会议,一来二去与刘长江混的越来越熟,吴为又常安排一些合得来的文人在一起聚会,成了无话不说的哥们。

  宋柔常当着友人说吴为,别人是总想怎么赚钱的事情,他却不想赚钱的事,光想如何花钱的事,而且净干些费心费力不赚钱的事情。人家当然说你好了,说你好的人都是你花钱维护的。再说了,就算人家说你好,也不顶钱好使啊。吴为有时也将宋柔的军,说道,你也花钱维护维护,看看能不能维护出我这样的局面来?他又笑道,自己又不是商人总去想赚钱的事情,工薪族到点开支,该开多少就多少,也用不着操心啊。他又开导宋柔道,总想花钱的人会比总想赚钱的人幸福的,至少他不用总背着赚钱的压力和风险。宋柔却笑他,不赚钱喝西北风去啊。

  明白的人看出名堂,劝宋柔道,他不想赚钱却有钱可花,他花的钱是哪来的,人如果不用想赚钱就有钱可花,当然好了,我也想那样,可做不到。宋柔听到这话不吱声了。

  吴为认为。他花钱请人吃饭,酒桌上谈论的话题,对他来说就是宝贵的学习机会。他果然也珍惜这样的机会,不放过这样的机会,在酒桌上也常常有意开辟话题引导话题。

  有人说,啥叫财商?涉及钱财能拉下脸来,黑得下去,下得去手,什么钱都敢赚,亲兄弟明算账。哪怕是亲王老子也不让,才能赚到钱赚大钱。吴为天生是个爱面子的人,一脸抹不开的肉,自知命运,此生注定与赚钱无缘,至少是把赚钱看做是捎带而为的事情。涉及钱财的事情,小时有母亲,自己成家后有媳妇,单位有财务。到老了有社保。他戏称自己对钱财是受了研究钱的鼻祖马克思的影响,深知金钱的利弊益害,只想花钱不想赚钱是取金钱之利避金钱之患,他这样的人。也注定不会因钱财招人烦惹人恨。

  刘长江讲起初次见到吴为给他的印象。他说,有一次讨论乡镇企业问题,你却在那里大谈股份制,当时我的印象是。这个人术业有专攻。后来看到吴为又写文章提出大力发展房地产业,带动整个国民经济发展,提出的许多观点都非常有预见性。又提起有一次参加市委副书记主持的解放思想专题会议。吴为在会上发言,讲到公有经济与市场经济的深层次结合,公私企业之间可以相互参股,不要计较在意哪方面参股比例高低、数量大小、成分多少,关键在保持国家对整个国民经济的控制力,不要再去进行无谓的姓社姓资的争论。市委副书记听了也感到非常解渴,当场称赞道,这就是解放思想。

  刘长江对吴为道,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党代表写的议案提案或者政策建议,市委书记除非亲自参加大会听取大会发言,或者举办座谈会当场听到你的发言,平时根本看不到下边报上来的材料,按照政界的运行程序,被掰道岔一样转到各个相关的办事部门去了,顶多被批转到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副市长那里。你经常在日报上发的那些文章,市委书记是不看的,顶多是头版扫一眼,他是没时间看那些东西。他看到的都是经过秘书把关过滤后的材料,有些言论摘编性的材料也常常被隐去真名实姓。

  他对吴为说,你以后如果有好的政策建议交给我,我可以直接送给市委书记。一天上午,吴为写了关于利用吉祥鸟打造城市文化品牌的建议,先给刘长江送去,刘长江看后道,你本来想写大却写小了。吴为听了茅塞顿开,回去中午也没有休息,修改完后告诉司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