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久旱逢甘霖(1/2)

加入书签

  正当吴为刚刚经历着新的阵痛考验时,在县里工作的二嫂听说高考要恢复,让吴为做准备。

  听到恢复高考消息的第二天,宋柔也专程来找他,向他传递福音。他告诉她准备考试,不管考上考不上,还是考考试试,也算对学习的促进,对过去学的也是巩固和提高,他又问她打算怎么办。她说正在犹豫。她说,她的底子太薄,考也考不上,已经决定放弃了。

  吴为说,你的基础挺好,要考上的可能性非常大。

  吴为又对宋柔很动情地说,过去刻苦学习,被污蔑为小绵羊,白专道路,抬不起头来,始终有一种压抑感,从此可以步入坦途了。吴为说着说着不由得松了口气,意犹未尽地接着又说道,我有一种拔出泥坑、走出泥淖的感觉。

  宋柔听了这话露出非常欣喜的样子,感慨道,这样的时代就是给你这样的人准备的。

  吴为非常感动地说,我这些年一直得到了你的牵挂和真诚关心,给我增添了奋斗的动力和营养,是我终生难以忘怀的。

  宋柔也由衷地说道,我这辈子看来也就这样了,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我会倾尽全力辅佐你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似乎成了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

  吴为意识到崭新的时代就要开始了,他信心百倍地开始了崭新的求学之路。桂芳马上表态支持吴为报考,吴霜听了这个消息也拍手称快,她太为哥哥高兴了,哥哥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这些年她最惦记的就是六哥,她每当想到哥哥劳动的艰苦和经历的坎坷,就感到格外地难过。

  吴为过去的经验告诉他,只要坚定不移,什么时候的学习就卓有成效,朝三暮四则思绪烦乱,心灰意懒。坚强的意志是最为宝贵的,正是它,才能给提供给人信心,提供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没有比丧失意志更可怕的事情了。

  吴为幸运地考上h省银行学校,虽然层次不高,毕竟脱离了重体力劳动的苦海,也摆脱了人际关系方面的困扰,来到了一个非常适合发扬学习精神的场所,无论是整个国家的大环境还是学校的小环境,都创造了一个全新的鼓舞和激励学生努力学习的氛围。

  入学教育时,学校老师们满怀喜悦的心情对他们讲,你们是恢复高考以后的第一批考生,素质好、学习热情高,学校安排各学科最好的老师来给你们讲课。本来压抑了多年的学习热情突然找到了合适的土壤,可以想象那种火热的气氛是多么感染人。对吴为来说,和同学们又有所不同。他在考学前一直从事的是重体力劳动,又累又脏环境不好,自由支配的时间又少,家务又比较多,就在那样的环境下还能够坚持读书学习,可以想见新的学习环境对他来说是多么宝贵,他会多么的珍惜。他的学习热情如同火山一样喷涌而出。而且这样的学习与高中学习不同,是有专业的,毕业后是国家干部,可以保证有体面的工作。自己家庭虽然还比较困难,但来了就听说国家对家庭困难的学生还有生活补助金,仿佛有一种无法表达的幸福感在内心中生成了,所以他在入学教育一周表态的话语,非常富有激情和煽动力。当班主任老师组织学生座谈入学教育体会时,他情绪激动,慷慨陈词道,是英明的华主席党中央粉碎了四人帮,使我们获得了新的解放,给我们创造了非常宝贵的学习机会,我们要以百倍千倍万倍的心情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学校和老师们又给我们创造了这样好的学习条件,我们要拿出愚公移山的搬山精神,把四人帮损失的时间夺回来!

  吴为是坐在最后一排,他这样一讲,博得全班同学的哄堂大笑,前面的同学不约而同地回头看着他。他给同学们的第一印象就这样形成了,他的学习态度也就这样气壮山河般地表达出来了。同学们也许以为他是一时心血来潮,可没想到他为学习多年积淀的心理基础有多么厚实,会经受住什么样的考验。兴许,有的同学过后会在内心中嘲笑地向他发问,一个小小的破中专生干什么发那么大的劲儿?

  饱满的激情需要释放,坚持不懈更需要找到合适的出路。吴为如饥似渴地刻苦学习。不管节假日礼拜天,他除了上街买些日用必需品,就坐在教室里,教室里总会有些同学,但始终坐在教室里的人他是惟一的。他在课堂上的表现也是出色的,当老师提出问题时,他总是举手站起来主动回答,很讨老师们的喜欢,特别是讲工业会计的文老师,个头不高,看上去很严肃,治学严谨,教风正,他讲的课深入浅出,很联系实际,深受学生欢迎,学生们背后亲切地称呼他老文头子。吴为预习遇到不懂的问题便去求教,在向文老师的求教过程中,他意识到自己的学习不求甚解。文老师给他讲流动资金和固定资产的区别,一语道破,使他恍然大悟。文老师说,它们的区别在于价值转移的方式不同,一个是价值一次全部转移到产品中去,另一种则是分次逐渐转移到产品中去。文老师特别喜欢他的勤学好问,为人实在,欣赏他在课堂上主动回答问题的风格。有一次,文老师在课堂上讲到如何在账务上处理固定资产时随口提出个问题,企业固定资产账上为什么用原值?吴为一听,站起来不假思索地干脆利索回答,为了反映企业原有的规模。可能他的回答太超过文老师的期待了,本来不苟言笑的他竟然爽朗地笑了起来,说了一句引起全班同学哄堂大笑的话来,太精辟了!前面的许多同学都纷纷扭身回头看吴为。下课后,叶同学走过来趴到他的桌子上,好奇的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他也老老实实地回答,预习过,正好看到过那个问题。其实,他只知道那个结论,却没有理解那个意思,幸亏文老师没有让他解释,否则还不当众出丑,是老师的解释才使他明白那句话是怎么回事。尽管如此,叶同学也还是很佩服地道,预习过能够记住当场能够想起来就很不错了。假如他不谦虚地说,是他自己这么想的,岂不成了生而知之的上人?后来,文老师就主动约他到家吃饭,文老师的治学风格深深地影响了他,他在勤于思考的基础上开始特别注意提炼概括总结。

  讲哲学的关老师,是一位女士,是本校上两届毕业的工农兵学员,根基自然一般,但能够和同学们打成一片,知道他们这个班学习气氛活跃,学生们在吴为的带动下主动回答问题。有一次,关老师在课堂上提出一个哲学问题,主观和客观同内因和外因,是不是一回事?吴为的脑海里闪现出《矛盾论》里分析的有关石头的内外因问题,这时他前排的一位同学很冲地站起来回答是一回事。吴为紧跟着也站起来回答,不是,他还进一步解释道,主观和客观是指人与外界事物之间的关系,内因与外因泛指一事物与他事物之间的关系。关老师听了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肯定道,对。但并没有解释。又一次,关老师提出个问题,思想是客观的吗?吴为的同桌站起来回答,是。吴为站起来答道,不是。这次,关老师解释道,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