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荒谬的存在上(1/2)

加入书签

  张兴深知职场的种种弊害,他想净化洗刷一番,深知这是一项

  复杂的系统工程,先进行舆论准备,利用文联召开的红学研讨会,有意突出职场弊害的主题,又倡导发起现代职场文明建设大型研讨活动,亲自拟定参考选题,组织专家举办电视专题讲座,随后进行高层启动。

  他认为,只有领导层的高度共识,才能为自己新的施政行动构成内在的动力、获得内在的权力基础和强有力的支持力量。他先在常委层面进行一番观念上的洗刷。在常委会上,他有针对性地提出,过去,我们讲惠民工程,面向市民喜欢讲做多少件好事,这样的观念是不合时宜的。政府是不创造价值的,所谓的惠民工程、为市民办大事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其实是来自于纳税人的钱,作为政府必须为市民乃至公民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说的彻底点,是纳税人以纳税的方式购买我们提供的公共服务,如果我们提供的公共服务低劣不到位,市民有权对我们提出批评,甚至抗议,直至剥夺我们的公共权力。本来是我们对民众必须努力做的事情,却变成了我们对民众的恩惠,多少做那么一点点就觉得满足了。与商业机构不同的是,纳税人不能象普通客户那样对我们政府实行用脚投票,对我们提供的公共不满意抬屁股走人。我个人认为,许多官员的行为,也与如何看待自己的职业有关,他做了份内必须做的事情,却以为是给人以好处,理所应当分享。张兴对政治是公共服务行为的理解,尽管显得有些冷冰冰的,给人感觉过于刻板和不近人情,他却有自己独特的理解。政治如果过于伦理化,会助长人们的不合理期待,增大运行的负荷,有时又会使官员的行为失去约束,演变成不负责任的滥作为。

  张兴的执政理念,也打上了经济学烙印。公民纳税,理所应当报以虔诚的公共服务,这样的理解不同于市场的买卖,它体现的是国法的权威和公民的神圣要求。张兴这样的执政理念是坚定的,行动的理念是果断的。他旗帜鲜明地要鼓励和支持积极作为,反对和清除积重难返的少作为、低作为、不作为甚至负作为的职场顽症,他所带领的公务员队伍也渐渐被他深深影响和打动了。他对他们讲道,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再从我们所服务的公众那里索取什么,做就要做好,做的干净些。为此,他要求人大,对财政预算要进行严格的审查监督,不然这是最大的渎职。

  张兴对宣传部长高红道。会后,召集宣传口的负责人,统一宣传口径,在媒体上一律不准再提什么惠民工程。为民办多少件大事等。又对刘长江道,你们政研室也务务虚,组织研究一下,用什么提法合适。我看。就用公共服务工程,完善公共服务体系这类说法。

  刘市长很有感慨地说道,难怪是博士。知识水准就是比我们这些人高啊,以我从政三十多年的亲身经历,还从来没有这样认识惠民的说法里,竟然隐藏着这么深刻的学问。每年制定政府工作计划,都要特别提到,为市民办多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