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荒谬的存在中(1/2)

加入书签

  张兴让刘长江请来几个比较有思想的专家学者专门座谈讨论问题,吴为也在受邀之列。

  在座谈会上,张兴开门见山地讲道,今天把几位请来,是想听听几位对问题有什么高见。我听到社会上议论,现在的中央坚决反腐,可谓跳蚤臭虫苍蝇鼠兔狮虎一起打,特别是敢把老虎抓起来,地方却在保护、纵容。对于,私下议论的多,摆在桌面上认真讨论研究的少。我听到对的议论也在升级,说分子码钱码到码成垛、装钱装得装满屋、藏钱藏往国外去,走进私家钱屋竟然比银行中心库看上去还壮观。

  听了张兴的这番形象的描绘,几个人禁不住地笑起来。纷纷议论道,难怪都纳闷钱去哪儿了。

  吴为听了张兴对分子钱财的形象描述却联想到,有人数钱数到手抽筋,比起书记描述的景象真可谓小巫见大巫了。原想也在会上当笑话说说,如此一来,连说笑的资格都不够,只好作罢。

  张兴又道,我爱人唐秀芳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富家小姐,他父亲是一家集团公司的董事长,他父亲名下的资产达到数百亿。过去,我们把资本家地主当成剥削阶级,心底里仇恨,是革命的对象,打倒的对象,后来改革开放,在思想上突破禁区,允许资本存在发展,法律上保护,私人资本的存在有了合法保证。我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想让大家比较一下,如今的有个社会背景,没有人会说,我岳父拥有巨额财产也是。于是有人说,官员,是用非法手段聚敛钱财,能不能象对待企业家或者其他财主豪富那样。对官员的财富也实行合法化。假如合法化了,自然也就不存在了,认为事情的关键在于是否合法。下面请大家畅所欲言,发表看法。

  吴为长期思考改革发展的问题,自然是他非常关注的焦点之一。他胸有成竹地讲道,书记能够把我们几个召集一起谈论问题,至少说明他对待是一个善思开明的领导,也是一个想认真解决问题的领导。他刚才讲的那番话,提出了许多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问题。我认为,中国现阶段的是一个特定历史阶段性的现象。过去计划体制下。实行国有和集体所有,统称公家是财富积累的主体,劳动者平均分配,大锅饭,收入级差也就是几元十几元,一年下来收入也就几百元,达到上千元的极少。改革开放,个体户的出现,率先打破了这个格局。个人也开始成为独立的法人,财富积累的主体,在个体户中出现了轰动一时的万元户。最初的原始积累是非常辛苦的,无非是开个食杂店、小吃店、摆摊卖货。或者搞长途贩运。开始向市场体制过渡,最初许多做法是违法的,思想上歧视他们,体制不允许的。个体户不满于小打小闹,财富积累开始上档升级,就需要向掌管各种资源的官员行贿。发展到后来80年代中期出现价格双轨制,价差成为个体户们赚钱的机会,也成为官员的土壤。我把这种行为当做民营经济主体争生存求发展对官员的赎买,以此换取自己的发展空间,实现快速积累。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公有经济实施战略性收缩调整,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