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七章有官也可以一身轻上(1/2)

加入书签

  座谈会之后,张兴并没有急于启动地方的反腐防腐行动,他静下

  来思考吴为提出的荒谬存在,荒谬的存在同佛教里讲的如梦如幻如泡影已经非常接近,荒谬的存在,在与不在只在倏忽间,这里恰是心性自明的大关节,如果以吴为讲的真心去面对这荒谬的存在,则荒谬的存在就变得淡然了,变得无影无踪。难得的是,这个吴为谈论起这样重量级、敏感性的话题,居然全无惧色,不像许多人那样,私下谈论可以,一旦在正式场合便噤若寒蝉,担心犯禁触电,他却从容自如、左右逢源、口若悬河,进入淋漓尽致的畅意,这才是自在。自在由小自在,也有大自在,小自在人人都容易达到,进入到吴为这样的自在,难度可是相当大。大自在便是随时随地无时无处都能自在,毫无障碍地自由穿行穿越。自己身在官场要害岗位,官身不由己,哪里会有吴为那样的自在。他是一个地道的学者,有学者的自在。即便自己真心清净了,自己可没有那种大德大智大能让自己官场上那些大小同僚们清净自在,人家会暗骂自己,你想清净自在就别在官场上混啊,当你清净自在的学者去。吴为谈论贪腐反腐防腐可以自由自在地谈论,在官场上一旦真正触碰到那个实在,立刻会显出恶魔的面孔,触犯了他的自在,打鬼不成反受其害。张兴想,自己实实在在面对的荒谬存在,里面隐藏着魔鬼般的凶残,要想赢得自己的自在,就要有应对魔鬼的本领,游戏周旋一番。

  张兴从一个地方角度,想为尽快平稳过渡到政治清明时代做点什

  么。张兴是一个富有想象精神的人,博士的充沛底蕴使他的烂漫想象总是有踪迹可循的。可不是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他的想象其实是在尝试如何开启新的工作思路,打开新的局面。博士生涯使他对各种主义学说了如指掌。好在张兴登上政治舞台之时,中国早已经结束了各种主义之争,齐心协力谋求发展,主张发展虽然谈不上主义,却更容易普天之下被人们所接受。

  如今中国的江南,就实实在在地诞生了一个村庄,实现了村民吃穿住用行生老病死花销一切全免的水准,财富如同充沛的地下泉水喷涌而出。水准又极高,大大超过丰衣足食的小康标准,村民家家住别墅、人人坐轿车,又成为全国惟一的市级村,村就是市,市就是村,村长就是市长,市长就是村长,特别是。村长不但是正式批准行政建制的市长,而且还是合法注册的董事长,整个国家都在搞政企分开,这个村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堂堂正正地实现了政企合一,豪富和官职也可以合一。

  也是受这个村级富豪市的启发,此刻张兴想的是,全中国再继续改革开放三十年。也恐怕达不到这个村级富豪市的水准,再过三百年,现在的联合国秘书长那时或许已经改称为联合国主席。也未必能和地球村的村长合一,实现大一统。但再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发展,在中国大地上,一定会出现许多名副其实的富豪县、富豪市,甚至极有可能出现个别的富豪省。如果人人都变成了有产中产富豪,人人都变得舒服自在,贪腐也就变得毫无意义,如同儿戏笑谈。古人说,不谋万世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不足谋一隅。遗憾的是一个人的政治生涯太有限了,在一个地方从政的经历会更加有限,自己何况又是一个空降书记,他不能不想清楚,在嫩水市工作期间,自己究竟能有多大作为,不光在自己的履历上添上点什么变得好看些,以便成为在行政等级台阶上向上攀登的成功铺垫,更想给自己留下好口碑,丰富自己的思想和施政经验。他在城市大招商、大开放、大建设和城市治理方面,取得了有口皆碑、有目共睹的出色业绩。他对领导承诺的三年期限很快就会到了,他从高层领导那里学到一种思维,立足于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一定要把自己说了算的这一亩三分地看好管好建设好,叫做管自己能管的、管自己能管好的、管自己不留遗憾的,想办法开好局收好尾,要能放能收,大开大合,从容自如。

  说来也巧,张兴突然接到领导秘书的电话,寒暄几句后,秘书直奔主题道,领导让我问你,你是否知道五千万的事情?他心想事情来的好快啊,不由得为自己的明智果断感到庆幸。半月前的周三下午,市招商局的李局长给他打来电话,说有事需要当面请示,来到他的办公室后,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和一张小纸条,放到他的办公桌上道,这是你应得的五千万招商奖,纸条上写的密码。张兴并没有惊讶,道,放在这里吧。李局长道,我没有其他事情了,书记没有什么指示,我就走了。张兴点点头,李局长转身离去。看他走出门,张兴拿起桌上电话,给纪检书记、财政局长分别打电话,让他们来办公室一趟。两位到齐后,张兴拿着那张银行卡和纸条,递给财政局长,说你们把这张卡里的钱转入国库相关账户,作为公益支出。两人听了知道不便细问,马上去办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