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0一章入世专访(1/2)

加入书签

  中国刚刚加入世贸这年的冬月,外面飘舞着大片大片的雪花,意味着寒冷的冬天已经降临,人们的心情也随着入世变得扑朔迷离。

  吴为去省行作了中国入世银行业面对的挑战专题报告不久,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听起来带有明显的鼻音,兴许是冬天到来容易发作的鼻炎犯了。对方问道,您是吴老师?

  吴为应道,我是吴为。

  对方说道,我是电视台经济部的记者平凡,想请您就刚刚入世的问题,谈谈感想。

  吴为客气道,这样的问题,您最好还是请研究这方面问题的专家效果会好些。

  平凡道,不瞒您说,社里给我下达这个采访任务后,我也挺伤脑筋的,找谁来谈更合适一些。先后请了好几位教授专家学者,写出来的材料都觉得不如意,有的甚至已经送到印刷厂排版印刷,主编看了大样要求撤版重新约请,我只好征求了不少人的意见,好几个人都推荐您来谈谈,我们领导也说请您很合适。您也知道,这种题材的采访不能误导读者。

  吴为道,感谢您对我的信任,不过,我需要做一下准备。

  平凡却不客气地说道,这样的问题对您这样的资深专家来说,想必早已成竹在胸了。我现在就去您那里。

  刚好,不久前省行刚请他讲过这方面的专题。再说了,对这样重大的问题他也经过了比较系统的思考。他认为加入世贸,对中国来说是走向开放的一个新的重要节点,多年的经验,需要他做什么事,仿佛事先铺垫好了一般,现在急需要确定的是,面对电视观众选择什么样的角度。他迅速确定好了角度,列出了问答提纲。平凡就到了。

  吴为告诉办公室主任叶枫过来帮助照顾一下。

  平凡是一个三十几岁,看上去矮墩墩胖乎乎慈眉善目的年轻人,他领着一个摄像师走进吴为的办公室。吴为与他寒暄后,叶枫已经沏好茶。

  吴为道,我撂下电话后,经过短暂的思考,想选择入世误区这个角度来谈谈。

  平凡一听,兴奋道,这个角度好,还是专家的眼光敏锐。概括得准确。我们怎么就想不到这个题目呢?其实,如果不存在误区盲区,人们都看的很清楚很准,我们还有必要来采访吗?接着问道,什么时候开始?

  吴为道,现在就可以。不过,问答的要点你是否先过过目?然后我们两个面对镜头先初步过一遍?

  平凡忙道,那就不必了,再说了。事先过一遍,再正式进入录制,虽然看上去顺溜一些,但给人感觉有些做作。没有新鲜感,缺乏激情,还是一次成功的录制效果更好些。尤其是您这样的高手,不必象生手那样。

  平凡说完。就从吴为手中接过他需要提问的问题清单,熟悉了一下,然后问吴为。可以开始了吧?

  吴为道,可以了。

  平凡告诉已经做好准备的摄像师,摄像头开始对准吴为。

  平凡突然惊奇地示意吴为,怎么手里什么也没有?

  吴为点头示意,开始。

  平凡面对镜头先做了一个简短的开场白,然后对吴为道,您好,现在我们听到如何看待入世影响和对策方面的议论很多,请您谈谈您是怎样看待入世这一问题的?

  吴为回答道,刚刚入世的中国,完全象一个大学毕业刚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既满怀希望充满信心,又觉得茫然,甚至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职场中人是什么心态。职场中人是什么心态?是用挑剔审视戒备的眼光来看待初入世的人,把刚入世的年轻人当做未来最有力的竞争者、挑战者。

  吴为从已在世和刚入世这样的角度切入主题,的确很新颖,平凡听了也兴奋起来。

  吴为接着道,入世已经成为我们中国人身临其境的问题,但从我们普通百姓角度看,却还是觉得有些抽象模糊,距离自己很远,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准备,并不是很清楚,使人们比较普遍地产生了认识上的误区。

  平凡问道,那么,您认为当前在入世问题上究竟存在什么样的误区?

  吴为解释道,最大的误区是视角误区。如果人们能够从多角度来透视同一问题,就不会发生误区。但是,人们对陌生的东西,往往是习惯于走极端,只看到好的一面,一好百好,或者只看到坏的一面,一无是处,容易过分地偏执于某一方面。这同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心态完全形同,容易出现盲目乐观或者过度悲观的情绪。

  平凡问道,您能否谈谈具体存在哪些误区呢?

  吴为道,我经过思考,归纳为八个误区。第一个误区,许多人依然停留在入世评论者的立场上,很轻松地谈论着入世话题,并没有意识到入世会很深刻地影响到自己岗位的变化、收入的多少,没有把自己摆在入世的直接参与者、竞争者的位置去观察思考。

  第二个误区,作为消费者只看到商品和服务廉价和优质的好处,没有看到自己作为商品和服务的生产者、提供者,会感到入世竞争的压力,体验到收入减少、失业、生活水平下降这样一些负面的影响。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