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0六章酒会畅谈(1/2)

加入书签

  李华给吴为打电话,说约几个人聚一聚,唠一唠,又说有车站的张站长、实验中学的何校长、r行的崔行长。

  酒桌上,李华提完酒后,张站长对吴为道,我和李华是中学同学,我们在一起时,他总对我提起你,说他遇到想不开的事情就想起你。

  吴为道,我正好要感谢你呢。前不久,我们上级来了,要求把车开到站台上接站,我只好找到李华,你一个电话过去给我们的车放行。我们接到上边来的领导后,还夸我们在地方挺有面子。

  张站长道,市委书记的车也不能开到站台上,李华找到我,又是大哥的事情,我必须放行。

  吴为道,我得敬你一杯,说完,与对方碰了杯,一口喝下去大半杯。

  吴为刚放下杯子,话又开始了,夸起李华,说他能得到历任领导的信任,学校刚毕业来到我们学校不久,领导就给他安排了一套住房,许多年轻同事结婚都得自己去找房子,自然很嫉妒他。我们没当领导的时候,都有那种心理,想同领导接近,让领导在关键的时候为自己说话。李华的同龄人也都想领导为自己说话,却不知如何才能让领导为自己说话。让领导能愿意为自己说话,也是本领,少生多少气啊。

  几个人都被他的话逗笑了,连一旁站着的小姐也笑了。

  吴为接着道,我后来渐渐发现,历任领导都非常信任李华,包括我,就觉得李华不简单,能得到历届领导信任的人,距离领导岗位就不远了,果然现在当上了行长。我当上校长后,许多人想让我开口说话。我这才理解到,当领导的嘴难张、话难说。又调侃道,李华现在当上领导,知己知彼做的好,大概嘴张易、话好说吧?

  李华道,大哥都感觉为难,我就更不知怎么办了,常常不知话怎么说,只好经常闭着嘴。

  几个人都为他们两人的对话逗笑了。

  吴为举起杯道,今天。他把我们几个约到一起,我们应该一起感谢他。感谢的理由就是,对酒的态度就是对东道主的态度,这年头能来就是给面子,来了积极张罗着喝,就是给足面子,喝得挺勉强,他看着会着急,不是给面子变成了给压力。我提议。大家一起干了这杯。三两的杯,他三口就喝掉了。其他人碍于面子,也都干了。

  何校长喝完杯中酒看着吴为笑道,我发现他这个人知道说什么别人能高兴。

  吴为叫小姐续酒。小姐问道。倒多少?吴为道,满杯。小姐赞道,好酒性。

  他看酒满了,端起来冲着何校长道。我这个人主张酒桌上要主动喝提前喝,不然好话让别人说了自己不好说了,酒多了再说也说不清楚了。趁明白时赶紧说。李华,我单独敬何校长,我虽然也是校长,却是土八路,上不了大台面,不象何校长,是校长里面的状元,他那个学校去的都是状元,是全市状元荟萃的地方。说完,同何校长碰了杯,这口我来一半,果然一口下去半杯酒。

  何校长笑道,我可没有你那么大的酒量,我来三分之一。

  吴为道,我是敬酒不逼酒,你随意。

  何校长喝下去三分之一,放下酒杯道,你刚才说话有毛病,你说你是土八路,我说你是成人高校的校长,我们只是地道的教书匠,教书匠就是指我们这些中小学老师,讲课只能照本宣科,不象你科研成果那么丰硕。我在市里很多场合,都能听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