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0九章知识就是财富(1/2)

加入书签

  吴宋来到南都已经是第四年,话说吴为宋柔过上候鸟式生活,南来北往几个循环下来,丝毫不见厌烦倦意,看上去给人感觉意气风发、兴致勃勃。

  这年九月底,两人再次来到南都。原定九月中旬的车票,吴宋说,赶上他正在考注会,接不了站,于是推到九月底。两人南下携带的东西,快递一批随身携带的依然沉重,送站的燕子和大威惊奇道,这么大岁数怎么还拿这么多东西。吴为已经习惯不吱声了,由她去吧。宋柔道,都是那边吃不到的东西。大威心里想说,那个地方有钱啥都能,却懂事地不吱声了,他对待老人也变乖了,顺着说,啊,好,带吧,能多带最好多带点,让他们好好过过瘾。吴为笑道,你不知,你六婶在那边小区里维护一帮姐妹,惦记给他们带些土特产,去了好分分啊。两人路上免不了同吴宋通电话发短信,无非是带的东西多不多,想埋怨带多了也已经上车了,车是否晚点,晚几时,到了想吃啥给买啥,到时怕进不了站接人,争取再看吧。两人在车上同车友玩扑克,一路上说笑着并不寂寞。

  经过长途跋涉,第三天上午到南都下了火车,立刻感觉到南都的高温湿热,顺脸淌汗,吴为身穿的半袖衫很快湿透如同过水一般,气温足有35度,宋柔道,比咱们那最热的时候还热。两人知道车站不允许进站接客,宋柔刚给吴为背上背包,突然惊喜地说,他来了,吴宋兴冲冲地走过来,笑道,爸妈辛苦了,先接过吴为背的包又拿起分量最重的箱子拉杆就走。边走边说,她手里拿着东西不让进站在站外等着呢。吴为边走边亲昵地看着吴宋抚摸着他的胳膊,宋柔见状道,你爸想你了,做梦都梦到你了,买好票天天数着多少天能看到你。三人说笑着出了站,两人都在找寻着白雪,宋柔先看到了她,摆摆手,对吴为兴奋道。她在那边站着呢。只见白雪手里也拎着大包小包,远远打招呼道,爸妈一路辛苦了。宋柔看了急道,你们怎么还给我们买这么多东西。吴宋道,吃的用的,你们也别那么苦着过日子了,打车去远大。宋柔对白雪又道,听说你要做痔疮手术,我们提前赶回来。帮助照顾照顾。白雪道,先不做手术了,医生说先保守治疗,等生完孩子再说。排队等候出租车的功夫。宋柔依然在念叨,打车得多少钱啊,坐地铁再转楼巴车也挺快的。又对吴为不满道,一听打车他可乐了。吴宋道。拿着这么多东西太不方便了,打车,你们的生活品质也得提高。出租车过来。东西却放不下,吴宋对白雪道,你就先别去了。白雪忙对宋柔道,妈,车也坐不下,哪天我再过去。宋柔道,你也好好休息休息。

  三人坐上出租车,宋柔仍然道,谁不想提高生活品质啊,那多风光舒服,可那得靠钱啊,又生气对吴为道,让出租车奔地铁楼巴车的站点去呀。吴为笑道,听孩子的吧。他的复合式人生道路取得初步成功,财务状况也实现了根本好转。吴宋充满自信的口气道,就是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感觉轻松了,我一个人的月底薪已经覆盖了还贷,生活费全包,我告诉白雪,她挣的钱愿意买衣服买啥,随她。

  吴宋知道父母惦记自己的工作和收入,便兴致勃勃地谈论起自己的工作情况,说进入状态了,明天也应该休息,但得去加班,现在愿意加班。宋柔高兴道,去年过年时你还说,感觉到合适的工作就在前边等着你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特别是不用象过去那样总出差,省得总担心她。她边说着还盯着出租车的显示器,再看看外边景色,笑道,快到了,价钱还行,不到一小时。吴为笑道,怎么样,还是坐出租又快又舒服吧。宋柔瞪了他一眼,钱也好啊。吴宋道,我妈就是想不开,我早就告诉你们,不要为我攒钱,我的钱够花。吴为道,我也跟你妈说,你给孩子辛辛苦苦攒的钱,在孩子眼里根本不是钱了。

  吴为想了想,又特别感慨道,你过来已经第四年了,四年前的六一启程,来了后突破了人地两生关、入职关、低薪关,很不容易,过去几年我们总是惦记,过这么多关能容易么,现在看起来,在你身上体现了知识就是财富,你的学历高,特别是在律所工作的那段时间,收入虽然低,月底薪2千,年薪不过五万,一到年终就特别关心绩效却总是失望,想起刚到律所说拿单据报销顶绩效,你妈在家里到处找人要报销单据,我当时就劝阻,又不是根据你能拿出多少单据就给你开多少绩效,让家乡的人误解以为你能开多少呢,燕子姐的大姑姐是车站的检票员,她给拿来一方便袋的火车票,我接过来一看,全是单程票。不过,你那两年多收入虽然低,却学习掌握了丰富的实际知识和实实在在的工作本领,为了后来连续跳槽转职做了非常成功的铺垫。现在刚刚转到南发证劵,还没过试用期呢,你的月底薪就过万了,已经超过我了,年薪超过的会更多。我们感觉,你的自信感越来越强了,又要考注会,相信孩子能在知识就是财富的道路上,越走越扎实。你的知识是围绕着公司财务活动的知识,公司在赚钱过程中如何规避政策和法律风险。

  宋柔听了笑道,我明白了,孩子的知识和你的知识不是一个路的,孩子是如何赚钱的知识,你呢,是如何花钱,你那花钱也没啥知识啊,完全是胡乱花钱,没个章法。

  吴为道,哪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啊,这是谈正经事呢。如果孩子没有走成功,我们何来心情飞来飞去啊,是孩子的成功为我们的候鸟生活进行了坚实的铺垫。他说的这番话,不仅是对吴宋说的,也是针对宋柔一直担心的问题,明明可以在当地银行安排孩子工作,为什么担着风险把两个孩子放得这么远,这番话也就成了对几年来家庭经历的一次简要总结。

  说着话就到了远大。三人下了车背着背包拉着箱子走进了小区,文文和奶奶站在院里热情打招呼,又不断有人同宋柔热情打招呼,年岁大的说回来了,年轻的则笑着道,阿姨叔叔回来了,幼小的喊道,奶奶回来了。吴宋笑道,看,我妈多能联系人。宋柔对吴宋道。咱们家的钥匙就放在文奶奶家了,她经常到咱家开门窗放风。吴宋忙客气道,阿姨辛苦了。进了家门,已经大汗淋漓,先忙乎一些开电闸打开电器开关等一些程序上的事,也来不及冲洗,先简单擦洗一番,烧上开水。吴宋说他负责做午饭,爸妈收拾东西打扫卫生。吴宋边做饭边说。你们要提高生活品质,给我爸买了高档体育运动鞋,给我妈买了一套服装,现在吃的喝的可以了。但穿的用的要提升。吴为说,你得提个单子出来。吴宋道,我给列个单子。吴为道,你妈的一套服装穿戴标准500。他想了想,道,800。她听了却不同意。接过去道,都成老太婆了,干吗还买那么贵的。她又说,你可以买车了。吴宋说,有打算,明年年底。她说,今年就可以,我们拿首付。他说,我怎么能用你们的钱。吴为说,从今年起,我们不再象以前那样牵挂你们了。你没看,电话也不象以前那样打了。吴宋道,这就对了,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能总让你们惦记。说来也怪,自动取消了零报告制,不必每天都联系,现在反而是孩子主动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多了,孩子就是有点什么毛病,也显得格外开明了,说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认为孩子通过自己打拼终于站住脚初步打开局面,不应求全责备,要给孩子们空间和自由。吴为又道,以后你的收入进一步提高,白雪就可以不必上班了,专门照顾孩子。吴宋道,议论过这个话题,到时再看吧。吴宋道,蒸条鲈鱼,炒个肉丝尖椒,茭白炒肉片,再炒个啥,看想吃什么,我买了好几样菜呢。宋柔忙道,炖豆角五花肉,把窝瓜放里点,再给白雪带回去晚上吃。吴宋忙道,可别给她带,我们不吃剩菜剩饭,每顿饭都吃新鲜的。菜超过6小时就不应该吃了。宋柔急道,就是惦记让你们吃点家乡菜,才大老远的带来了,你们还不吃。吴为忙道,今后千万别再带这些东西了,一个窝瓜挑小的还三斤多呢。吴宋道,你们做菜也要少做。宋柔道,你爸做菜一做,哼,好几盆,一吃好几顿,没完到了。吴宋道,那怎么行,总吃剩菜对身体不好。吴为道,你看到孩子咋不说了?宋柔笑道,对了,在家你爸就说,见着你要表扬他,的确,说好的,回家这几个月,都是他做饭。吴宋笑道,爸好好表现。那就再炖个豆角,撤下来一个菜,三个菜怎样?好,两人都赞成。吴为也道,窝瓜等他们下次来再炖吧。宋柔又道,把家里带来的肉肠切了,一会儿你再给她带点回去,放的时间长了就不行了。吴宋道,这样正好四个菜。说着话,时间过得很快,吴宋把饭菜做好了,宋柔也快把房间收拾见亮了,她说这个房子好收拾。吴为道,房子好,收拾得也好,人也好,你看,说三条你占两条。宋柔道,巧八哥又来了。于是先吃饭,父子两人还喝了酒,吃完饭收拾完,吴宋说赶回去两人看晚上的电影。宋柔忙把给白雪带的家乡土特产装上,再三嘱咐道,天气热拿回去马上吃。下午,快递也到了,宋柔又开始忙着分出好多份。晚饭后,宋柔挨家送了东西,先拿着东西去了文文家,看望了刚出生不久的文文小弟弟,又去看望癌症晚期卧床不起的,同家人打好招呼等人不行的时候过来帮助忙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