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灾难袭来之时(1/2)

加入书签

  政治学研究生刚毕业的陈曦,在家里休息,等待今天早晨刚赴欧

  洲某国去签约的父亲归来,给他在公司里安排个岗位,母亲也陪同父亲一起去游玩。他接到航班起飞后的短信,通报飞机已经正点起飞。伴随着这条短信消息,他却莫名其妙地心慌起来,这对他来说,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心理现象,过去面对中考、高考、考研、考各种资格证、论文答辩,也从没有出现过心慌的反应,他自己感觉奇怪。想看看书,却看不进去,看了一会儿脑海中一片空白,一点印象都没有;打开电视,依然无心;又打开平时特别喜欢听的音响,里面响起优美动听的旋律,却还是感觉了无兴致。他坐在厅里的沙发上,想静坐沉思,还是难以安宁。他问自己,这是怎么了。他起身走向窗前,推开一扇窗子,外面的天空中是难得的晴空万里。他想象着飞往异国的父亲母亲,默默地祈祷着平安。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中午,他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看到母亲为自己准备好的几天饭食,临出门前还嘱咐他,吃腻了想换口味就自己去外边找个合适的饭馆,又再三叮嘱他,要照顾好自己。父亲听了还嫌母亲磨叽,笑道,你这是怎么了?又不是头一次离开儿子。母亲却心事重重地说,我也不知怎么了,总觉得放心不下,心里有事。他笑道,放心吧,妈,我已经毕业了,等爸爸和你回来,我也马上工作了。祝爸爸妈妈一路平安。房门关上前的那一刻,他看出妈妈依然依依不舍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痛,还自责地想到,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得像个孩子似的。他看着午餐。却没有丝毫的食欲。只好再把冰箱的门关上了。

  陈曦躺在自己的床上,说不上过了几时,迷迷糊糊之中,短信响了一声,他立刻警醒地打开一看,一条惊人的消息,飞往某国的航班途中突然失去联系,动用了一切力量寻找飞机依然处于失联状态。内心深处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是自己提前预感?他一下子感到自己仿佛正在掉入苦难的深渊,强烈的痛楚袭来。他的两眼一瞬间蓄满了泪水,他马上把电视调到新闻,果然看到播音员带着沉重的心情正在播报这条灾难性的信息。他一时惊呆了,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打开接听,是父亲公司的总经理李叔打来的,焦急地告诉他,他的父母乘坐的航班在飞行途中失去了联系。接下来的一切,他就完全处于听任摆布的状态。李叔来接他去机场,他看到了失联航班的家属陆续赶来的场面,他告诉李叔立刻通知他的叔叔姑姑舅舅和阿姨,他的亲人们也陆续赶来了。再往后就是一直焦急的等待。双眼盯着电视新闻,他只恍惚地记得,李叔在临走时,嘱咐公司一个叫小刘的年轻小伙子。要全天候陪伴陈曦,有什么情况立刻给他打电话。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失联航班却神秘地消失了一般,虽然电视在一直不停地播放着相关新闻。却看不出有任何希望的信息。

  陈曦也不知过了几天几夜,在小刘的再三劝说下,他才勉强地喝口水,吃几口清淡的食物,他身边一时哭泣着陪伴他的姑姑阿姨也都先后离他而去了。他的手机突然急促地响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的口音,她着急地对陈曦道,我是公司的秘书,叫梅芳,别的话我也不说了,你要知道,你的家庭不幸正在给公司带来一场巨大的危机,李总虽然在竭尽全力挽救,却人单势孤,希望你能尽快回到公司。说完,对方就撂下电话。接听这个电话,使陈曦依稀感到自己需要做点什么,可究竟做什么怎么做,脑海里一片茫然,如同失联飞机带来的那种茫然完全相同。他才知道,他太渴望父亲母亲快快回来,失联飞机立即能够恢复联系。可他心里清楚,失联飞机失去联系这样长的时间,意味着什么,他不敢去想那种可怕的后果,只有渺茫的希望,其实是已经成了绝望,但是,没有确切消息之前的绝望,依然还不是绝望。自己能这样一直等待下去吗?他这样的自问,才使他想起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