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八章亚血缘关系(1/2)

加入书签

  这天晚上,出去办完事情回到家中的吴为,看着宋柔一脸兴奋的样子,好奇地问,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

  宋柔兴奋地说道,我听阿芳打电话说,婶子的病,医生说已经失去医疗价值了,说宋妈能够微笑面对癌魔,又说,她看阿芳还想不开,就劝说了一番。

  吴为好笑道,这样的事情你也能劝说?

  宋柔道,总听你说,面对死亡人不要惧怕,我总觉得不信,谁不怕死啊?我经历过那次疑似癌症,不管真假总是面对过那么一次,心里也觉得有些改变了。

  吴为笑道,怎么改变的,能不能说出来那种感觉?

  宋柔道,想说出那种感觉,却一时难说出来。老大不就总说,你们没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知道面对这样事情时人的心情。意思是你们自己也面对这样的问题,会怎么想?没说我们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呢。我觉得,我毕竟真实地面对过那么一次,怀疑得了癌症,虽然排除了,总有一种亲身经历过的那种感觉,经历过了感到自己心里皮实多了。

  吴为道,这么说,你是曾经沧海,一般的事情也难不住你了?

  宋柔道,不过,总听你说,编制什么精神活动程序,我还不信,这次遇到婶子的事情,我也动了好奇心,想了解她自己的真实想法。我在电话里听阿芳说了婶子能微笑面对癌症,还是觉得不相信,等她回来后,我们去看望她,想亲耳听她怎么说。

  吴为感叹道,那时面对甄豪得了癌症,也想当面同他谈论如何面对的问题,无奈弟妹不让他知道。看他自己也是有意回避。这样的事情,必须本人愿意袒露心迹,家人又能看的很开才行,不然,真要冒然行事,会把事情搞得很坏,适得其反。我总不能去医院,随便找个癌患,去问人家怎么想的。

  宋柔道,你要真那样做了。你可真有病。

  吴为道,听你说,宋妈能微笑面对癌症,我也感到很惊奇,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等于微笑面对死亡的威胁。

  宋柔道,我对阿芳说起你,你把写东西当成延长自己的生命,多少年以后。未来的人们看到你写的文字,等于自己同那时的人们进行超越时空的对话交流?

  吴为道,有些人读书,真有那种与作者进行对话的感觉。我自己写东西,对书里面描写的人物,感觉存在一种亚血缘的关系。

  宋柔好奇地问道,怎么和血缘还有关系了?这个亚血缘关系怎么理解?

  吴为道。自己动脑设计描写出的人物,本来是不存在的吧,塑造出来变成有血有肉有情感有情绪会说话的鲜活生命。虽然不是亲生亲养,却也有类似的非常亲切的那种感觉,比如,也会很喜欢里面的一些人物,我就起个名堂,叫亚血缘关系,相当于有血缘亲情关系吧。

  宋柔听了更加惊奇了,写小说竟然能写出这样的感觉?那可太神奇了,我过去就遗憾自己读书太少了,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对自己不能写书更加感到遗憾了,自己如果也能写书,喜欢什么样的人,就在书里面把人写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感觉真奇妙。

  吴为道,这样说起来,似乎挺神奇,但笔下真塑造出来这样的人物,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在工厂里,谁不想生产出人见人爱的产品啊,我们自己亲生的儿女,也想讨人喜欢,但能不能生出这样的孩子,能有把握吗,比如,咱两个生的儿子,人见人爱,我们自己看了也喜欢,连那个齐先声都说,看咱们的儿子特别养眼。

  宋柔嗔道,说说就下道了,没个正经的。

  吴为道,写书也是如此。只有写出来后的人物,自己才能感觉到是否喜欢。

  宋柔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