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九章宋妈创造的奇迹(1/2)

加入书签

  宋妈得了癌症,却让吴为感到机会来了。这样的事情本来不应该称作机会,这样说岂不等于拿着别人的不幸当做题材。好在是自家的亲人得了癌症,又能微笑面对,才成就了吴为的心愿。他把自己对死亡问题的思考进行了一番回顾梳理,他认为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面对死亡时的痛苦;人生最大的转化,莫过于把面对死亡的痛苦转化为欢乐,他想亲眼看到宋妈是怎样把面对癌症的痛苦转化为快乐的。

  吴为读过西藏生死书,许多佛教大师以严谨的态度对待死亡,为死亡做准备,他初时感到有些不解。死亡不过是一瞬间、一刹那的事情,还值得一生去做准备,以一生去为那一瞬间、一刹那做铺垫,觉得不值。后来想明白了,这是以健康的时空观去对待临终时刻的时空观。时空错位造成了态度差异。我们对临终死亡的态度,恰恰建立在这种错误的时空观基础上。痛苦的感受时间与痛苦的感受程度成正比。人们比较普遍的体验是,当感受疼痛、痛苦时,感觉时间在变慢、拉长,度日如年。幸福的感受时间与幸福的感受程度却成反比,幸福感越强时会感到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时间过的很快,度日如秒。人在临终状态时,那些负面体验,的、精神的,单项的数项的无数项的合成起来汇聚而来,的疼痛,器官及其功能在一点点失去,精神的痛苦,无助,孤苦,冷漠,冰冷,要比平时所受痛苦何止扩大百倍、千倍、万倍,痛苦感受在倍增的同时。时间效应发挥效力,健康活着的人感到只是一瞬间、一刹那的事情,进入临终状态的人感受起来却似一生一世那样漫长难捱,使人不得不经历、不得不忍受那种痛苦的煎熬。人活着时如果内心充满自私、冷漠、阴险、冰冷,一点小小的不愉快都容纳接受不了,进入临终状态时就会倍加痛苦。如果人有爱心善念的心境,能够理解包容接纳人世痛苦冷漠甚至仇恨,也就会极大地减轻、消解临终时的痛苦,悄然入梦般地度过临终期。据濒临者的经验,仿佛经过时间隧道。进入全景式生命回顾,生前的人和事如同快速闪现的电影胶片,一生一世被压缩到那瞬间重放。感受,要么舒服极了;要么痛苦万分。人生的不同心境带入那种状态会产生相应的倍增效应。临终和死亡是人生极其重要的延伸继续,有可能是人生幸福的延伸升华,也有可能是人生痛苦的加深恶化,取决于人生准备。

  吴为立意要编制精神活动程序,他曾经非常惊喜地意识到,这样的程序意识也完全可以适用于人的死亡过程。人生要为死亡所做的准备。最重要的就是编制好相应的精神活动程序,在正常的生活领域中,围绕应对痛苦和欢乐建立起来的精神活动程序,会在人进入临终乃至濒死过程中继续发挥作用。这个程序的负载如同计算机软件程序一样,可大可小,编制的程序负载大,人的心量也就大。人的心量既然可以放大到包容宇宙,对人的生死自然也完全可以包容得了,但这要取决于人在平时的修持养成。人可以为高考为父母为爱情为工作为富有做准备。人生也当然可以为死亡做准备,这样看上去不着边际想象起来甚至有些神秘的话题,经过这样一番思考,也变成了可以琢磨可以把握的话题了,濒死体验那样的现象忽然变得异常清晰可以得到明确解读了。

  现在的吴为就是想看到宋妈面对癌症是怎么想的,能够从容地微笑着面对癌症。

  话说阿芳尊重母亲的意愿,听从医生的建议,放弃了对母亲进行化疗的治疗方案,决定实行保守治疗,于是请医生开了中药方子,按方买药,她信奉的是正规的医学,所以并没有象有病乱投医的那些人四处去打听什么秘方,领着母亲回到了嫩水。在阿芳他们到家的当天晚上,宋柔和吴为就赶去看望。见面后,宋柔与阿芳在一起唠,阿辉做作业,阿乐与吴为则陪着宋妈兴致勃勃谈论起来。

  吴为道,宋妈能微笑面对癌症,等于给自己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对生活会有许多新的体验。假如老人家不能这样面对,等于自己同这个世界隔绝开了,把自己封闭起来。

  宋妈笑道,我就当自己身上多了件东西,该做什么还做什么,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吴为道,有些人遇事想不开,不光是遇到象癌症这样的事情,退休了却总感觉还生活在没退的生活里面,把自己还留在过去的生活里面,进入不到退了以后的状态里,有时坐地铁挤公交去火车站,看看身边全是退休的老头老太太,打工仔,中学生,想自己怎么落到这堆人里了。这样的人遇到癌症这样的事情,本来自己还没死呢,离死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