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0章癌患乐园(1/2)

加入书签

  吴为与宋柔从宋妈那里回家的路上,谈起癌患乐园。回到家里,

  宋柔对吴为笑道,癌症患者竟然能创办癌患乐园,人家做那件事的难度可比你的乐业教育难度大多了。

  吴为也感叹道,的确啊,职场上压力再大,还能有知道得了癌症等于接受死亡判决的压力大呀。我过去在职场上也曾经遭遇过重创,我却从中感悟到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一番彻底的净化洗刷。我现在想的是,人如果不幸患了癌症,如何进行一番心理上的净化洗刷。我在南都,对儿子儿媳讲过,家乡这边有许多四、五十岁的叔叔阿姨,每月也就两、三千元。儿媳听了还惊讶,怎么那么少?我说,年轻时收入少没关系,大家都这样,但是到了四、五十岁,还挣这么少,只能怨自己。社会收入是分出低中高很多层级的,一个人在职场上干了二、三十年,专业没有成就、职务没有提拔,收入自然处于底层,属于垫底的。

  宋柔好奇地说道,癌症患者集中的地方,怎么还会有欢乐?你是不是为了你的乐业教育,独出心裁设计出这个什么乐园吧,然后想用这个故事去安慰收入低的人也去乐业。

  吴为道,我过去曾经对你说过,咱们市里就有家癌患乐园,只是你左耳听右耳冒了,也没有存在脑子里。哪天,我去阿乐家给宋妈讲讲癌患乐园的故事。

  宋柔道,真要有,讲给她听,对她兴许有好处。

  吴为道,你知道吗,现在提倡在中学开展死亡教育呢。

  宋柔嗔道,说说就没正经嗑了,在那里讲还不把孩子们吓坏了。

  如果死亡教育都能讲。乐业教育就更能讲了,癌症患者能组织到癌患乐园里,职场上的人再难再困难,还有癌症患者活得那么艰难啊。

  吴为道,那时我讲乐业,你笑话我,还给人家讲乐业呢,先得让老婆孩子高兴才是。我的研究有了成果又有人欢迎讲讲,你和孩子也应该跟着高兴才对。

  宋柔嗔道,就你长着一张会说的嘴。

  几天后。吴为同阿芳阿乐打了个招呼,就去了他们家,给宋妈讲癌患乐园的故事。

  吴为讲道,十几年前,我一个朋友的母亲去世了,出殡后吃饭时,一个桌上的朋友给另一个人介绍我,说我能写些东西。那个人听了,说敬我一杯酒。我看那个人比我还大十来岁,忙说敬他。他却执意要敬我,又说有求于我。我只好从命。他自我介绍道,他叫瑞运。创立了癌患乐园,想请人写首歌词。

  我听了,惭愧道,我不会写歌词。

  吃完饭。刚好那天是礼拜天,我没回家就去了单位,也许心里有事的缘故。坐在办公桌前,想起党校那位大姐给我出的题目,人能不能快乐面对死亡。又想到刚才饭桌上瑞运大哥的癌患乐园,不就等于快乐面对死亡?渐渐地思绪就出来了,又经过一番梳理推敲,在电脑上打出互爱的乐园,写下一段文字。打印出来,又检查了一遍,给瑞运打电话,他说开车来接我。

  我看到他,把刚写的互爱的乐园给他看了看,又说,我也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