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四章食育(1/2)

加入书签

  阿枚发育的良好,完全得力于食育。

  说到阿枚的食育不能不提到他的父母。王畅,中等个,西葫芦脑袋,瘦削身材,干练的样子,薄薄的嘴唇,说话干脆利索,曾在一个县当过县委书记,在改革高峰年份,素以敢于改革勇于探索敢啃硬骨头闻名,他提出只保留效益最好规模最大的糖厂和火葬场,其余工厂全部转为民有民营,被当地百姓戏称为只有两家工厂不黄,一个是火葬场,一个是“王场”,他却因大刀阔斧改革有功建设有方调任市体改委主任,酝酿提拔为副市长。阿枚的母亲赵枚,长相非常漂亮,县食品厂的厂长,工厂改制后摇身一变成为市卫生局的副局长。王畅任是体改委主任期间,曾经请吴为做过体制改革专题报告,吴为提出的改革者是新旧体制摩擦的润滑剂,使他大受启发,他想顺利过渡到副市长的岗位,可不愿意成为改革的牺牲品,一改过去敢打硬仗敢于攻坚的风格,变成善和稀泥的和事老,他把自己设计为体改委、计委、经委三合一的发改委主任,权重一方,俨然成了不是市长的市长。那次报告结束后,王畅在自己单位的食堂宴请吴为,席间闲唠,他兴致勃勃的讲起他发明的食育法。在阿枚身上集成了父亲的机敏聪颖,母亲的漂亮,又得力于食育之功看上去更加显得娇美水灵。她的父母信奉的是对孩子的早期开发,王畅把食育当做最重要的开发手段,赵枚则从自己母亲那里借鉴了凶狠霸道的育儿风格。

  一个周五的晚上,阿枚回到家中。周六早起吃完早餐,她习惯地坐在自己房间书桌旁做作业。她的房门开着,听着妈妈辛勤操持家务不时走动的脚步声,心里感到不安,面对忙碌的妈妈,意识到自己应该帮助做点什么了。便起身走出去,刚好看到妈妈擦完屋子端起放在厅里地上放着的满盆脏水,一用劲儿竟哎呀叫了一声,因体力不支颓然坐倒在地上。她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搀扶着妈妈站起来,心疼地道,妈妈累了吧,是不是闪着腰了?

  赵枚摇摇头道,没什么,劲儿没用好,你去快忙你的吧。

  阿枚看了看满盆脏水,蹲下来伸出双手试端了一下,竟然端不起来,愧疚道。妈,你先休息会儿,咱两一起端。

  赵枚说,你去忙吧,这样的事不用你管。

  阿枚急忙道。我和你一起端。说完就哈下腰,妈妈也只好伸出双手母女二人合力端起洗衣盆。

  中午,母女随便吃了点什么。阿枚给王畅打电话,问晚饭是否回来吃。阿枚放下电话,高兴地喊道,爸爸晚饭回来吃,妈。等会儿我们一起去超市买鱼买肉买菜,我和妈妈一起做。

  好,赵枚高兴地回应道。赵枚穿上她特别喜欢的白底碎花连衣裙,阿枚则穿上一身乳黄色连衣裙,右胳膊搀着赵枚,左手拎着菜篮。母女亲昵地兴高采烈走出家门,进了电梯,到了一楼走出楼门,进入小区院里,熟人们看到。纷纷赞叹,好漂亮的母女!阿枚想,要多做让父母高兴的事情。

  母女二人说着话就到了好又佳超市,赵枚对阿枚道,先去卖鱼处,买你爸特爱吃的桂鱼回去清蒸。走到卖鱼处,选了一条足有二斤重看上去又肥又鲜的桂鱼,又到卖肉处买了一斤五花肉。

  阿枚问道,妈,怎么吃?

  赵枚笑道,做红烧肉,你爸也特爱吃,再说也给你补一补,你小时,你爸总让你多吃肉,说吃肉补脑,吃一块肉相当于一道题。

  阿枚咯咯笑道,我爸真有意思。

  母女又走到卖菜处,买了黄瓜芹菜,赵枚道,炒芹菜粉,拌个凉菜。回到家里,阿枚说,你先坐下休息休息,看看电视,我去摘菜切菜收拾鱼肉,等收拾干净你再来做。

  不一会儿,阿枚就收拾好了,谢怡微笑着走进厨房,看到鱼、肉、菜已经分别洗好切好,放在四个盘子里。

  赵枚夸道,我女儿干什么象什么。看看表,时间还早,便道,咱们先坐一会儿,陪妈妈唠唠嗑。赵枚对女儿是生活上极尽体贴关心呵护,学习上却苛刻的要命,好在女儿天生丽质,善解人意,理解妈妈的一片苦心,成就了她过硬的学习功力。阿枚也受到母亲性情的影响,有任性的一面。她不满意父亲起的王欢名字,硬是改成了阿枚,看上去简直就是赵枚的翻版,却比赵枚更加光彩照人。

  阿枚洗洗手,擦净后高兴地搀扶着妈妈,走到厅里沙发旁,让妈妈先坐下,然后亲昵地依偎着妈妈坐下来,握着妈妈的手,赵枚也疼爱地用双手抚摸着阿枚的手,问道,学习累不累?

  阿枚道,不累,有时只是感到迷茫。

  赵枚听了这话,不由得一惊,迷茫?

  阿枚极少有的表现出害羞的样子。

  赵枚见状着急了,什么事情会让你感到迷茫?

  阿枚满脸霎时变得通红。

  赵枚看女儿的神态,猜出了大概,忙严厉道,你可别胡来啊。你才多大啊,怎么能产生那样的心思。

  阿枚的心思果然让赵枚猜中了。她对阿辉已经暗生情愫,而且以女性的敏感,她也发现阿辉格外注意她,彼此已有心灵感应。只是继续藏在心里还是谋求发展,心里一时拿不准。现在却被母亲看出来了,以她的聪颖机敏马上意识到,爸妈知道了肯定会持反对态度。阿枚并没有听到爱情要趁早的议论,否则定然会堂而皇之对母亲提出来。看到母亲突然变脸的样子,反而激出她的勇气,她对赵枚笑道,妈妈,我已经长大了,我会处理好我所面对的问题,放心吧。

  赵枚毕竟是干部身份,深知这样的事情当父母的过度干预效果未必就好,她也不便惊动孩子,让她心生戒备,便想暗中观察一段时间再与王畅商量应对措施。

  两个人说着话就到了做饭的时间。恰好两人也都想避开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赵枚道,你看会儿书吧,我去做饭。

  恢复了娇气的阿枚道。妈,我就是做不好菜,偏又特别喜欢吃,感觉吃的可口吃得好,会觉得到特别幸福。妈能告诉我,吃和人生幸福有多大关系吗?

  赵枚笑道,古人说的好,民以食为天,吃是天大的幸福,可见吃在幸福中的分量。

  阿枚顽皮地笑道。我有个初中男同学,曾经提出天大地大吃最大,吃在幸福中占60%,一时在同学间的qq圈中疯传。

  赵枚笑道,这孩子。吃和幸福的关系怎么还能量化?

  阿枚笑道,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吃的可口吃的喷香,天天能够调着样吃喜欢吃的,营养丰富身体好,心情才好,再有吃饭的过程与爸妈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怎么样,超过60%吧?

  赵枚道,你喜欢吃,食欲强,嘴又馋,却不愿意做也做不好。自己对付吃,我还真为你将来发愁呢,在吃上这么挑剔,不对口不可口的不吃少吃,那不就等于不幸福。幸福指数要比喜欢大众口味的低啊,找个对象再吃不到一起,天天总打嘴官司,还能幸福啊,真愁啊。

  阿枚笑道,那还不好办,给你找个喜欢做饭能做好饭的女婿不就行了。

  赵枚一听气道,为了吃难道你还找个厨师过一辈子?没出息。

  阿枚笑道,我是怕你担心才这样说么。

  赵枚又叹道,都是你爸独出心裁那个食育法给惯的。

  那是1990年代初,黄威去神夏出差办完事去看望朋友,朋友问他到这里想吃点什么?他笑道,客随主便。朋友道,让你长点见识,在国脉大厦附近有家牛肉品牌店,说着约上几人驱车前往。路上,王畅边观看沿途街景边想,牛肉还能有什么特色,心里存了好奇。

  到了店门口,就听到悠扬的钢琴声,一走进大门,就看到大堂靠一侧摆放着一台钢琴,琴师正坐在那里入神地弹奏着。

  几个人找了个座位坐下,靓妹过来先点了茶点。朋友拿着菜谱点了酒水菜肴,然后向王畅介绍道,这里吃的牛肉是从美国空运来的,那里的牛老板独出心裁,在草场让牛们边吃青草边听钢琴乐曲,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牛,肉质鲜美细嫩,一会儿你尝尝便知。牛养的有讲究,吃时自然也要讲究了。只有这个店,在客人吃饭时才有钢琴伴奏。王畅开玩笑道,人吃了这种肉也会变得鲜美细嫩吧,想不到我们祖宗说的对牛弹琴竟然成为美国人的创意源泉。这件事令他感受太深了,使他联想到蔡元培的美育代宗教,他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大胆的念头,把美育和食育结合起来了,自己何不用上一用。

  转过年,赵枚怀孕了,王畅便把美育和食育结合起来在胎教中贯彻的想法对她说了。赵枚嗔道,你可别异想天开,起什么高调了。

  王畅道,都是吃的东西,又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