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五章恶作剧(1/2)

加入书签

  阿枚、韩秋云、李玉爽,校园公认三大美女。这三个人也巧,被编入同一个班又同一个寝室。美女一旦集中更容易衍生故事。三女所住的女生宿舍楼下,常常有男生驻足观望。她们所在的教室门前,更常常引来穿流如梭男生,成为校园广场教室走廊里不时出现的一大景观。特别是午餐排队打饭集中,常有热心男生为三女相让,常常引起长长队伍中的纠纷,餐厅只好在严禁加塞之外再出禁令,严禁相让,令人忍俊不止。这是因美女引来的喜剧。

  三女所在寝室,可住四人,另一女生叫做梅秋玉。这个梅秋玉,仿佛是要对得起这个名字,性情机巧,喜欢搞恶作剧。她在身边三女上下功夫。班里有个男生,名叫雷雷,长相秀气,男生本来不该称秀气,可他的长相却只好用秀气来形容,大眼浓眉鼻梁高挺,面皮细嫩,瘦削脸庞,个头不高。这个雷雷名字挺雷人,性情却极其懦弱,原因是自幼丧父,后来母亲带着找了个继父,这继父也是平平。雷雷性情虽懦弱智商却极高,智商却不能帮助他改变自己的性情,他也就带着这样的性情考上了省实验。说他懦弱,是不敢抬头看人,不敢说话,尤其看到女生,更是躲躲闪闪,一副担惊受怕害羞的样子。

  梅秋玉感念雷雷的身世,同病相怜,其实,她的身世比起雷雷更惨,父母在她十岁时不幸因病相继离世,托付给叔叔抚养,不料时间不长,恶婶露出本来面目,嫌烦多了她这张嘴,稍不如意动手就打抬脚就踢,更不堪忍受的是。吃饭时不让她上桌,等一家人吃完残汤剩饭才让她端到厨房里去吃,她常常和着眼泪勉强吞下去,连本家堂兄实在看不下去,动了真气,抗议叔婶对她的虐待,不时发生激烈的争吵,经常瞒着父母事先给她留下饭菜。她后来不堪忍受其辱,在一个大雪天逃离叔家,是舅母从车站候车室找到了她。把她接到家中抚养。更加令人气愤的是,恶婶竟然以监护人的身份,要处置她的父母留下的房产。舅父舅母无心此事,不想在这样的事情上闹得亲情翻脸,听之任之,是她自己站出来投诉,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在法庭上说明事情的真相,堂兄也慷慨出庭作证。法院判决她胜诉。她的亲身经历,造就了她敢作敢为的泼辣性格。每当她看到雷雷畏畏缩缩的样子,总想示以关心,却看他总是躲躲闪闪的。动了恶作剧心眼,心里设计了一个场面,发狠道,看你还能躲到哪儿去。

  这天晚自习。梅秋玉看到全班同学快坐满了,有说笑的,也有埋头读书做作业的。雷雷却不在,她便走出教室。

  不一会儿,她看到雷雷从楼梯间走过来,马上走进教室,一脸严肃地叫道,阿枚、韩秋云、李玉爽,班主任老师找你们。

  三个人起身走向门口,排成一列站在梅秋玉对面,梅秋玉道,你们站在这里稍等。

  她转身出了教室,看到雷雷已经到了,她又急转身返回教室,大家都被她的忙乱搞的一头雾水,只听她面向同学们喊道,雷老师到。全班同学一起望向门口。只见雷雷低头走了进来,同学们正在纳闷间,雷雷猛然感觉不对头,一抬头三朵校花齐齐地迎面站在自己面前,心中不由得一惊,慌忙向左迈出一步,想绕开三人,却撞向更多同学的目光,躲无处躲,不躲更不是,恨不能脚下出现缝隙一头钻进去,情急之中,扭头就向外跑,不想却一头撞到墙上,只听咣咚一声,险些把他撞个倒仰,全班同学不由得哎呀一声,等清醒过来,雷雷不见了,梅秋玉也追了出去。

  梅秋玉在雷雷撞墙的一刹那,脑海中一闪,坏了,这哪里是恶作剧,简直是在作恶,心里涌出强烈的愧疚感,一定要追上他,立刻向他真诚地道歉。

  阿枚对一头雾水的同学们道,大家该做什么做什么吧,我。

  韩秋云、李玉爽也不约而同地同声道,我们也跟你出。

  阿枚道,这样的事情去的人多也不好。然后,她急冲冲走出教室。

  雷雷顺着走廊一气跑到楼梯间,又顺着楼梯间一直跑到一楼,绕过教学楼再跑到楼后面一直跑到很远的花丛里,躲到无人处哭泣起来。哭着哭着,有人用手触碰着他,他就着楼群散射过来的微弱灯光低头一看,原来是一片绣花手绢,浓香馥郁。他扭头一看,原来是满眼泪水的梅秋玉。

  雷雷不由得气愤道,你不该当众出我的丑!难道你也想欺负我?

  梅秋玉泪如雨下,哽咽道,对不起,我错了。平时我看你连人都不敢看的样子,有时碰到你,想和你打个招呼,说说话,却看你一味躲躲闪闪的样子,一直很气恼,谁又不是你的敌人,吃不了你,怎么就这样怕人。你的身世大家都知道,都很同情你,可你总不能在人们的同情中生活一辈子吧。再说了,别人的身世也不见得比你好多少。

  梅秋玉一口气说出的这番话,使他如雷轰顶,他晃了晃脑袋,又用手抚摸了一下前额处撞的包。

  梅秋玉接着道,看你这个样子,我可算脸面丢尽了。快擦擦你的

  眼睛吧。

  这个雷雷还头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女生,又是如此亲切体贴,心里一软,嘴里却道,谢谢你,幸亏你搞了这出剧,一下子让我明白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