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四章自知者成(1/2)

加入书签

  吴为宋柔刚从南都回到家乡,就急忙约请阿乐一家聚会。阿乐阿芳与宋妈上午就来到吴为家,吴为宋柔开了门,热情想让,彼此寒暄一番,吴为又忙问阿辉怎么没来。阿芳道,有个同学要到家里。吴为笑道,这么快呀。宋柔看了看阿芳的表情,道,你也不问问是男生女生。阿芳道,孩子不让问,想问问一看他的脸色就不敢问了。不过,看出他喜气洋洋的样子,象他爸一样,心里有事藏不住,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宋柔看了看吴为,看他脸上洋溢着笑容,便道,你看把他乐的,八成这孩子是找到合适的了,等你们吃完饭回去就明白了。

  宋柔与阿芳去厨房忙着张罗饭菜,宋妈也要跟过去帮着打下手,也只好随着老人的意愿,吴为与阿乐却坐在书房里畅谈起来。不一会儿,宋柔用茶盘端过来沏好的两杯热茶放到写字台上,吴为道,大热天怎么还沏茶。阿乐道,热茶降体温,喝到肚子里就不热了。

  阿乐问道,儿子在那边怎么样?

  吴为道,从现在起,对孩子的事情才真正放下心了。

  阿乐奇怪道,难道过去一直不放心了?

  吴为道,孩子刚开始去时,工作压力大,收入又低,还总是出差,儿媳妇又不高兴。孩子就想跳槽,果然连续跳了两次,特别是最近这次,完成的跳跃很成功,找到了特别适合自己的工作,一个人的底薪就能覆盖房贷和生活费,实现了家庭财务状况的根本好转,我们去了孩子又张罗提高我们的生活品质,又说儿媳妇的钱就让她自己随意支配,说话的口气都变了。

  阿乐笑道,财大气粗。

  吴为笑道,我们看着高兴。他却给降温,说要保持低调。我对孩子是充满信心的。

  厨房里忙着的宋柔,却突然插嘴道,你有信心能代表孩子有信心啊。

  吴为道,我早就看出这孩子看事做事有个准头。中考那年,盲报报了实验中学,结果差了8分,刚好我的专家身份给加了20分,这孩子赶的机遇也好,就那年开始实行专家加分。又加了20分,第二年就降到5分了。他的成绩虽然勉强,估分却估的非常准,比实际得分只差3分,看起来还略微保守了些。高考也是如此,成绩勉强过了二表录取线8分,估分更准只差2分。当时我听他估出来分,就非常生气,怎么考的怎么低。他也是一脸忧愁的样子。我就拿着他的数学课本随意翻起来。一股火立刻就上来了,怎么课本上的习题竟然都没做。他却说,够用就行。我责怪道,你这样的分能够用吗?他又道。你告诉我读好金庸的作品比考出高分考到好大校都强。确实,我看他读过的金庸作品,他还特意在上面划上许多记号。

  阿乐问道,结果怎样?

  吴为道。志愿落空了,达不到申报学校的录取线,幸亏朋友帮忙找到另一所大学的校长。特招进去的。

  阿乐道,听你说,你儿子确实有准头,有许多同学考完试就吃了估分不准的大亏。

  吴为道,前年在南都过年,一家四口人年饭时,我儿子就说,他已经意识到,特别适合他他也特别乐意干的岗位就在前边等着他呢。我一听高兴道,有这种感觉就已经成功了。我过去还给这种现象起了个名称,叫感觉的精准性。吃完饭我们下去在,他想走复合式道路,是许多同龄人没有走的。

  阿乐问道,他说的复合式道路是什么意思?

  吴为道,英语、法律、会计、管理、证券,其实就是跨专业发展。

  阿乐道,这孩子的专业跨度可够大的。

  吴为道,果然跨越成功,先跳到南都证券,今年又刚刚跳到南发证券的总部,属于质量控制岗位,控制法律风险。我们去了和朋友们聚会,听熟悉行情的朋友说,南发证券是绝对的三甲,在全国能排到前三,想进南发的人多了,能进得去需要人行批准、省长批条子。

  宋柔又插话道,一听这话把他乐的,用手一个劲儿地抚摸着自己的儿子。朋友说,看,高有,后面那两条就没有了。人家还说,你要招聘,看到漂亮的也会招的。

  阿乐道,孩子发展的这么好,当然有你的功劳了。

  吴为道,我就管两条,一是思想引导,二是后勤保障。

  宋柔听了又不满道,你后勤保障啥了,那年高考前两个月,他去开家长会,突然想能为孩子做点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