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六章突如其来的考验(1/2)

加入书签

  阿枚与阿辉兴味浓浓地边吃边唠着,彷佛有了诉说不尽的话语,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整个下午。 看最新最全阿辉提醒道,现在已经5点了,你还要回家,我们也马上结束吧。

  阿枚却意犹未尽地说道,今天是我最快乐的一天,一定要尽兴,再说了,也要等你爸妈和姥姥回来见上一面再走不迟。

  阿辉听阿枚主动提出要见自己的老人,当然更加高兴。她脸上泛着红晕,越发显得光彩照人,兴奋地说道,再喝点,拿起红酒瓶一看,带来的两瓶红酒已经被两人喝光了。

  阿辉道,这洋酒劲儿大,本来就反劲儿,今天就喝这么多吧。说完要起身收拾。

  阿枚忙伸手拦道,别动,要不这样,等你妈回来,对呀,你妈他们几点到家啊?

  阿辉看了看表,道,应该快回来了。

  阿枚道,我带来的一些菜还没做呢,我再去做两个菜,把这些菜热一热,等他们回来,我敬你爸妈几杯酒再走。说完起身去了厨房,阿辉也跟着要走进去。

  阿枚笑道,我们两个挤到一起成了什么体统。阿辉也就不再勉强,回到桌上整理着饭菜。阿枚很快把菜做好了,阿芳他们也回来了,一进门,阿枚就微笑着叫道,姥姥阿姨叔叔回来了。说着话还急忙走到门口搀扶着姥姥做到餐台旁。

  他们一看到阿枚,立刻高兴地说道,姑娘来了。

  阿辉介绍道,这是我班的同学阿枚,她要来咱家热闹热闹,上午就来了,她一定要看看你们回来敬几杯酒再走。

  阿乐阿芳看出两人亲热的样子,也自然明白怎么回事了,又看这姑娘不但长得好又有礼貌。立刻露出喜欢的神态,微笑着问道,姑娘,吃好了吗?

  阿枚笑道,吃的很好,三位长辈也快洗洗手,坐下来一起吃吧。

  阿芳先走向卫生间去洗手。

  阿辉道,这些菜都是阿枚做的,她想让你们品尝她的厨艺呢。

  阿芳一听这话,边洗手边道。这孩子,同学来了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我也好好准备准备。她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掩饰不住喜悦地说道,这姑娘头一次来家也不外道,好,我就喜欢这样的年轻人。来吧,坐下一起吃吧。

  这时宋妈和阿乐也都洗好手围着餐台坐好了。阿枚急忙拿起带来的茅台酒,很熟练地拧开瓶盖。先端起宋妈的酒杯,边倒酒边说道,祝愿姥姥健康长寿!又分别给阿芳阿乐的杯里倒酒,边倒边说道。谢谢阿姨叔叔,培养出阿辉这样的好同学。说完又分别给阿辉和自己的酒杯里倒满了酒,然后用双手端着自己的酒杯,说道。我敬姥姥和阿姨叔叔一杯酒,先饮为敬,长辈们随意。然后举杯一饮而尽。

  阿乐阿芳一看茅台酒,已经猜出阿枚有些来历,又看她这样客气潇洒待人处事,没有丝毫的扭捏做作,心里惊奇,也纷纷热情响应说道,谢谢姑娘,也各自拿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阿枚依然站着微笑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告辞,请长辈们慢慢吃。说完就走到衣架处去拿自己的衣物。

  阿芳阿乐也不好再留人家,看阿辉没拿自己的衣物,急忙道,你也赶快穿上衣服去送姑娘回家。

  阿枚道,不了,大白天的,不必送了。再说了,因为我来已经耽误你们的团聚了。

  阿辉也已经穿好了衣服,笑道,还是我送你回家吧。

  阿辉微笑着与长辈们一一道别,然后拉开门摆摆手,都再见!

  三位长辈也都面露喜色高兴地说道,欢迎姑娘常来!

  两人走出去不远,阿枚道,也不知道你爸妈和姥姥会怎么看我。

  阿辉笑道,你还没看出来,他们从一进家门看到你,就高兴得一直连嘴都合不上了?

  阿枚撇撇嘴道,你在这方面真随了你爸妈,遇到喜事掩饰不住。又张口说出一个你,又马上打住了,她似乎觉得那样说有些不合适,说出来的话成了,你爸妈恐怕对我会有顾虑的。

  其实,阿辉也注意到了,爸妈坐在饭桌旁,看到阿枚拿起茅台酒,脸色露出明显变化,大概看了阿枚的容貌又看出她的做派,虽然不会知道她的确切身份,总会猜出个大概。想到这里,阿辉道,有顾虑其实很正常,我也在想,我们之间说不上会遇到些什么问题呢。

  阿枚道,这样的事我自己能做主,你放心。又是一句你放心。

  可是,阿辉深知两人之间存在的差距,他的自信完全取决于阿枚的态度。阿枚也在想,出来一个大整天,回到家中是不是需要向透露点什么,也好让爸妈有个心理准备。虽然经过了足够长时间的铺垫,可一天之内两人的精神生活就发生了这样巨大的改变,许多观念性的东西还没有来得及经过沉淀消化,连作为当事人的他们自己,也有些感到缺乏底气,一切来的太快了。两个人也似乎意识到即将各自面对自己的家长,回到现实,显得有些孤弱,两个人坐上公交车默默无语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思,失去了嬉笑的兴致。车很快到了花园街市委市政府家属大院门前的站点,下车后两人心事重重地分了手。

  阿枚一改往日欢快的样子,低着头默默地向家中走去,当她走上楼梯走近家门口时,就听到家里热闹的人语声,立即打起精神恢复了往日的神态。她一打开门,听到厅里的人正在亲热地议论着似乎与自己有关的话题,她先看到侧面分别坐在一对单人沙发上的爸爸妈妈,习惯性地打了声招呼,爸爸妈妈晚上好!又礼貌地问道,来客人了?

  赵枚马上站起来,指着对面长沙发上坐在靠门一边的一中年女士道,这是市人事局的局长张阿姨,她点头微笑道,阿姨好!赵枚又指着坐在长沙发上靠里一侧的中年男士道,这是市政府副秘书长李叔叔。她同样微笑着点点头,叔叔好!

  阿枚注意到。就在妈妈向她介绍来客时,那位看上去显得特别精神干练的女士一直在微笑着仔细上下端详着自己,似乎连礼貌地回应自己都忘记了,看着自己的目光竟然渐渐地由微笑变成了爱惜的眼神,好像看不够自己似的。她微笑着马上走近前拿起茶几上茶盘里的茶壶,给中年女士面前的茶杯续水道,阿姨请喝茶。那女士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两眼简直挂到了她的身上。她又走到那位男士面前续水,微笑道,叔叔请喝茶。然后转身到对面的父母这边分别续上茶水,感觉茶壶变轻了,又走到热水器处续完水,又转身回来把茶壶放到茶几上。

  她刚放好茶壶,就听那位一直目不转睛地盯视着自己的女士用手招呼道,来,看到她走近身边又用手拉着她的手道,坐在阿姨这里,说完自己向沙发中间挪了挪。让阿枚坐在自己身边,喜欢得不得了的样子,欢喜地说道,让阿姨好好看看你。其他三人彷佛在看着她们两人的表演。只是微笑着一言不语。

  赵枚先打破了沉默,说道,阿枚,张阿姨非常喜欢你。你也看出来了吧,她就是特意来看你的。

  只见这位张阿姨不客气地摆摆手道,不用你说。我会说的。然后带着非常欢喜的神情望着阿枚道,我在大院里一眼看到你时,就惊奇地问身边的人,说这姑娘长得太美了,简直是仙女下凡。有人介绍,说是王畅的女儿,我说,这个王畅夫妻可真有福气,竟然生养了这么个美若天仙的姑娘,把我爱惜得不得了,我就急着让小刘秘书长打听你,又让教育局的刘志问你们学校的老何,对你也是赞不绝口,简直把你说成了天才。说着话又像看不够似地边抚摸着她边带着审视的眼神仔细察看着她。

  别看阿枚年纪小,却是一个心机同样早熟的人,她大概已经猜出了对方来意。现在校园里恋爱成风,甚至下移到初中小学,连幼儿园都曝出了男童女童相戏的新闻,自己班级里的一些同学不就提出恋爱要趁早,敏感的家长为了孩子的未来也会提前物色对象,想为孩子一生掌好舵、把好关,就是做事急了些,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这个张阿姨,看上去极有身份的人,再看连同自己父亲的其他三人,也应该是有身份的人了,都对她奉承着,只怕她的男人是更大的官了。看她坐在这里简直是颐指气使,粗暴地打断妈妈的话,又指名道姓地称呼着秘书长局长的,她不由得心生强烈的反感,对她的喜欢劲儿没有做出应有的热情回应。

  旁边坐着一直在等待机会挑明主题的李秘书长,看着阿枚笑道,你那么聪明,一定会猜到张局长的意思吧,她相中你了,她家公子正在名牌大学读大一,我们来之前,先问了你爸爸,又问了你们学校的何校长,他也帮助了解了,都说你还没有处朋友。张局长特别看重你,简直比工作上的事情看得还要重要,她也同她的公子打了招呼,征求了意见。今天过来,就想看看你的态度。房间里的气氛随着他的话语渐渐地肃静下来,目光也都集中到她这里,张局长也停止了对她的抚摸,坐直了上身,展现着威严的气质。

  阿枚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面对这样的场面。她原以为来的客人看看她也就会告辞的,很显然,这个李秘书长看出张局长的意思,当场表达来意。自己怎么办?说自己没有任何思想准备,需要想一想,同爸爸妈妈唠唠?如果这样回答,万一爸爸妈妈当场表态非常满意就把爸爸妈妈也装进来了,让爸爸妈妈陷入被动。说自己目前还无心处理此事,等高考过后再说,人家会说,先有个意向,象预约一样,自己就不好再说什么了。阿辉刚刚与她分别时给她留下的忧虑神情在脑海中倏忽一闪,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他啊。又是万分的庆幸。她有了刚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