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四章 拼女(1/2)

加入书签

  那年穆丹因家境贫寒错过了报考艺校机会,愁绪便一直笼罩着她的心田。初秋的一个礼拜天下午,她站在马路边,看着眼前随风飘零的秋叶,一片接着一片,想象着这是生活在为她哭泣么?忽然有一种想要伸手抓住一片落叶的,于是慢慢地伸出手去,一片秋叶飘落到手掌上。她仔细端详着这片秋叶,现秋叶曾经被撕裂过,那疤痕还清晰地留在叶片上。一阵清风吹醒了她,自己不与它的处境相同吗?可它却顽强的生长在树上,直到秋风把它吹落。树,有根有叶,虽然相隔却始终血肉相连。根不断向叶输送营养,使叶茁壮成长,叶高高挂起一片生气盎然,总有一天要落到地上作为根的养料,回馈反哺根的养育之恩。家境如此,自己却总是患得患失,看着周围有着幸福家庭的同学,一味感受着家庭太多不幸的压抑。忽然醒悟到,自己应该振作起来,给太多不幸的父母带来希望,为自己一生,也更要为这个家承担点什么,而且要马上。穆丹想到父母恐怕等不到自己毕业找到工作赚钱的时刻,心情变得越焦急起来,心里狠地想,眼下如果有什么能换来父母健康的机会,即便舍弃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辞。古时不就有卖身救母的故事,如同即将走向战场的热血男儿,她的精神变得慷慨激昂起来。

  随着她的精神一振,脑海中闪现出一片光明,一种意想不到的心理效果出现了,多年来一直压在她心头的浓重雾霾忽然被驱散了,体验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感。结束苦难的办法竟然如此简单,不去想它,不要让苦难占据你的头脑,自己能做什么就做什么,把自己的思想集中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上来。而且一定要把事情做好,虽然她还不知自己能做什么,做好的标准是什么。这未尝不是当前实现自我解救的最好办法。父母的苦难不能在自己身上继续延续,解救父母要先从解救自己开始。她一下子神奇地感觉到自己彷佛被注入了一种鲜活的生命力。变得意气风起来,原本就非常美丽的她又熔铸进了新的气质,如同含苞待放的牡丹就要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实验中学只是教育专家们尝试各种教育理念教育方法的地方,却从未有过谁想过,学子们涌现出的改变命运的想法,也可以进行自由的试验尝试。

  穆丹先是在学校周围的饭店洗碗刷盘子,第一个月的工钱拿回家,成了杯水车薪,癌症就是吞噬金钱的魔鬼,何况面对的是两个癌患。她经过的歌厅有招聘歌女的广告。按歌论价,有报考艺校资质的她,又走进歌厅当歌女陪舞,同行姐妹都夸她简直是仙女下凡,卖嗓子劳动腿脚白瞎了她这身材料。经过姐妹们引荐,她走进了会所成为推油女,直到面对金钱做出令人尴尬残酷的抉择。

  一次意外的令她心里添堵的现,帮助她做出了决定。

  她回到家中,父母看到前来探病的亲人熟人老同事,总是会不厌其烦地向对方倾诉一番病痛苦楚包括女儿的苦苦支撑,倾诉是饶有兴致的。引来倾听者的啧啧同情。她从父母的倾诉中现有一种很深的恋苦情结。她一下子联想到吴为曾经讲的中国文学的苦难情结,甚至想到文化苦旅,这样的苦情依恋,还能激起摆脱苦难的努力吗?忽然,她涌出一种害怕的感觉,自己深陷苦难深渊的那种恐惧感。随即萌出强烈的摆脱愿望。

  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最终,面对魔鬼的穆丹想到了只能祭起上帝赐予女性的法宝。她也继承了她老父的幽默天性,自我解嘲地想象,实验中学。就应该成为实验各种美好想法的场所。果然,上帝赐予女性的那些潜质,在她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施展,她的经历使她渐渐认识到女人的资本,年轻漂亮就是资本,女人的价值,滋润男人开心,从男人望着自己的渴求眼神中,看出男人特别喜欢在自己喜欢的女人身上花钱,可是,赚钱也需要勇气,在与男性的接触中使她渐渐充满自信,令她觉得好奇好玩,有了崭新的自我现,自己的手感又特别地好,仿佛是天生的推油女,体验到另样的乐趣。她想象着,社会上视为丑陋、下流、低级、不光彩的所在,竟然会有阳光灿烂的生验。她在技艺上下功夫,虚心向先入道的姐妹求教,与客人交朋友,自觉多了层积极意义,打开了新天地,把推油与心理健康结合起来,把事情做好终于有了目标寄托和正当理由,消解了羞耻心,唤起了救父救母的新希望。她听到有些姐妹闲谈,既然清白难保,被人骗不如卖给识货人,放下顾虑会赚更多钱,开辟新的赚钱道,为别人服务自己舒服得到快乐成就感。她呢,则把贞洁看做是降服魔鬼的神器。起初是家境如此也顾不得太多了,渐渐的实现了自悟升华,她看到那些男人望着她色迷迷的眼神,脑海中莫名其妙地浮现出父母渴望求助的眼神,生了救助之心,一种高尚的感觉洗刷掉了脑海中曾经有过的各种肮脏恐惧念头,也使她获得了一种精神上的免疫力。只要经过她一打理,那些男人个个变得适意安然祥和,也彷佛经受了一番洗礼。凡是第一眼看到她姿容的,无不感到惊讶,说这样美貌的女子怎么会来到这样的地方,坦言与她交往有亵渎神灵的感觉。当场对她掷金如土的,也有对她许诺给房给车的,更有慷慨赠与金卡的,却一概被她谢绝了,她只是按照标准收费,越得到男人们的喜爱。她想让世界上的男人回归本相,她却意识到自己的想法虽好,以自己的娇弱之躯去实践能救得了几人。

  当穆丹在自救救父救母救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之际,学校以强势介入了。学校的介入,源自于一封不知出于何人之手的举报信,放在了何校长的办公桌上。何校长看了后不由得勃然大怒,自己的学校竟然会出了一个如此败坏风纪的女生,令自己颜面无光,给学校涂黑。她的家长怎么会如此纵容自己的女儿,又想到这样的学生又在阿枚的班,想到阿枚肯定会知情,又想到阿枚的隐瞒不举。马上叫人喊来阿枚。

  从阿枚认识何校长以后,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怒相,他先指着放在桌上的那封举报信道,你看看吧。

  阿枚拿起信粗略浏览了一下,心里也不由得一惊,这个穆丹走得也的确太远了,脸上露出自责惋惜痛恨的复杂表情。

  何校长恨恨地道,你去把她叫来,我要亲口告诉她,学校决定开除她。

  一瞬间。阿枚的思绪也彷佛被激活了。

  她冲口而出道,这样对待穆丹也太不公道了。

  什么?何校长吃惊地问道。难道这里真有什么隐情。

  此时的阿枚已经平静下来,她认为也不必陈述太多的理由。

  于是,她把穆丹的家境简要说了,父母双双下岗。现在又是双双身患癌症,医药费没有着落,想交医保不仅延期享受,就是医保缴费也拿不起了,穆丹也是事逼无奈。

  何校长听着阿枚的陈述,神色生了变化,渐渐变得严肃庄重起来。

  他带着责问的口气打断阿枚道。她这样的家境为什么不早报告?

  阿枚道,我早就向学校有关部门反映了,面对她这样的家境也感觉无奈,又说这样的同学还有很多,就是救济也解决不了问题,并建议我向媒体反映。我也分别给报社电视台写信打电话反映她的家境。对方答复说,现在正处于维稳敏感期不便触及涉及下岗职工又患绝症这类题材。

  接下来,阿枚又把穆丹拼女的想法说了。

  何校长听了,沉思了片刻,说道。这么说,她还是救父救母的义女了,但看这封信她却贪恋温柔之乡难于自拔,自己成了需要解救的人了。

  阿枚从何校长口气的变化看出新的希望,她争取道,我的想法提出来不知是否合适。

  说说看。何校长道。

  阿枚道,我找穆丹谈谈,让她主动退出,至于家庭困难我再想办法。

  何校长叹道,也只好试一试了。突然,他灵机一动道,听说现在政府有以捐抵税政策,我马上问问有关方面。说完,他就拿起电话拨过去,与接听的人寒暄了几句后直奔主题,却听对方答复道,政策是有,但实施太困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