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八章精神皈依下(1/2)

加入书签

  齐先声领着太太回到家乡,吴为提前约好周末十几位老友相聚,

  吴为特意在刚开张不久的农家院早早订了一间大包。 看最新最全这天上午,吴为约特喜欢打扑克的贺飞夫妻来家里陪着齐先声打红a。

  吴为刚放下电话,宋柔问道,让他们几点来?

  吴为道,午后一点。

  宋柔埋怨道,时间太短了,四点多就去饭店,那个时候来能玩多一会儿?吴为忙又再打电话改时间。

  贺飞接听笑了,吃完就去。结果还是等到午后2点才到。

  吴为看到他和媳妇来了,笑道,还是来晚了。

  贺飞道,昨晚陪客人陪到半夜,中午睡了一觉,醒来一看快到点了,忙打车来了。

  吴为笑道,你嫂子一天睡两觉。

  贺飞笑道,怎么象小孩子?

  吴为道,她的运动量太大了,每天清晨四点起床就去公园跳舞唱歌,晚上还去公园跳舞,八点多才能回家。

  贺飞惊讶道,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吃饭?

  吴为笑道,不回家怎么睡觉?

  吴为又道,早上我们两个去早市买菜我就回来做饭,她去跳舞唱歌,回来吃现成的,吃完了就喊累,然后睡一觉,醒了吃点时鲜水果,就快到中午了,我又把饭准备好了,吃完上网打麻将,打累了再躺下睡一觉,又快到吃晚饭时间了,饭后收拾完再去公园。

  贺飞笑道,一天忙的挺紧凑。

  吴为道,有时来了精神头,打电话约人打麻将,凑不上人,就上网打。

  这时,齐先声到了。宋柔问道,太太怎么没来?

  齐先声道。她妈妈不让来,晚饭时再来。

  贺飞道,怎么叫太太?

  宋柔笑道,我们那年去南都,看到齐先声称呼他爱人太太,我们听了好笑,他说,这地方都这么叫。在咱们这里,太太可差四辈呢,是奶奶的公婆。

  吴为道。五个人打红a,我负责记分,要看输赢,比赛胜负,边玩边吃些时鲜水果。

  齐先声道,家乡的水果特别好吃,回来这段时间都吃胖了。

  宋柔冲着吴为道,他就喜欢吃柿子,这段时间又吃起开心果了。也不知听谁说的,年岁大的人吃点干果类的好,自己晚上喝劲酒,也是不知听谁说的。是补酒。现在还添脾气了,哪件事哪句话不对他心思了,会生气发火了。

  贺飞道,到更年期了。注意别呛着他,成了他的出气筒。

  吴为道,我没有更年期。就是有了也会在一瞬间就过去了。

  贺飞道,哪有那么神奇,更年期谁都有,只不过发生的早晚、经过的时间长短不同而已。

  吴为笑道,就怕更年期提前了,来了又不走。又冲着宋柔道,你看她,也是挺平稳就过来了,是我照顾的好。

  宋柔道,说说就没正经的。

  打红a因为记分看输赢,几个人打的格外有了兴致,不时要看看自己的得分。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

  吴为开杯道,今天借齐先声回来的机会,是陈年老酒,老友相聚,要尽心尽兴尽情地欢聚一番。他又逐个数落一番几个人先后离开学校的时间,然后道,如今社会,不要说分别了二十年,就是一年、两年,甚至几个月,分别时间拉长感情渐渐疏淡,赶上势利心强的,转身就忘了。象齐先声他们对我们,不管分别多长时间,却常见常新,就象这陈年老酒,越陈越香,老友相处,越处越有味道。一桌人听了这话都笑了,纷纷赞道,说的好。

  丰云道,每次看到吴大哥感到格外亲。

  关景涛道,现在职场上象大哥这样的领导、同事、兄长再也遇不到了。又看了看一桌人,哼道,绝种了。

  宋柔道,他这个人不经夸。

  贺飞问道,吴老师现在思考什么呢?

  宋柔笑道,天天琢磨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贺飞道,社会需要有象吴老师这样经常思考问题的人。

  吴为道,我在思考人的精神皈依,其实,想透了,随时随地都是人的精神皈依所在,只是人很难把这个随时随地当做皈依的所在,反而去刻意求另外的安稳的所在,那个刻意求的安稳所在,求来求去却寻不着,感觉终于找到了,事到眼前才知是虚幻。

  宋柔道,谁有你那本事,到哪儿都行,去哪儿都适应。这次去南都,儿子说,新房子下来了,今年过春节去他那过。你们猜,他怎么说?他对孩子说,不管在哪儿,只要跟你在一起就行。

  大家听了哄笑起来。

  关景涛想了想笑道,只要跟你在一起,这句话堪称经典,是啊,人到老年,的确跟儿子在一起就行。

  吴为笑道,我和她南来北往地走来走去,我对她说,火车上宾馆里步行的路上,山水园林,我们两个随时随地都是家啊,还非要哪个固定的住所呀。

  关景涛笑道,前些年单位有个,你有空同他唠唠。一天,大哥在楼下门厅里碰到那位了一句话,人死不过是回归大自然。那位道,太对了,以后该吃的吃该喝的。

  贺飞感慨道,老师讲的是境界,我们缺少的就是这个境界。

  宋柔道,别光唠啊,唠起这样的话题他没完没了,耽误大家吃喝。大家先吃几口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