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五章 发现疑点(1/2)

加入书签

  昨天半夜走出病房的陈旺,已经在开始为自己二次返回现场感到后悔,梳理受害人刚才的问话,她似乎已经在怀疑自己,一定是现了自己留下的什么痕迹,不然她的精神怎么那么快就能复原。于是又为自己竟然还会来病房看望她更加后悔莫及,岂不等于自投罗网。他刚才赶往医院的路上,还在为自己的二次返回成功地创造了与她进一步接触的机会兴奋不已,走进病房看到难掩忧伤病容的她,想象着肆意抚摸她的景象,淫心变得炽烈难耐,又看到医院竟然给她安排了单间,简直有些欣喜若狂了。就在他对她施暴的过程中,触摸到她那凉爽滑润如脂的肌肤,使他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强烈快感,是前几起接触其他女人所没有的感觉,那一瞬间让他产生了强烈的迷恋,他没想到接触女人的肌肤会使自己如此迷恋。就在他迟疑的那一瞬间,心生惜香怜玉之念,结果让她反击突袭得手,抓挠到了自己的脸部,现在依然隐隐作痛,又感觉她在自己身下挣扎时从自己衣服上似乎撕扯下了什么东西,说不上此刻就在她的手里。所幸的是,当时缠在她伤口上的衬衣,恐怕早已经送进垃圾处理厂了。

  陈旺想到这里,痛恨起自己心太软下手不狠,一念之间铸成大错。他意识到不好,需要尽快采取灭花行动。刚才他还沉溺于幻想中,庆幸自己获得了同她进一步接近的机会,寻机下手,可以从她那里重复获得那种强烈的体验,得手后再逃之夭夭,心里想象着得此一女抵得上百女,然后就此洗手不干。他依然在品味着触摸到受害人给自己带来的那种非常舒服的感觉,似乎在哪儿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一时沉浸在美好的追忆之中。

  灯光下,陈旺看到大街两旁随处可看到的南都字样。幼时一次模糊的南都之行记忆忽然变得异常清晰起来。他想起在他5岁时的夏日,爸爸妈妈领着他到南都游玩,乘地铁时他倚靠着坐在座椅上的爸爸妈妈身边。他留意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好漂亮的穿裙子阿姨,眼睛便入神地盯着那个阿姨裸露着的白净大腿。地铁列车刚刚经过一站又涌上来一群人。把那个漂亮阿姨恰好挤到自己身边,他就禁不住地伸出自己胖乎乎的小手抚摸起阿姨的大腿,感觉好舒服。他爸爸看到后,还拍打着他的小手不让摸。那个阿姨却咯咯咯地笑道,一个小孩子就让他摸吧。他尽情地抚摸着,甚至搂抱起阿姨的大腿抚摸起来,后来还把自己的小脸贴到阿姨的大腿上蹭来蹭去,感到特别凉爽柔滑。身边的阿姨叔叔们看着他的举动还纷纷笑道,这么小的孩子就有了这样的心思,这孩子长大后艳福不浅。说不上会迷上哪个女人啊,长大后就照这个样子找媳妇啊,引起乘客一片哄笑声。后来,妈妈还经常得意地向来家里的客人们说笑着讲述这个故事。为什么自己竟然会遇到受害人那样的女子,这次的南都之行。说不上就会成为自己的圆梦之举呢。可是,现在自己的计划却全部被打乱了,必须尽快找到她手里可能掌握的物证再下手,他深知如今的警方破案能力太强大了,任何一丝一毫的踪迹一旦被警方注意到,就有可能揪住不放渐渐形成证据链,绝对不能给警方留下自己的任何把柄。而且。可怕的物证一定就在病房里。

  陈旺的注意力立刻又被集中到寻找可能存在的物证上了。他现在庆幸的是,他在f大所学的有关痕迹管理专业的知识和化学医学方面的知识,帮助他成功地消除了在几个校园里连续作案的痕迹。警方遍布各个角落的天眼工程,在他的视野中如同瞎眼盲眼,他能非常准确地躲过天眼或者令天眼变盲。他甚至用不着事先察看就知道天眼的准确位置。现在他想在医院内部行凶作案,里面密集配备的探头还是很让他伤脑筋。可面对受害人手中可能已经掌握的致命物证,也只有冒险一搏,他甚至设计好了行动方案,明天一早就利用还可以随便进出她病房的方便条件,进入房间后趁没有其他人在时。想办法让她喝下会令她失去记忆力的迷幻药物。不过,为了不留下哪怕是一滴痕迹,在与已经失忆的她生关系时,尽可能控制住自己就是了。想到此处,他还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只好委屈自己了。他想第二天一早就去实施这个一举数得的绝妙计划。

  陈旺回到宾馆躺在床上,却被对受害人的想入非非搞得难以平静入睡,于是又穿上衣服走出宾馆,来到事先已经选择好的一个医学院的女生宿舍。他悄悄绕到僻静的一面,攀爬到三楼轻松撬开纱窗进入室内。此时已经是凌晨,他尽可能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出声响,里面四位正在昏睡的女生还是被他的轻微喘息声惊醒了,他用了平时训练的几十种腔调中的一种最为恐怖的声音道,谁出声我先杀了谁。女生们都明白在这样的时刻谁先反抗谁先遭黑手,很自然都选择了静默。他深知从众心理,在来的路上,已经作出判断,四个女生在同一房间里的同一时间先后遭到性侵,在没有他人现的状态下,肯定不会选择集体报警,如果她们选择集体报警,不如选择集体反抗。也不会有任何女生去单独报警,这样她会严重伤害其他三个室友。除非她们之间爆了非常严重的内讧,才有可能把她们同时遭到性侵的秘密曝光。到了那时,即便警方受理了此案,他恐怕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认为,在看起来最危险的地方,反而会最安全。所以,他这次行动,是他实施猎花计划以来,最为放心也是他最为淋漓尽致疯狂挥洒的行动。他很从容地一一进行了施暴。随后,他带着满足的心情轻轻地跃窗而出,返回宾馆迷糊了一会儿。他感觉虽然只是非常短暂的一刻,等他醒来已经是早9时了,他大吃一惊,早上想实施的计划已经无法实现了。他再次为自己对女性的过度贪婪感到后悔不已。他马上起床简单洗漱一番。走进宾馆餐厅用了早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