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六章 冤家路窄(1/2)

加入书签

  叶芳,s市警察学院特警专业毕业。叶芳是出了名的校花,一路上追逐她的男生几乎可以编成一个连,她却惟独选中了同学李侠,她看中李侠的人品学品,她知道自己漂亮,要找个靠得住有本领的男人,这样才能让自己有安全感。李侠也极其痛恨叶芳所说的那些小男人的行为,耻与为伍,可这样的小男人哪里都有啊。他在上学时遇到这样的小男人,感念同窗之谊,不时借机开导一番,遇有口角相争的场面,免不了劝导说和,从不火上浇油,偏袒任何一方。一个寝室四个男生,有的室友主张平摊饮水费,因为喝多喝少引起争执,他开导的方式是算了一笔账,十天一桶水,每桶十元,一个月三桶,去掉假期每年三十桶,大学四年120桶,总共1200元。他说,有人说细节决定成败,在我们的生活里是细节引争执,因为水费在喝多喝少上还引起争执,也太过小气了,一算大账不就稀释掉了,你们细算算,四年时间下来能差多少钱,弄得兄弟间不和,把四年相处的情谊都计较没了,甚至成了细节决定生死。经过他这么调节,室友们尽弃前嫌,不在小事上计较。他有针对性地道,因为打牌作弊,就说人家人品太差,无限上纲,有些过于夸大了,顶多算做人有瑕疵,你说人家人品太差,有辱人格,人家就容易积怨,小事被放大了。睡觉打呼噜,又不是有意的,怨谁?只能怨我们自己钱少,有钱自己去租单间啊,去外边住宾馆,想听呼噜只能听自己的,听惯了呼噜突然静下来兴许会寂寞呢,你就把呼噜当成催眠曲,听不到了反而会睡不着了。

  他对同事们很感慨地说道。近年来校园生的一些凶杀案,有些确实是由小事酿成的杀身之祸。其实,引争执的那些不良习气、癖好,我们身上也有。只是成分多少、强弱程度有别,关键看我们自己怎么对待。许多人的确有毛病,却怎么能下死手去伤害呢,罪大恶极才能枪毙。要杀也要杀那些该杀必杀杀了都十恶不赦之人。

  话说出现场的侦察员马上向主管局长作了汇报。适逢司法反腐力度正在加大,冤假错案不断曝光,使领导们接案后审判格外慎重。主管局长一听案情,就排除了陈旺作案的可能,哪有凶犯刚作案又跑回现场参与救治被害人的。当晚也没有在受害人的病房里采取布控防范二次伤害的措施。主管局长提出,现在办案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要继续到现场去采集取证。一定要拿出铁证,如果没有铁证就对陈旺采取抓捕行动,万一抓错了,本来是见义勇为的好人,却被我们当成第一嫌疑犯。岂不成了政治问题,让媒体知道了一曝光,社会影响也太坏了。宁可放走十个罪犯,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这个理念可是太富有人文精神了。侦察员们一听,虽然有疑问,又觉得领导说的有道理,也都觉得这个案件太离奇了。

  此刻娇妹心中的谜团却越来越重。她手里掌握着陈旺就是罪犯的铁证。可令她不解的是,他为什么逃走了又跑回来救治自己,难道是一时冲动悔悟了,再说了,他来病房看望自己已经两次了,似乎不象要二次加害自己。她不敢想象。罪犯怎么会跟到医院企图对自己实施二次伤害。她急切地想抓住罪犯,可又不想冤枉好人。她虽然受到伤害,却不想因此耽误了陈旺一生的前途。她莫名其妙地期待着陈旺对她忏悔,虽然不能因此而饶恕,可那终究是另外一回事了。现在的年轻人个性强容易冲动。一失足成千古恨。有些人是好心,愿意把人往好处想,娇妹就属于这样的人。不然,她怎么还能与恶意侵害她的仇人安然相处呢。她自己难以解释这个心中的谜团,也许陈旺的二次返回参与了对她的紧急救治,救了她一命,多少削弱了对他的恐惧和仇恨。现在的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我们现在只好按照当事人的心理逻辑描述下去。当她面对前来取证的侦察员时,如实供述了受到伤害的整个过程,却隐瞒了至关重要的细节,更没有把手里掌握的铁证拿出来。她想象着陈旺面向自己痛哭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