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与土地结缘的吴劳模(1/2)

加入书签

  早在南方闹红、中原混战之际,稍显平静的东北松嫩平原,一个散散落落几十户人家的小村落里,有个独生子叫吴老幺,长得呆头呆脑的样子,本应受到爱,不幸的是出生不久父亲疯了。在吴老幺11岁时,疯爹又不幸去世,留下了孤儿寡母。不幸的故事开端,继续叙述下去会有无数种可能,只是因为吴老幺弱子不弱性情的形成,决定了我们故事的叙述路线。少年丧父的吴老幺,人生第一大不幸,极有可能形成懦弱性情,又很容易经受不着世态摧残而夭亡。吴老幺的父亲是城里的画匠,是爷爷看父亲自幼聪颖送到城里学画画,父亲天生灵性又勤奋学习,画得一手好画,渐渐有了名声,有望成为一代画师。在吴老幺的父母成亲时,是爷爷亲手做的一个柜子、两个木箱子和一对匣子,还有一个小巧玲珑的梳妆匣正面刻着双喜字,柜门与箱子上配有铜锁,上配有铜锁,很是讲究,家底说得过去。只是吴老幺的母亲想家常流泪,后来家就搬到了娘家所在的大榆树村。

  大榆树村,东西北三面被榆树林环绕,南面是一片一望无际开阔的沼泽地,水草茂盛。从村北面远远望去,村子被一片浓密的榆树林包裹着,村子的东北方向不远处又有好大一片又浓又密又高又粗壮又老迈的榆树林,看上去那些歪歪扭扭的老榆树有几百岁了,从林边向里看黑森森的,里面的老树用锯伐会出血的传说,使人听了毛骨惊秫,单个成年人是不敢贸然走进那片树林的。这便是大榆树村的由来也象征着它的久远。向东不远是好大一片开阔的清洁水面,是一条内陆无根河在这里形成的,水面一直由东向南铺展开去。水大时是无边无际的汪洋,水小时形成沼泽地带,长有茂密的芦苇、水葱、葛蒲和杂草,从没有枯竭过。鱼鸟资源丰富。村的西面和北面是平原岗地,长着大片大片的牛羊特别喜欢吃的碱草和杂草,浩如云霞的黄花菜、蓝色的马兰花、粉红色的芍药花、牵牛花、百合花等万紫千红,相映成辉,组成一幅绚丽的图画。小满过后,各种飞鸟成群而至,雨燕、喜鹊、乌鸦、百灵、家雀、画眉,此伏彼起,鸣叫婉转动听,更有丹顶鹤、白天鹅、大雁、苍鹰、野鸡、灰鹤等大型珍禽不时一群群飞过天空,有时甚至铺天盖地。草地上放牧着一群又一群的羊群牛群。云彩如同一朵朵洁白的棉絮在湛蓝的天空飘浮。大榆树村是那一带很富饶也很有名气的村落。

  吴老幺的父母初来大榆树村,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只好住在舅爷家。吴老幺的父亲没干过农活,不会干不愿干又干不好,做起来憋气又窝火,面对一片沃土无能为力、一筹莫展,对媳妇渐生怨恨,积久成病,就在吴老幺出生那一年疯了,发病时薅着媳妇的头发打,醒过来又哭,发病时不打人就乱跑,冬天脚都冻坏了,肉烂掉了露出骨头。家境衰落。吴老幺的母亲愧悔自己坑害了丈夫,竭尽心力地呵护,却难以阻挡不幸命运的降临。丈夫去世后公公公婆要把孙子接走抚养,怜子的年轻寡母发誓母子相依为命,终生不改嫁要把独苗养大成人。

  怜子的母爱疗治了吴老幺的丧父之痛,他渐渐养成少言寡语却弱子不弱的刚强性情。吴老幺这个姓名有点来历。人类之初的姓氏本是捏造,人名靠想象,吴,可以理解成无,也可以理解成什么都有。老幺,预示着会成为劳动的模范,学习的榜样。有个叫沙涛的年轻人,水中救人光荣牺牲,有人看着墓碑上的名字说,去掉三点水念什么,谁听到这个故事都会不由得吸口冷气,惊讶道,少寿。为姓和名的组合竟然如此机巧藏着人的命运感到惊叹。吴老幺这个名字,就是代表那个年代出生的人。当然了,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也有很多种类型,我写小说选择写无边的乐土,就选择把吴老幺这类人当做主人公来描写,有为他这样的人立传的味道,他是普通人,普通得千千万万,象大地上生长着花草一样,可我喜欢那从浑厚中散发出的土腥味,朴素里含有的亲切,不时的回忆就会诱发起深度的情感依恋,恨时光不能倒流,只能模糊地想象先辈的身影。如果他是一种好勇斗狠的性情,极有可能会作为将军的形象去塑造描写,那就成了军事题材的小说。

  象吴老幺这样显得木讷的性情与土地特别投缘,人常年同土地打交道,性情也渐渐地随了土地,土地不会说话,也无需同它说什么,只要你能了解它的性情顺从它的性情去做,它就能够生长出你所需要的东西,与土地打交道要舍得力气,也说不清是土地迎合了吴老幺的性情还是他从土地那里感知了土地的灵性铸就了他的性情,连同使用的牲畜农具种子也不会说话,他原本的性情加上他的理解越发土化了,土地化作他的性情变得少说多做不说只做,土地成了他的寄托,开启了他的悟性,使他充满了自信,人只要不亏待土地,土地就不会亏待人,多一份力气多一份收成,好年成不如好力气,使他在侍弄庄稼时最舍得费心思花力气,看到庄稼的长势收成,不善言谈的他乐在心里,生活渐渐有了起色,母亲的脸上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在村人中赢得了声望。土地是浩荡无边的,更是浑厚无比的,是财富的宝藏,他从土地那里获得的知识和灵性,土地也给予了他丰厚的回报,成就了他的一生一世。

  吴老幺,祖籍山东济宁,祖上遭遇官祸全家问斩,两个儿子为避祸远逃关东,吴老幺就是其中一支的后裔,另一支跑丢了,不然我们的故事还要分出枝杈。山东与关东怎么会连成线,远祖会不会听孔孟讲过学,这样的想象其实也不离谱,说不准还是春秋战国哪位名人之后呢,就像中国人共有同一个祖先伏羲,有两个儿子成了后来的黄炎二帝发展成两大部落,兄弟之间失和打打杀杀,留下子孙也是继承了这一传统,也许后来国共内战继承了先祖遗风,说不上国共分别是黄炎两位的后裔,只是不敢确定谁是谁的后裔。再想象全地球人在非洲有一个共同的始祖,为什么分出细数不尽的敌对阵营,想想现在一奶同胞兄弟形同陌路生人亲子之间刀兵相见也就不稀奇了。

  道德产生于伦理,连宗教也何尝不与伦理有关,象圣父圣子就是从父子伦理中衍生出来的,把神人关系比喻成父子关系人们就好理解了,说明先有父子关系后有圣父圣子的关系,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