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一章再度出手(1/2)

加入书签

  李侠在南都成功智擒不久,秋季来临。---一天,他赶赴外地出差,中午刚下飞机,接到嫩水市公安局长亲自打来的电话,要求他火速赶回嫩水,有紧急任务。李侠乘坐当晚的班机赶回嫩水。他一下飞机就被接到案发现场,在富饶县河边镇土围子村,他看到了亲自坐镇指挥的副市长兼市局局长马道成。马局长也没有客套寒暄,马上告知为什么通知他火急赶回来,考虑他是邻村大榆树村出生,对这里的地形地貌熟悉,这些年在案情分析方面又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经验,听说受害人又是他的同学。然后对他讲述了案情的大概。案件发生在土围子村,时间就在当日凌晨4点,又是连续作案,案犯是前一天凌晨来到这家,对母女孙三代实施性侵,当时对母亲梅媛来不及施暴逃跑,不料却在今晨二次返回作案,杀害了梅媛的丈夫宏志,对梅媛母女孙三人先奸后杀,然后逃之夭夭。李侠一听案情,脑海中顿时闪现出梅媛母女的形象。他和梅媛的女儿宏媛从河边镇小学一直到富饶县重点中学一直都是同学,后来他考上警官学院特警专业,宏媛却只考上师专,毕业后他父亲通过关系安排到县一中当教师,很快又结婚生女,赶上这年暑期即将结束,带着女儿回到姥家却不幸遇难。李侠知道梅媛是全乡有名的大美女,宏媛则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是出了名的班花校花,高中还没毕业就被县委书记的公子相中。这里的风俗是女人遭到性侵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通常隐瞒不报,所以在头天宏媛和幼女遭到性侵后,梅媛坚持不报案。梅媛知道自己男人在村民中口碑不好。当年实行承包,作为书记的他和村长,划定承包地块后。贴出告示,要求承包人把承包金交到村长手里,朴实的村民们居然就把现金交到村长手中,事后宏志与村长两人把村民们上交的承包金私分,就这样实现了快速的原始积累,被村民私下称为黑书记、黑村长。梅媛考虑的是,如果把女儿和外孙女的不幸遭遇传扬出去,不但得不到村民的同情,反而会当做谈资笑料。苦果只能吞咽。案发当晚,宏志去富饶县城办事夜晚同生意伙伴吃喝玩乐未归。归来后梅媛连宏志也瞒下了,他并不知情。结果案犯今晨二次返回作案得手,一家人全部遇害。市局接到报案后,马上动员大量警力实施布控抓捕,无奈土围子的地理环境比较复杂。邻近只有三里的大榆树村,东西北三面被榆树林环绕,南面是一片一望无际开阔的沼泽地,水草茂盛。从村北面远远望去,村子被一片浓密的榆树林包裹着。村子的东北方向不远处又有好大一片又浓又密又高又粗壮又老迈的榆树林,从林边向里看黑森森的,向东不远是好大一片开阔的清洁水面,是一条内陆无根河在这里形成的。水面一直由东向南铺展开去。水大时是无边无际的汪洋,赶上这些年水小形成沼泽地带,长有茂密的芦苇、水葱、葛蒲和杂草,绵延数十平方公里。人一旦跑进去躲藏在里面根本无法寻找。村的西面和北面,也就是靠近土围子的地带,是平原岗地。由于当地实行削岗变平地增加农田面积的政策,很多岗地已经变成漫岗成为庄稼地,这里又盛产苞米,今年的雨水又特勤,苞米长得格外好,又高又密,人在里面视线只及三米,形成大片的苞米地连片,每片都有数里地,苞米地之间只有狭窄的乡村公路分割看来,案犯在苞米地之间窜来窜去非常容易,造成抓捕的困难。土围子东临一条五十米宽的人工运河由北向南笔直而来,蜿蜒向西南而去,是数百里外大油田的引水工程,北面原有的一条东西向的国防公路与运河在此交叉,因公路改道河边镇,原有的道路年久失修坑坑洼洼极少有车辆往来,这样就在土围子村的周围形成大片浓密苞米地的独特环境,东边是大榆树村,面向北、西、南三个方向,最近的村落也在十里以上。

  李侠一听宏媛遇害,自然上心格外重视。他在来的路上途径废弃的公路,看到络绎不绝的警车,公路两边青纱帐里不时看到打着手电筒进行拉网式排查搜索的干警。

  李侠听了马局长对案情的简短介绍,他立刻判断这样的犯罪情节一定不是流窜作案,案犯一定是本乡本土的,脑海中随即闪现出一个人来。这一代素有鱼米之乡的美称,方圆几十里地带的女人,大多身体丰润看上去体态秀美迷人,少不了发生艳遇绯闻,尤其是开放的年代。这里传说乡长夜夜当新郎、村村有丈母娘。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却难免有人动了淫心萌发了淫念。世人皆知,这淫心淫念最毒,一旦发生难除,驱使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