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七章红颜知己上(1/2)

加入书签

  吴为自我设定的那个超级两难困境,使他兴趣大增,经过一番思

  考却觉得底气不足、内力欠缺、又无强援,意识到面对这样的超级困境,又容易走火入魔,选错了方向、走错了路、白费了时间精力,误己事小误人事大,只好竭尽平生前学现学后学攻取这一超级两难困境,幸得红颜知己强援,心中大悦,有望实现崭新的人生突破。===

  吴为宋柔又一次回到南都的第二天一早,仿佛有感应似的,暴娇

  妹就给吴为打来电话,她笑道,怎么样,我感觉还是挺灵验的,你们也该回来了,这样吧,今天我就给你和嫂子接风,一会儿我就派车去接你们。说完就撂下电话。吴为宋柔每天吃完早饭就要去市场,这次刚回来还要收拾屋子。宋柔就道,你自己去吧,这一摊子东西还乱七八糟的,我怎么能去。吴为道,我赶紧去早市,给你买吃的去,两顿饭呢。说完,吴为就去了早市,给宋柔买她喜欢吃的。等回到家,车也到了。

  吴为看到暴娇妹,一身粉红色旗袍,点缀着朵朵白花,经过南国温润气候洗礼,看上去她显得更加水嫩娇柔了。她问道,嫂子怎么没来?

  吴为道,刚回来她惦记收拾屋子。

  暴娇妹对司机道,不用你了,我自己开。她上了车,挂上档,启动车,车慢慢行驶起来,她转过头来问依然坐在副驾位置的吴为,想去哪儿?

  吴为道。随便。闻到一阵淡淡的香气飘散而来,整个车厢里似乎都弥漫着脂粉香,他不由得抽抽鼻子,分不清他是特意闻呢还是厌烦。

  暴娇妹笑道,我以为嫂子会一起来呢,早晨起来只简单擦了把脸,担心嫂子嫌烦车里的味道,怎么你也厌烦啊?

  吴为道,车厢里散发着女性化的味道,我担心自己也被女性化了。

  娇妹道。你天天同嫂子在一起。没有女性化,坐我的车只坐这么一会儿,就被女性化了,我也不知道是夸我呢还是贬损我呢。

  吴为道。我家的她从来不涂脂抹粉的。说来奇怪。有段时间,都五十来岁的人了,突然涂抹起口红来了。站在镜子前好一顿抹啊,我儿子看了却厌烦道,抹这个干什么。孩子这么一说,她竟然从此放弃了。

  娇妹道,女为悦己者容,说不上她身边的哪个男人对她提出这个要求呢,看,人家女人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你的底盘这么好,不打扮打扮白瞎了。我模仿别人说的这话你可别当真啊。说着还瞄了他一眼。今天,嫂子没来,我预备两套方案,我们去情侣间还是鸳鸯按摩?又忙打住道,又给你套上枷锁了,我知道你有顾虑,我也喜欢男女之间来往自由自在些,不想给你套上枷锁,更不会把你套牢。说着话车已经上了大街,顺着车流行驶起来。

  娇妹接着道,我们第一次谈话,你给我的印象特深刻,如果没有发生那场谈话,我们的命运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不过,那次提到那么多的奴隶,并没有说到情奴,情感的奴隶。我觉得,情感也应该自由自在享用,情感一旦成为枷锁,那种自由自在的感受就没了,会变成痛苦。你提到过意爱,对我启发非常大,难道男女之间除了的结合就没有超越的纯爱了?我理解,男女之间真有你说的那种意爱,不就是神交?而不是那种交往。我也努力向这个方向发展提升。我感觉你这个人挺高尚的,好色不乱才为高,不论男女。

  吴为看着前方,问道,这是往哪里去?

  娇妹道,你不是说随便吗,顺着车流开就是了。

  娇妹又接着道,郝汉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