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七章红颜知己下(1/2)

加入书签

  吴为听了她的这番话,真有了那种醍醐灌-想了想,然后道,我也是边写边思考下步写什么、怎么写的问题。

  娇妹道,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了。文如看山不喜平。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就是遇有堵塞也会很快纾解开的。

  吴为心想,这个娇妹是来帮助自己纾解来了,于是笑道,你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女子。

  娇妹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道,听了你这话,我好开心,能从你嘴里说出我有智慧,我就是真有智慧了。

  吴为道,我的侄子侄女们,很注意观察他们的叔叔伯伯,喜欢从智慧的角度评价我们,他们注意从我们当长辈的身上吸取经验教训。这是非常有效的学习方式。

  娇妹道,我的许多同事都夸我变了,说我比过去和顺多了。我心里明白,是受了你的影响,你就是我的良师益友,再有,女人总是柔顺一些才能让男人喜欢吧。

  吴为道,造物主造出男女,就规定了各自的性情,人总不能违背造物主的意愿吧。看上去再软弱的男人,也有他刚强的一面。

  娇妹道,知道你写后,我也注意打听一些明白人,他们说,不了解人的性情,写不了,至少写不出。

  吴为道,我明白你今天约我的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纾解自己纠结的能力,其实,各种宗教也都强调人的自性自明这一点,我们也要看到人人都有自悟自解的能力,我只不过稍加那么一点助力。你刚才提到情奴的问题,我理解,情感问题要处理好,会有助于增进人的智慧。

  娇妹突然笑道,啊,我险些忘了问你。那次在医院里,你说我有佛性入佛道,我听了有些不解。

  吴为笑道,我读了几本佛经,愿意体会身边人的佛性佛道,佛说佛法也是世间法,佛性与人性是相通的,人人身上会体现出佛性的某些特征。但是,这方面问题我还没有思考明白,等明白了不用你问我就会说了。

  娇妹笑道。我会耐心等待。她想了想,又问道,你刚才说的情感,是指哪方面的情感?

  吴为道,会使人愉悦的情感,恩情、友情、亲情、爱情,还有广泛意义的人情。

  娇妹又问道,处理不好会怎么样?

  吴为道,当然会阻塞心智之门。造成情绪、智力下降了。

  娇妹笑道,这么说,你的情感问题处理得很好了,不然写起东西来。思路怎么会那么四通八达,如神来之笔。

  吴为道,情商就是指处理情感问题的智慧,当然了。处理得好坏,要取决于当事人的共同努力,一厢情愿是处理不好的。情感处理尤其需要默契。这次来之前,我们一桌朋友正相聚呢,宋柔接到你打来的电话,撂下电话后,她夸你漂亮年轻有钱有品行呢。

  娇妹笑道,这么说,我要感谢她对我的理解和包容呢。我去开会儿船,不然浪费了这大好的时光。说完,起身去开船,在偌大的湖面上行驶起来,感受凉风习习,吹着她的一头秀发飘散开来。

  吴为知道,涉及宋柔的话题,她总是有意避开。

  娇妹边开船边道,一会儿我陪你再尽兴喝点,然后打电话让司机来把你送回家,不然嫂子又该惦记你了。再有,下次接你们过来,我们一起去欧阳兰那里看看。

  娇妹开着船,似乎又想起什么,急忙把船停到一处树荫遮盖处,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面对吴为道,我又想起你写的书,我总感觉,你写的纾解纠结,好像被什么东西套住的感觉呢?

  一下子触动了吴为的敏感神经,他也朦朦胧胧感觉到了什么,只是不明确,却被娇妹这句话点破了。虽然明确意识到被套子套住了,可是,这个套子究竟是什么,依然处于茫然。

  解铃还须系铃人。娇妹想了想,似乎有些忧心地说道,我感觉,不一定准确,你那里面写到小修持大修持,纠结是不是也有小纠结大纠结啊?

  她这句话使吴为有茅塞顿开的感觉。他立刻意识到,他后来的没有上传的章节,她虽然没有看到,却似乎已经预感到了,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吴为又情不自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