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方光的处世哲学(1/2)

加入书签

  行署银行从富饶银行调来一个名叫方光的人,被单位暂时安排和吴为住在招待所的一个房间。吴为曾经听二哥吴贵谈起过这个人。吴为还纳闷,这么个人怎么招惹那么多人讨厌生恨?既然这样怎么还能调到上级行。阴险狡诈、不动声色,慢声细语,赶上当口说上那么一两句就够你喘的。大家上来情绪时他再加把火助燃一下,就容易把哪个人烧成灰烬;在别人议论是非的基础上他跟进再溜上两句够你瞧的;该他表态的事他不吱声便是无言的反对;大家都说这个人好他说还差那么一点,你听了不叫你舒服;领导本来对他极好了已经不能再好的时候,他自己看上未来的接班人便暗渡陈仓,和未来的领导热乎近乎的不得了;看有新来的领导情况不熟马上趋近附庸一番。这样的人遇到有好事的机会,大家不是去成全,而是纷纷上前拆台,闹得他事不成。吴为听他的亲属讲,那个人,可了不起,把人分得亲疏远近薄厚,一清二楚,怎么对待搞的明明白白,咱可不行,但说回来,对人分的那样清楚多累呀,对人应该怎样就怎样,多爽快。

  方光的处世哲学,也是在现实中养成的,在人与人往来中表现出来的,对他自己来说,何尝不是自我保护、自我实现?是对挨整被整的一种应对反应,虽然这样的应对也许会给他自己招致更大的不利、更深的困境,身陷此中难于自拔,最后不明不白地被淘汰出局。

  一天晚上,方光也不知和谁刚喝完酒回到招待所,脸上红扑扑的,本来就寡言少语很沉稳的性格,显得越发凝重。那晚却拉开话匣谈兴浓浓起来,与吴为从社会到人生,从工作表现到青年人如何把握,侃侃而谈,有问有答,吴为多年后回忆提及那次谈话,方光不带感情地道,当时也是喝了点酒。现将谈话内容照录于此。

  现在是两头着急,中间凉。中央三令五申,左一个会议,右一个政策下达,政策是受到群众拥护,倒是中间打横车的太多,落实不到底。为什么呢?政策落实要触犯中层人利益。思想路线没有落实到底,实践检验真理贯彻不到一切工作中,结果,组织路线、政治路线也无法落实。本来不大个小单位,有个老干部,62岁了,已经不中用,不称职,工作打不开局面,上级经过研究说让他退休,他说我还能干呢,没法安排接班人,考虑过去贡献,动不得了。

  群众呢,左一个运动,右一个运动,不搞运动,反而不习惯了,在等待运动。运动假若来了,怎么办呢?看到人家怎么干就怎么干,不管对不对,没有错。运动来了总有投机的抓住机会跑到前面去,出了问题也是枪打出头鸟,处于中间靠后的没问题。这样一来,人们的思想是僵化了,没有灵活性,大家头脑成了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从个人角度看,你看着又能怎么办?即使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