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吴宋婚约(1/2)

加入书签

  话说吴为正沉浸在与宋柔即将走到一起的喜悦之际,不料宋柔竟突然提出分手。宋柔打电话约他,下午去市里公园走一走,他马上欣然应诺。到了两人常去的老地方,两个如约到了那里,坐在树下湖边的椅子上,待两人做好后,宋柔先是望着不远处兴致勃勃的游人,与自己的心境形成强烈的反差,扭头又看到了满脸喜色的吴为,闪现出一丝不忍的神态却很快消失了。

  宋柔语气平和地说道,我看我们两人的关系就这样了。

  吴为一听,高兴道,结婚?

  宋柔说出的话却着实让吴为大吃一惊,分手。

  吴为不相信道,分手?怎么会分手?处的好好的,处了这么多年。

  宋柔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怕自己心软,心肠一硬道,这次不是因为我妈反对我们相处,是因为我考虑你这个人,过去在社办出了那么多问题,现在你的单位又有了那么多议论,我感觉我们两个不太合适,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意思。

  吴为一听这样的说法,心中不由一冷,心想这可是人家对自己的不满,但依然不甘心,我是什么样的人呢还不清楚,过去是过去,现在遇到的问题也会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慢慢克服的,你不是已经看到我的情况已经开始出现了重大转机?

  宋柔道,我也不好再说你什么了,只是想,你要尊重我的意思。

  听着她的话里透露出越来越重的口气,吴为想象,永远也不会拥抱这样娇美的身躯了,心中一痛忍不住眼泪就要流下来了,他难看的脸色强忍着抑制住自己的心情,做着最后的努力,重述起过去的岁月她给自己留下的美好感觉。

  说着说着却被宋柔打断了,她说,你也知道,过去有人看上了我,现在又托人来找我了,我也不说什么了,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选择。这下才使吴为意识到,宋柔遇到了新欢,找到了比自己更合适的人,心情非常痛苦,哽咽道,既然这样,你还跑来见面说分手的事,写封信不就行了。

  宋柔道,我是不忍心那样做,我们应该好离好散。

  吴为想,这说明自己在她心目中还是有分量有位置,要不怎么会说出不忍心的话。

  他这边正想着,看着天色渐渐黑下来来了,游人也渐渐地稀疏了,宋柔站起来,说,我走了。

  吴为没有动身,还想争取着,宋柔见状不忍转身就走,却有些依依不舍道,走吧,你不走我走了,却似乎还在游移着,迈不动自己的双脚。不管怎么说,两个人又是依依不舍、絮絮叨叨地说到深夜。

  吴为也许因爱心智已迷失,说,你看我在市里工作都没有嫌弃你。宋柔听了这太俗气的话,气道,你要说这个,咱们就更干脆,什么也别说了,好像离开你我就找不着好对象了。说完,果断地转身走了。吴为一时懵住了,等清醒过来,发暗的路灯光线下宋柔早已经无影无踪,立即为自己的不仁悔恨起来,也没有问这么晚了她去哪里,无论如何也该给她送到安全的去处啊。宋柔一离开吴为,寂静的黑夜使她一下子变得冷静了,也在为自己的一时激愤离开了吴为而愧悔,她深知吴为的为人,不是那种俗气的人,只是由于自己提出分手刺激了他也伤害了他,一想到他还在那里痛苦的样子,心中又是一动,不忍的泪水蓄满了双眼。

  两人就这样分手了。

  第二天一上班,吴为带着一夜强烈的思念和思考,一时静不下心来,一想到也不知她怎么样,心仿佛被什么揪了一般。这么多年,宋柔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和宋柔对他长期的牵挂,尤其昨晚分手之际依依不舍的样子,使他不相信他和她会真的分手,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绝不相信,现在他也不相信,相信的是他和她会喜悦地结合在一起。可理智痛苦地在提醒着他,分手已经成为无法挽回的事实,宋柔毕竟是提出对他的不满,他也看出了她的无奈和痛楚,她如果真心想离开自己,怎么还会依依不舍,感受着她内心承受的压力,已经令她难以忍受,爱一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