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八章机锋辨趣四(1/2)

加入书签

  平庸就是快乐

  q哥:也是一种乐法

  平庸就是快乐:你读过我么

  q哥:竟有此书

  平庸就是快乐:怎么,感觉另类吧

  q哥:出乎意料,平庸最让人瞧不起呀

  平庸就是快乐:据说,月均收入在1500—3000元之间的人是最快乐的人群,我就在其中啊

  q哥:快乐还有还有量化标准,恐怕也要看在什么时期什么地方吧

  平庸就是快乐:是啊,我说的还是大城市呢,处于这个收入段的人群,工作生活压力不大,收入还算够花,要求也不高,什么车呀,大居室呀,欧美游呀,也不去想

  q哥:乐得清闲

  平庸就是快乐:还特欣慰呢,算是时下这个社会雷打不动的铁阶层啊

  q哥:也是温馨的港湾?

  平庸就是快乐:很恰当

  q哥:真是难得呀,既没有低收入的那种寒酸和窘迫,又没有高收入者的刺激、紧张和风险

  平庸就是快乐:不是很好么

  q哥:但,3000元,折合成美元

  平庸就是快乐:也满可以的,你想,比这个低的人,可多多了,还算得可以呢

  q哥:不只是满足,还有点自豪那

  平庸就是欢乐:在这个社会,能混到这个位置,保住这个位置,也不易呀

  q哥:那你都做些什么呀

  平庸就是快乐:你还想做什么呀,也不可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工作任务,有没有神圣崇高,当牛做马轮不上,喝茶水,看看报纸,上上网,聊聊天。&&{}下个棋,凑个趣吧

  q哥:要不,怎么甘于平庸啊

  浪子回头

  q哥: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浪子回头:回头难啊

  q哥:是有什么别着劲吧,要不,回个头有什么难的

  浪子回头:有埋怨,甚至怨恨

  q哥:还有这种东西?

  浪子回头:比如,你小时,父母有酗酒、赌博、吸毒癖好和恶习

  q哥:那可不好办,总不能回避父母、改造父母啊

  浪子回头:我还挺幸运,父母没有那些恶习

  q哥:你可真有福啊

  浪子回头:你可别高兴太早

  q哥:怎么

  浪子回头:我的父亲。可能恨铁不成钢吧,总是以那种戒备、怀疑的眼光看我,生怕我堕落,一点小小不然的事情,非打即骂,我感到在家里抬不起头,生怕有什么成为把柄

  q哥:那不等于没了自尊

  浪子回头:有一次,很偶然,我在学校里和一位同学打起来。本来是我有理,所以感觉理直气壮,但回家后,父亲知道了。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打了一通,我当时特绝望了,在外面拼命想找回那份自尊,现在看。那叫什么自尊啊,打呀,抢呀。是一种变态,最后去了该去的地方

  q哥:你父知否

  浪子回头:我就是认为是我父把我送进了监狱

  q哥:啊

  浪子回头:你想,没有他那种不讲方法的管教,我怎能走上这条路呢

  q哥:后来怎样

  浪子回头:一个记者采访了我,我说了心里话,没想到,在电视上播出,我父亲看到了,老泪纵横啊,悔恨自己坑害了儿子

  q哥:那你还怨恨你父亲么

  浪子回头:起初,我也想不通啊,一辈子的事情呀,转念一想,父亲千不是万不是,自己也总有不是的地方啊,再说,老父年岁已高,自己没尽孝心,反让老父伤心,难过,自己日后如何为人啊,这样,就想办法把老父解脱出来

  q哥:对,你总得面对自己,也就容易回头了

  浪子回头:没有面对耻辱的难堪,就不懂得尊严的可贵

  永久欢乐

  q哥;谁能拥有永久的欢乐

  永久欢乐;我呀

  q哥:你是谁

  永久欢乐:永久欢乐啊

  q哥:你是梦中人?

  永久欢乐:我就是我

  q哥:要不,你得到了宝葫芦?得到了宝葫芦不就意味着获得了永久的欢乐么

  永久欢乐:我什么也没有得到啊

  q哥:那你靠什么找到永久欢乐的感觉啊

  永久欢乐;我不靠获得什么东西呀,什么工作啊,房子啊,车啊,金钱啊,美女啊,朋友啊,再说,那些东西就能给你带来永久欢乐么,你们靠不断获得,就能够保证获得永久欢乐吗?失而复得,会使人感到索然无味;新获得的东西,也将很快贬值;无论是找回已经失去的东西,还是获得新的东西,作为永久欢乐的基础,已经变得不可靠了

  q哥:人心就象漂泊的风筝,到哪里去找寻永久的欢乐呀

  永久欢乐:我知道

  q哥:你怎么知道?

  永久欢乐:因为我就是永久欢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