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八章机锋辨趣七(1/2)

加入书签

  学者

  q哥:你是学者?

  学者:怎么

  q哥:挺羡慕你呀

  学者:有什么好羡慕的

  q哥:你那里不是有很多真理呀、崇高呀、必然性呀、规律性呀,还有这个意义、那个意义的,自己是不是感觉特神圣的,总得要给我们讲点什么吧

  学者:你说吧,讲点什么,讲什么、讲多少都行

  q哥:可我现在就不喜欢听人讲道理,你说,你有的即便是真理,但总是那几套东西,说来说去,让人烦不烦啊

  学者;原来你是这样看学者啊

  q哥:有时我还特为你着急呢

  学者:你为我着什么急呀,我怎么不知啊

  q哥:开讨论会,你发言的时候,你没注意领导和主持人总看表吗,甚至还给你打手势

  学者:看到了

  q哥:那你怎么还不马上结束呢,你没看我着急的不行

  学者:我还以为那是让我多发挥呢

  q哥:我还真主持过一次研讨会呢,头一个发言的,连念带说,差不多一个小时,忍着吧,从第二个开始,我定了个规矩:每位发言限时10分钟

  学者:怎样

  q哥:滥竽充数的现眼了,左顾右盼,东扯西拉,有的还直擦汗呢,别,还真有过的硬的呢

  学者:你怎么这样不尊重学者啊

  q哥:那你尊重我们了么

  学者:要不,你怎么不喜欢听讲了呢,那你喜欢什么

  q哥:聊天呀

  学者:聊天?那是什么正经人干的,你可别着那个道啊,没出息

  q哥:别呀,你没见有一次春节晚会,他们聊的那个昨天今天明天,不是很好么

  学者:那是什么东西。开玩笑你还当真了

  q哥:可我听起来,比历史老师讲过去现在将来愿意听呢

  学者:那你就去聊吧,层次太浅!

  q哥:那你就去讲你的深刻去吧!

  智者

  q哥:求教

  智者:求教什么啊

  q哥:因为你是智者啊

  智者:哈

  q哥:我不知智者什么样啊

  智者:我知道人们在想什么呢

  q哥:那么厉害呀

  智者:那有什么奇怪的

  q哥:我可不知

  智者:也不能人人都能成为智者的呀

  q哥:我看你还挺自信、挺骄傲的呢

  智者:自信有一点,智者还不知不该骄傲的道理

  q哥:好一个智者

  智者:你想,铁交椅、铁饭碗、铁工资被打破后,人们在想些什么

  q哥:难道还想重新得到它们

  智者:不,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还能想吗,那不成了愚者

  q哥:那自然是想打造新的了

  智者:不错,却还想找回过去的那种安稳感啊

  q哥:啊。还想找回过去所曾经有过的那种安稳感呀

  智者:你想,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不断获得与不断失去、不断找寻与不断放弃已经成为生存的主线,还想拥有某种东西找回一劳永逸的安全感,能吗

  q哥:果然好一个明智的智者啊,要不,现在人心浮躁难安呢

  智者:我看你也很明智的

  q哥:不敢,那如何有安稳感啊

  智者:很简单,放弃找回一劳永逸的想法就行

  q哥:在不安之中求得安宁。难啊

  凡者追求

  q哥:看你的名字,背后一定有动人的故事吧

  凡者追求:平淡得象一滴水,凡者有什么动人的

  q哥:可不能那样说啊

  凡者追求:又能怎样

  q哥:平凡生活中就蕴涵着很多动人的东西啊

  凡者追求: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