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分田风波(1/2)

加入书签

  1981年5月中旬的一天,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景象,宋柔约好吴为回到富饶去看望叔叔宋飞。一进叔叔家,看到宋飞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嘴里抽着烟,本来看上去就瘦削的脸现在看上去显得铁青,让她看到了心疼又是吃惊。叔叔看到他们两个进来也不像想象的那样热情,只是礼貌地点点头。

  宋柔看这个架势也不敢象往常那样耍乖,连忙对吴为使个眼色,拉开里屋的门进了屋。只见宋飞的妻子惠莲正淌眼抹泪地坐在床上,宋柔忙懂事地走过去拉着婶婶的手,眼泪也不禁流了下来,梗咽着问,这是怎么了?婶婶停了停,望着吴为先点点头,客气地说,你看,头一次进家门就让你见到这个场面。宋柔着急地摇着婶婶的手问,到底怎么了?婶婶叹口气然后道,唉,你叔叔被省里撤职了。

  原来,宋飞是当地人,当干部已经多年了,看到富饶不富的样子心急如焚,尤其这两年看到有些地方开始分田到户,农村开始出现新的生机活力,看到了希望,也想在富饶县推广,但省里的书记一直以省情地大物博人稀为由,适合继续搞社会主义机械化作业,阻止搞分田到户,认为那是走回头路、复辟资本主义。那时的形势还不明朗,围绕两条道路的争论还非常激烈。在这种背景下,宋飞感觉不能再等也不能等下去了,那是坑民误国,决定在自己管辖的县内实行分田到户,并大刀阔斧地利用春耕时节来临之前推开了。农民喜气洋洋,以高昂的热情投入到春耕之中,宋飞也下去走了许多村屯,看到农民普遍兴高采烈的劳动景象,自己也充满了信心。不料,就是这两天有人把这件事捅到省里,书记闻讯大怒,没想到自己手下竟然有敢于和自己唱反调的县委书记,马上下令撤职,考虑春耕已经结束,不好再把分到农民个人手中的土地再集中起来,打算秋后算账,再把分下去的土地集中起来。宋柔吴为回来正好赶上文件刚刚下达。

  吴为长期读书读报写文章又在自己单位系统辅导过经济理论,已经对社会时势有了自己的主见,尤其像农村出现的这种新形势,更是看出势在必然。了解了事情原委后,反而格外冷静。

  他重新回到客厅,看着宋飞,很关切地道,宋叔,我和宋柔来的不是时候,有点冒昧,刚才一进门看到叔叔的样子把我们两个吓得吃了一惊,心里都很担心叔叔遇到了什么事情,刚听宋婶大致说了情况,我想冒昧地对叔叔说几句话。

  宋飞从看到这个文件得知这个消息以来,短短不到一天的功夫,伴随着巨大的落差,周围人与自己突然变得冷淡起来,纷纷与自己划清界限,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人主动和自己唠过什么,自己当然也不敢主动与别人搭茬。听到这么一个年轻小伙子要与自己交谈,虽然感到解决不了自己什么问题,但感觉还是打破了冷漠孤独,顿时感到异常的亲切,便点点头,让道,坐下谈。这时宋柔也从屋内走出来,忙拿着暖瓶给叔叔倒了杯热水递到叔叔手里,体贴地说,叔先喝点水吧。这样也使宋飞的情绪慢慢缓解过来,神色也显得好转了些。

  吴为知道这不是自己长篇大套讲道理的地方,便直截了当地对宋飞说,叔叔,象这样的大事情本来也不应该有我们说话的份,我只是结合我在农村劳动过的经历对叔叔说说我的感觉,过去农村一直实行的集体劳动组织方式,确实调动不了农民的积极性了,出工不出力的现象太普遍太严重,农民干来干去连自己都养活不起还能养活什么城里人,农民根本不把集体的财产当回事,对自己家的自留地却格外上心,谁到农村一走一过就能看出,长得好的一小块一小块的庄稼地一定是自留地,看那大片大片长的无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