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五章 金钱只是数字(1/2)

加入书签

  吴为笑道,上次我把儿子也带来了,走到饭店听你说这家饭店是你的,再看到大书法家题写的国门第一宴牌匾,对我笑道,这次跟我来真长见识啊,吃饭时又听永健说,钱对他来说,就是数字,他感觉更神奇,他说,过去只在电视上,看到有的人说,把钱当成数字,头一次亲眼所见之人亲口说把钱当成数字。

  永健感慨道,金钱把人当成奴隶,也能把人变成主人,放大人的心理能量,以为有钱便无所不能无所不为,亲身经历了这样一番变化,钱对我来说,的确成了枯燥的数字。我有时也想,金钱变成单纯的数字,难道我当时下海创业所追求的,就是这种数字化的金钱存在,无非是在一组数字后面多加一个0或者几个0罢了,这也未免太荒谬了。

  吴为笑道,人有时的确陷入荒谬的存在之中,但对你来说未必是真正的荒谬。你当时的下海是赚钱,更是为了自由,随心所欲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愿意把自己的生命消耗在那种机械的文件上呈下达之中。现在的金钱对你来说,的确是数字,但这个数字是属于你的,是你可以自由支配的,它会给你一种力量感,确切地说,万能的力量感。它对你来说,就比别的任何一组数字多了一层意义,富有的象征、自由的保证。

  永健难得地笑道,那时我们同学们就议论你,说你的抽象思维能力特强。这有点价值体现的味道,象解剖价值形式一样,吴为把研究货币的思维用来研究人的价值,又把我当成了范本。

  他说完了这话,不由得自己也笑了。博智吴为也都笑起来。

  刚刚笑过的永健又道。不知博智年薪几千万,感觉怎么样?

  吴为笑道,博智的身价恐怕值几十个亿。

  博智笑道。有人说我身价五十个亿,我说。多少个亿也变不了现啊,谁也不会出钱来买我啊。

  永健道,我和吴为都挺自由,博智官大责任也大。我父亲原来是一所大学的校长,病重期间我回家看望他,他拿出一份长长的名单,是需要救助的贫困生,有好几百。我一口答应下来。原来r行的老行长,张罗一个金融基金会,经常需要出来化缘,来找我张口就是几千万。

  博智笑道,我可没有你那么自由潇洒。我上次看到吴老师,他写的书里有个题目,即便失望也不要翻脸,我上班后就遇到一件事。我们公司安排出国培训的指标,有位已经退二线的老干部,也找我要求用这个培训指标出国。我说这个出国培训是货真价实的培训。他听了却不干,气哼哼地一定要去。我说过去是借出国培训商务谈判名义游玩,现在却不行了。如果有关部门查出来追责。费用也要自理。他还是不听。我当时想起吴老师的不能翻脸,便心平气和地对他说,如果执意要去,去了要参加培训回来要顶岗。这么一说,他才讪讪地走了。

  吴为想了想,道,我一直在思考问题。有人说高薪不足以养廉,我却不那么看,象博智这样的高官挣上级高薪。兴许就无心去了,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徒增烦恼而已。我们现在讲富二代,现代化的富裕概念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太浅薄了,才二代啊,等于以前多少代人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