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0五章 娇妹的去向(上)(1/2)

加入书签

  年纪刚过四十岁的暴娇妹,身世令人同情、长相招人怜爱、刚烈性子使人暗服,打拼出自己的一番事业,经历了人间的风光坎坷,感叹命运薄如一张纸,厚似一重山。幸运时常说来就来,不幸总是违人所愿降临。天生丽质曾经给她带来幸福的婚姻,满心以为终生有了依靠,丈夫却涉毒被判无期,经过自己艰辛拼搏带来命运的好转,又抱着一肚子委屈进了检察院。几年之内,丈夫去世、母亲也过早离开人间。友人们夸她福分厚阳气足造化好,总能因祸得福,她却感到人生充满了变数玄机,如同漂浮在汪洋大海里的一叶扁舟。她渴望把自己亲手创建的斑竹情股份有限公司打造成人生能抗击狂风巨浪的巨舰航母。有幸结识吴为这样的男人,从此结束了她孤寂的情感生活,她不惜付出昂贵的代价通过公司南迁陪伴吴为,她的梦想之路刚刚扬帆远航,又南都遇险,却意外打开南都服装市场,与用户签下巨额订单,经过齐先声的帮助,领略了资本运作的威力,品尝到了成功运作品牌的喜悦,在吴为父子的帮助下实现了成功上市,又经过精心构筑香巢,与情人举办模拟婚礼,满以为可以经常与情人相会,过度敏感的神经,使她再次强烈体验到世俗为奴的苦楚,感到生活如坠孤苦的深渊之中。

  娇妹是一个渴望完美、追求完美的女人,事业的成功、情人的相聚给她带来的只是转瞬即逝的喜悦,不过使她漫长的孤苦生活稍稍停顿一下,随即不得不自己独自面对更加孤苦漫长的生活。她想象永久漫长的喜悦生活,却不知哪里可以满足她这样的奢求。

  她与吴为举办模拟婚礼的第二天,早早就来到了公司。她坐在办公室里,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刚好这天早上,公司总经理汪勃看到她的办公室开着门。就笑着走了进来,同她打招呼道。暴总来的好早。

  汪勃是她公司南迁后招聘的总经理,年纪比她还要小五岁,工作能力非常强,从他上任以来,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全权委托给他,她也不必操什么心,使她的情感需求变得越加炽烈,这样才有了与吴为相约举办模拟婚礼的荒唐想法。她原以为通过模拟婚礼会帮助自己获得丰富的情感体验。了却自己一大心愿,可是,事情刚刚过去,却使自己更加强烈地感受着孤苦,她在想,自己是不是陷身为情奴了。恰在这时,汪勃一脸笑容地走了进来。其实,汪勃早就看中了比自己大几岁的娇妹,动了心思,却碍于娇妹那不怒而威的气质。不敢轻易暴露自己的意图。以他男人的敏感,加上有意观察,不难看出娇妹情感生活的失意。于是想表现出什么,眼睛中飘忽而过的意味深长的眼神,却被注视着他的娇妹扑捉到了。据说,人的情感越是脆弱的时刻越是敏感,她马上意识到汪勃的心思。象她和汪勃这个年龄的男女,更容易擦碰出火花来。娇妹的坎坷和成熟,原本会理智的应对,刚刚经历了模拟婚礼高峰体验的她,更容易看破命运的玄机。她萌生一种想脱离世俗为奴生活的念头。她微笑着对汪勃道,我打算出去走一趟。公司的事情就全交给你了。然后起身向门口走去,汪勃见状也只好跟在她后边走了出来。

  娇妹独自来到院里。厂区内的花草景物,无不侵润着她的心血,她慢慢地走到公司大门处,挂着刻有斑竹情字样的牌匾映入自己眼帘,她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抚摸着牌匾上的字体,透过厂房的玻璃窗看着车间里工人们忙碌的身影,忍不住热泪盈眶,难道就要与自己倾注心血创建的公司分手吗,告别自己所热爱的服装事业,再度感受着聚喜离苦。

  她想起在决定公司南迁的董事会专门会议上,引的激烈争吵,面对那种争吵,她感到寒心。就连她视为情同手足的兄妹,也纷纷对她难。蓝哥埋怨她虑事不周,应该事先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