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0五章 娇妹的去向(下)(1/2)

加入书签

  机缘巧合,就在吴为与娇妹两人举办模拟婚礼的当天,吴宋偏巧那天有空,也没打招呼就回到家中,想给爸爸妈妈一个惊喜,路上才给宋柔了个短信。他打开家门,听到母亲在厨房里忙着,习惯地叫道,妈,又在给我做什么好吃的吧?

  宋柔却一反平常,没有应声。

  吴宋对父母的情感生活也有所了解,两人总是磕磕绊绊的,口角不断,他也说两人的差距太大了,两人却都格外疼爱自己的儿子。吴宋也非常懂事,每次回到家中,为了安慰母亲都是耍乖地喊叫妈妈。宋柔呢,也总是想回家给儿子做点可口的吃。母子相伴温馨愉快,互相也是一种安慰。今天,对母亲的沉默,吴宋感到特反常。他接着问道,我爸呢?依然没有应声。更反常的现象接二连三地出现了。

  吴宋刚打开房门就闻出一种刺鼻的焦糊味,忙跑进厨房,妈妈,什么东西烧糊了?宋柔却依然没有反应,只是机械地用锅铲翻着锅里正在煎着的几条鱼,锅里的鱼已经成了焦黑的模样,却浑然不觉。

  吴宋这才注意到,妈妈的眼神迷茫呆滞。

  吴宋马上走进去关闭了炉灶,从宋柔手里拿过铲子,拿起大勺把鱼倒到灶台的盘子里。再看另一只炉眼上面放着铁锅,看呼呼直冒的水蒸气,知道里面正炖着什么,拿起锅盖里面炖的是一只甲鱼,灶台上还放着两盘已经炒好的蔬菜。吴宋忙乎了片刻,看没有什么危险,再看母亲,依然眼神呆滞,竟然对自己视若不见。

  他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了。他马上搀扶着妈妈走出厨房。走进了大厅里安置到沙上坐下,自己也挨着母亲坐下,焦急地呼喊着。妈妈,你怎么了?上次来时还好好的。怎么几天之内变成了这样?妈妈遇到了什么事啊?

  听到吴宋的连声呼喊,宋柔才渐渐地似乎明白过来了,尴尬地笑了笑,儿子回来了。

  吴宋看母亲精神有些复原了,就高兴地说道,刚才妈妈怎么了,可把我吓坏了,妈妈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说着抚摸着妈妈的双手。妈妈好了。他看到厨房里的水蒸气渐渐由浓转淡,又听到厨房里传出似乎是烧干锅的滋滋声响,忙道,妈妈先坐着,我去看看锅。他急忙起身跑进厨房,拿起锅盖一看,汤早已经烧没了,幸亏现及时,不然又是焦糊味。他把甲鱼用勺子舀出来放到小盆里。拿起抹布走出来擦了擦放在厅里一角的餐桌,把做好的菜肴一一端上桌。洗刷了碗筷摆到桌上,走过来搀扶着母亲走到餐桌旁坐下。问道,妈妈喝不喝点什么?

  素喜喝点饮料。几乎是每餐必喝。她时常自我解嘲道,我这一生与酒无缘,只能喝点饮料。她和吴为,本来夫妻两人相处挺和睦的,因为他喝酒太频繁又往往失去节制,宋柔渐渐地嫌太放浪了。吴为也渐渐嫌烦她说话做事太强势,男人么,总喜欢女温柔些为好,认为强势是男人的本色。温柔才是女人的天性。更让吴为感到可怕的是,渐渐现她内心深处有些阴毒性子。如果爆了会带来危险,经过苦口婆心地再三劝告。她却浑然不觉,反而敲打他太软弱,使他逐渐失去了信心,两人之间的感情也由浓转淡,展下去竟然生出无法弥补的裂痕。

  此刻的宋柔哪有心思喝什么啊,听到吴宋问她喝点什么,她摇了摇头,让吴宋感觉,母亲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忙拿着妈妈的碗盛上饭,嘴里还有意调侃气氛道,我以为妈想喝点什么我好陪着妈也喝点呢,妈不喝了,我也不喝了,吃饭。接着又用自己的筷子给妈夹菜,又忙着用勺子给妈的汤碗里添点只剩了锅底的甲鱼汤,放下勺子马上又用筷子夹着青菜放到妈妈的碗里。如果是往常,妈妈看着儿子这样忙个不停,早就会笑了,可吴宋现妈妈简直是那样勉强地挤出一丝苦笑。吴宋心想,妈妈心里一定装着什么非常严重甚至是危险的事,又不想让自己知道。先吃完无论如何也要让妈说出来。他也拿着筷子夹着菜吃起来,这一吃,吃到嘴里的食物险些吐出来。菜如同咸盐车被打翻了,又咸又苦又涩根本不能吃,再看焦糊的鱼、烧干锅的甲鱼,他想尝尝另一盘青菜,却一点味道也没有,如同清水煮过的感觉。

  这时,宋柔心情沉重地对吴宋说道,孩子,假如妈妈走了,你们要好好安排好自己的生活。

  吴宋被妈妈的这一说法,简直惊呆了,忙问道,妈妈这么了,怎么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再说了,你要走能上哪去啊。我爸呢?

  宋柔恨恨地说道,和哪个野老婆鬼混去了。

  吴宋小时,爸妈两人曾经争吵着要闹离婚,只是那时两人又很理智,那时妈妈的心情也没有这样啊?于是焦急地道,我马上给我爸打电话,我还以为他去李叔那里忙去了呢。结果,电话一打却关机了。更加深了宋柔的猜测。

  吴宋刚一走进家门的那种饥饿感,此刻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妈妈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他哪里还会有吃饭的心思啊。

  吴宋听了这话,好像不相信似地看着自己的妈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马上做到妈妈身边,道,妈妈,你把我爸想象成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