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六章 乐性之门大开(1/2)

加入书签

  吴为继续悟到,业只是媒介,介质,心性才是乐业之本,心喜则见啥喜啥,心烦则见啥烦啥,心恶则见啥恶啥。心性决定心态。心性决定心意。修心养性,心性成自然,则乐心生乐,苦心生苦,善心生善意,恶心生恶意、爱心生爱意。业有业道,心有心道。心道乃为道之本,悟道的极致在悟己悟心。

  隔行如隔山,隔山却不隔心。人与人之间心性相通。人间事理相隔,人心却可以彼此打动感动。吴为所讲的乐业,没有打动一些人的心,责人慧根浅心不良,又由怨人转回责己,求自我完善提升之道。

  有了一番精神游历过程的吴为,此刻再回思自己过去所悟为道为人的双为,使乐性之门大开。悟道为道是人生成功的基石,是乐性之本,人生没有成功,何来乐趣,干一件败一件,失败的积累,连成功的希望都没有,乐性自然受到摧残泯灭。悟道为道之乐乃乐性之本、乐趣之源。以吴为的亲身体悟,仅有悟道为道之乐又失之单纯,在学校只顾读书不及其他,人称只专不红,上班了一心悟道闲事不操万事不管,事业虽然成功了,却被人当成书呆子,死性,官话叫有才无德。他自己虽然领略体验到悟道为道的乐趣,却也品尝到人世孤独的苦恼。为道为人的确在心性上相克相斥。悟道为道需要静心,心静智慧自然出,为人却需要对别人的困难上心牵挂热心相助,从静心为道悟道者感觉,会闹心烦心。有同事称他乐业鼻祖,乐业也的确是他人生的真实写照,却对家务不上心。难怪宋柔时常气道,还给人家讲乐业呢,得先让老婆孩子高兴。说他这样的人就应该别娶老婆生孩子,也好一心去乐业。吴为的心路历程曾经亲身体验过两者的相斥。加之太过执着于悟道为道,所谓悟道为道就是专心讲好课写好文章,其他一概不问不为,同事邻舍有什么难处也一概冷漠相向,如同坚冰阻隔,通过别人对自己的态度看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过去自己只感到执著为道的可贵,别人也以为是难能可贵。这种可贵并没有使自己的心灵免受坚冰的侵袭伤害,原来在执著为道之外,还有更加可贵的东西被自己视若不见。联想到过去也曾经在内心深处萌过多次的对人的心愿心念,只是稍纵即逝,没有定位固定下来,处于飘忽不定的游移状态。一向以为人情往来是庸俗的,耽误正事,繁琐主义,时常想象到人心的丑陋险恶,正是对人的这种想法念头。渐渐地在人我之间竖立起一堵墙,这堵墙在自己感受到孤弱无阻时变成的坚冰,加深了孤弱无助的痛感。正是这样的痛感。使他的心灵深处悄然生长孕育积累着一些崭新的精神元素,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精神能量,如同给自己植入了精神疫苗,不但疗治了体验过的巨大伤痛,恰似无形的铠甲,也使心灵获得了精神免疫功能,免受各种毒素的侵袭伤害。他心既要为道又要为人,要在人际交往人情往来方向采取热情应对的态度,营造一种友善相处为道为人的双为氛围。又应时热心家务。以还愿般的愿力做起家务,再看着赏心悦目的妻子。他叫这是最好的美育。很快使他体验到为人的快乐,由单纯的悟道为道之乐变成既为道也为人的双乐。既体验到悟道为道之乐,又能体验到为人之乐,两乐相得益彰,互补互益,也使他心力大增,伴随着职位转换、业力延展,真正进入到从我乐我业到人我同乐、人人乐业境界。

  吴为看到周围有些人,职业生命景观呈现大起大落,人生得意多则3—5年,少则1—2年,感叹风光如此短暂。他回顾自己过去的人生道路,吃尽了苦头,感受到为道为人的重要性,这为他看己看人看社会树立了一个新的坐标,便于把握自己的人生方向,防止出现重大偏差。他看到有的人偏重为道也有的人偏重为人,思考如何才能避免人生大起大落,保持人生的稳定性和持续不断的提升力。他开始有意识地影响带动身边的人,他所在的群体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风气正、态度好、工作成果显著,他主要在思想上热心扶持、耐心引导点化,在人生道路纠偏上着力,帮助他们健全展。私下里吴为经常同大家议论,没有专业,就没有高度,展不稳定,容易出现大起大落;为人若存在重大欠缺,不注意维护人,没人拥戴你,也不要以为把工作做好了,别人就会自然而然地拥戴你,好事来了未必就能轮到你,干事情的同时,也要注意维护好关系。在为人的道路上,吴为保持友善亲和,产生人格魅力,吸引了一批人,热心助人执著为道,为而不争的品格,成了一种职

章节目录